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联合早报:滥用言论自由的后果

2015-05-13 09:42:50   来源:   作者:吴俊刚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网络是个无政府的世界,因此,很多人利用网络来滥用言论自由,肆无忌惮地发表各种言论而不必承担后果。对各国政府,尤其是执法者而言,这是个很头疼的问题。因为,虽然触犯法律者也可以受到提控和惩罚,但是要对躲在匿名屏障后面的违法者采取法律行动,让他们负起滥用自由的法律责任,并非易事。

  最近,媒体发展管理局下令关闭的网站“真实新加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在2012年初成立的网站,被指刻意虚构一些文章,并错误地把文章出处指向一些无辜者。此外,网站文章可能抄袭本地的媒体报道,或由公众提供,却加入虚假的成分,使文章更具煽动性。网站曾多次因刊登不实报道,刻意煽动排外情绪,或因内容具诽谤性,而引发争议或惹官非。(见5月4日《联合早报》)

  媒发局指出,已知的三名“真实新加坡”负责人,至少两个是外国人。其中一人是澳大利亚籍的日本人高木爱,她已与新加坡籍男友(澳洲永久居民)被控煽动罪,案子待审。还有一名相信是来自马来西亚的陈姓女子。两名被告是在新加坡被逮捕的,如果他们一直在澳洲操作网站,当局要找上他们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

  几个外国人,可以假借“真实新加坡”的名义,通过网络忽悠新加坡人,有些新加坡人还真的相信他们所发表的各种言论。网站的法定类别执照被吊销后,一些网民不分青红皂白叫嚣抗议是意料中事,而本地一个叫“尊严”(Maruah)的人权组织,也迫不及待地发表声明,认为当局此举触及重要的言论自由问题。它还认为,当局应该和相关各方进行对话,而不是直接采取严厉的法律行动。

  看,同一件事,不同人却有如此迥异的看法。从执法者的立场看,“真实新加坡”所散播的不真实言论,已经造成严重的后果,危及大众的利益,包括可能破坏种族与宗教和谐。媒发局指控网站:“欺骗读者并篡改文章的策略,相信是要增加网站浏览量,以此增加广告收益。在这个过程中,这个网站,包括这两名外籍负责人,以新加坡的公众利益和国家和谐为代价,谋取利润。”而人权组织则是一根筋地从言论自由的立场讲话,认为当局的行动危及言论自由。

  对一个民主社会而言,言论自由当然极其重要,但是,我们也知道,言论自由就像一把刀,用在正当的地方是利器,用在错误的地方则是凶器。法国大革命时代的罗兰夫人不是慨叹过吗?“啊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在美国和其他好些国家,人们有拥有枪支的自由,一个主要的理由是用来自卫。但我们也看到了,这些国家也经常发生滥杀无辜的枪击案件。当刀子和枪支变成凶器的时候,法律是必然要介入的。同样的,当言论自由变成凶器的时候,政府也没有理由置之不理;毕竟,政府有维护法治和社会和谐安宁的责任。

  所以,我们绝不能只谈言论自由,而不谈言论自由的后果。绝对的和不必负担言责的言论自由是不存在的。任何一个社会也都需要制定各自认为适宜的相关法律,确立言论自由的规范,制裁滥用自由的人。比如,毁谤别人的名誉,就得面对被起诉的后果;煽动种族情绪,就得面对《煽动法》的制裁。

  自由和责任是一个铜板的两面,但人权组织往往只讲自由而避谈责任。像“真实新加坡”这样的例子,他们关心的不是网站发表的诸多不负责任,或具有煽动种族宗教情绪的言论,可能引起什么恶果,而是极力避开问题的关键,用言论自由为挡箭牌,转移人们的视线。显然,人权组织一心只想为“真实新加坡”的编辑们开罪。但我们要问的是,难道这些人对相关法令一无所知吗?他们真的这么无辜吗?

  这里涉及另一个很值得人们注意的问题,那就是:这些人开通这么一个网站,真正的目的何在?是真的只如他们所选择的名称一样,为了发出“真实新加坡”的声音吗?媒发局指网站“欺骗读者并篡改文章的策略,相信是要增加网站浏览量,以此增加广告收益”,确实值得玩味。

  过去,政府就曾以广告对付过一些炒作新加坡政治课题的外国报刊和杂志。这些报刊无一不是以言论自由的堂皇理由来辩护,但当政府提出可让它们发行,但不能刊登广告的建议时,它们就退缩了。这立即暴露所谓言论自由的捍卫者,无非只是为了刺激销量,从而增加广告的收益而已。对其他的网站,我们何妨也以这样的目光来审视。单靠喝西北风过活的“自由斗士”或“人权卫士”是没有的。

  除了以自由之名,现在好些人也善于用“包容性”(inclusive)和“多元性”(diversity)之名,作为他们发表各种言论和宣示各种身份立场的挡箭牌。但应该说,言论自由可以被滥用,所谓包容性和多元性同样也可能被滥用。所谓物极必反,任何不顾后果的言行,到了极致,必然是要引起反效果的。披上包容性和多元性的外衣,进行各种社会抗争或搞身份政治,那就更危险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目前正面对滥用言论自由、包容性和多元性所导致的分化与对抗的种种恶果。我们应该引以为鉴。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新华国际时评:美国应自省人权劣迹
下一篇:“人权警察”美国的人权状况:暴力执法 种族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