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努拉格·夏尔马:联合国反恐架构及印度的反极端化方式 - 第三单元:反恐、去极端化的比较研究与国际合作(二) - 中国人权网

首页 > 专题2019 > 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国际研讨会 > 观点精粹 > 第三单元:反恐、去极端化的比较研究与国际合作(二) >

阿努拉格·夏尔马:联合国反恐架构及印度的反极端化方式
2019-09-10 16:15:35   来源:中国人权网   作者: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由中国人权研究会主办,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新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承办的“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国际研讨会6日在乌鲁木齐召开。来自法国、印度、土耳其、阿富汗、中国等18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60多位专家学者围绕反恐、去极端化中的人道主义与人权保护,反恐、去极端化的比较研究与国际合作等话题展开研讨交流。
 
  印度辨喜国际基金会助理研究员阿努拉格·夏尔马在发言中表示,今天,恐怖组织在宣传上成功地瞄准了世界各地的广大民众。在其提供的匿名网络的充分支持下,恐怖组织可以方便地“渗透”个人的思想,挑战他/她的现有意识形态,并从根本上进行宣传。因此,在个人开始成为极端主义的受害者的阶段,对抗他们的宣传极为重要,而且,在采取有效措施打击极端主义方面采取合作也愈发凸显其必要性。在极端化的过程中,个人的思想倾向转变为某种意识形态(通常与自己的意识形态相反),这促使他/她在有利的情况下冒险参与暴力极端主义。每个国家都应该站在共同的平台上,有效地参与去极端化合作,以对抗恐怖组织的极端化进程。
 
  在极端化的过程中,微观层面的“拉”和“推”因素不应被忽视,在极端化和非极端化这两个过程中都起着重要作用。在导致极端化的其他条件中,一个国家落后的社会经济指标确实作用甚微,但在将一个普通人转变为恐怖分子方面却起着重要作用。印度一直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值得注意的是,1996年,印度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了《全面反对国际恐怖主义公约》(CCIT)。然而,美国、伊斯兰国家组织(OIC)成员国和拉丁美洲国家对这项提议持不同意见。20年来,CCIT一直处于“死亡”状态。如果联合国大会通过该公约,这将是将反恐视为全球议程的重大举措。在极端化和非极端化的过程中,互联网是恐怖组织宣传其议程和满足其人力资源需求的“现成”平台。社交媒体的应用使任何个人都很容易成为极端主义的目标。虽然极端化过程是多层次的,以个人为焦点,但了解个人周围的社会政治环境也极有必要。极端主义的金字塔模型强调了四个不同的层次,通过这些层次,个人的意识形态发生了转变并形成了极端主义的最终结果。最高层的“极端分子”对组织的忠诚度有所提高,但与金字塔底层的“同情者”相比,极端分子的忠诚度有所降低。在极端化进程中,这些因素具有多样性。引发极端化的因素可能与个人、社会、经济、政治、宗教、心理、历史、社会媒体有关。由于其复杂性,需要从多个层面理解和解决这些因素,包括个人和群体。去极端化过程是极端化过程完成后所采取的措施。反极端主义措施是要求公民社会、执法部门、社区领导以及受害者和犯罪者家庭成员全面参与的举措。反极端主义措施必须实施于同情者,以遏制他们向极端主义或更糟的极端主义发展,而反恐措施的实施应解决那些企图通过非法使用暴力而废除一个国家的民主或政治价值观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鲁斯塔姆·阿图维洛恩: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
下一篇:陆志安:宗教信仰自由与去极端化的职业教育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