首页 > 资讯 > 评论 >
李洁霖:举报变诽谤,公民权利谁来保护?

2015-09-10 09:54:53   来源:荆楚网   作者:
  因发帖“举报”副市长,8月4日,连云港市纪委官员何福康被连云港市海州区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随后其提出上诉申请。9月2日中午,连云港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9月7日新华网)
 
  事情大致是这样,身为纪委官员的何福康,因授意表弟发布检举副市长曹永林和市纪委副书记王铁军涉腐网帖被警方刑拘,随后被连云港市海州区检察院以涉嫌诽谤罪提起公诉。
 
  且不说诽谤罪属于“告诉才处理”的自诉案件,本案中由检察院提起公诉,代替副市长与副书记维护个人名誉的行为本就不符合程序正义,涉嫌滥用职权,更重要的是,到底为什么该官员行使举报的权利却被法院判为诽谤呢?
 
  作为政府官员,接受人民监督是其必不可少、无可推卸的义务,无论是普通群众的举报,还是来自纪委官员的举报,都应该第一时间配合调查,查明真相。纪委官员,作为社会公众的一员,检举和揭发政府官员的不良行为也是其正当的权利和职责所在。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该纪检官员是否正当行使了举报权?换言之,怎样的举报会构成诽谤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然而,在这个案件中,在被告是否存在捏造事实尚未调查清楚、被举报官员是否真的存在贪腐行为尚不可知的情况下,如此急迫地对举报人进行刑拘甚至判刑显然是违背法理的,很难让人不联想到是在官官相护,用权报复。
 
  退一万步说,即使纪委官员所发帖子有失实部分,也未必构成诽谤。根据我国宪法规定,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现代法治国家的应有之义,就是官员必须容忍公民未必总是准确的批评。
 
  在2007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肖传国起诉方舟子侵害其名誉权”一案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肖传国败诉落下帷幕。这个案子的判决书当时便广为流传,时至今日其对于公民上网发帖批评与举报“度”的界定依然有振聋发聩的意义。判决书有段话是这么说的“本院认为,通过网络检索资料已经成为当前公众获取信息之重要来源,公民据此信息发表评论,并无向相关网站及被评论人核实之义务。如认为公民在发表评论前负此义务,未履行该义务而对他人做出负面评论即构成名誉侵权,则势必将置公民于或歌功颂德,或噤若寒蝉之境地,评论自由几无可能,况要求公民在发表评论前履行此义务实无实现之可能。”
 
  所以,要求公民检举内容必须绝对属实不仅在技术上难以做到,更会严重伤害公民的言论自由与政治参与的积极性。试想,当举报的门槛变得难以企及,公民的举报与批评言论如履薄冰,社会正义何以伸张,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岂不形同虚设?

上一篇:新华社评论:扶贫必扶智 梦想飞更远
下一篇:新华国际时评:美国“新干涉主义”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