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日本寻证:“慰安妇问题,到了最紧急时刻”

2014-11-26 08:46:34   来源: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作者:陈炳山 于英杰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

10月12日,池田惠理子馆长接受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专访。这座展示日军慰安妇暴行的资料馆,日本媒体从不报道。  

  近年来,发出否定日军强征慰安妇声音最刺耳的是在东京,但同样在东京,有一个专门为慰安妇而建的纪念馆——女性战争与和平资料馆,英文简称WAM。这是日本第一座收藏并展示二战时日军对女性使用性暴力证据的纪念馆。开馆9年,资料馆在右翼的压力和日本媒体的漠视下,艰难坚守。

  慰安妇诉讼,两个法庭的较量

  资料馆的成立源于支持慰安妇起诉日本政府的民间团体和日本最高法院的较量。

  在东京日本皇宫的西侧,有一个棱角分明的建筑群,门前写着“最高裁判所”,就是日本最高法院。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韩国等有关日军强征慰安妇的10余起诉讼案,日本最高法院无一例外,全判诉讼的慰安妇败诉。2010年3月2日,日本最高法院就中国“慰安妇”诉讼案作出终审判决,认定8名中国“慰安妇”在二战时被侵华日军绑架和强暴的事实,但驳回原告要求赔偿的诉求。

  但在东京,曾经另有一个“法庭”为慰安妇伸张了正义,这就是由国际和平人士组成的“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在东京西早稻田闹市区,有一处白色的小楼,上二楼,就是女性战争与和平资料馆。在这个资料馆中,记者看到有关于“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审判的照片和录像资料。2000年中国籍的“慰安妇”万爱花等8个国家的64名受害者出庭,控诉被侵华日军强暴的悲惨遭遇。“法庭”最终判处裕仁天皇、板垣征四郎、梅津美治郎等有罪,敦促日本政府向受害妇女谢罪并赔偿。

  女性战争与和平资料馆馆长池田惠理子女士介绍,这个“民间法庭”的组织者松井耶依女士,也是“WAM”的创始人。松井是《朝日新闻》社会部记者,资料馆是根据松井女士的遗愿设立的,松井女士认为日本应该建一个有关慰安妇的纪念馆来铭记这段历史。她在生命的最后两个月,忍受着癌症晚期的痛苦和虚弱,为筹建资料馆拼命工作,并立下遗嘱将自己全部财产捐献给资料馆。

  “这些都是日本政府不想让人民知道的历史”

  这家100多平方米的资料馆,进门就看到两面墙上贴满了慰安妇的照片。照片的下面和旁边,写着照片主人的姓名、国家。

  “这位是亚洲第一位站出来揭露日军慰安妇迫害暴行的。”“这位是唯一在日本还能够提供证言的韩国受害妇女。”“这位是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日军慰安妇暴行的中国妇女万爱花。”池田惠理子指着墙上的照片一一给记者介绍。

  墙上总共有155张照片,而这155人只是成千上万饱受摧残的慰安妇的冰山一角。池田馆长说,日军在很多亚洲国家,征用民宅,强迫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这实际上就是强奸”,这是犯罪。

  虽然日军和日本政府都不想让日本国民知道这些罪行,但在资料馆中,记者看到当年的慰安妇们勇敢地把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讲出来、写出来,有不识字的东南亚妇女甚至绣出一幅幅“连环画”,描述被害经过。

  池田女士说,很多当年的日军士兵胡说这些慰安妇都是自愿去慰安所的,这是撒谎。“东南亚等地,慰安妇都是士兵们自己抢过来。因为这是战争罪,所以战后日军从上到下都严守秘密。”

  资料馆开馆后经常有右倾团体来捣乱,最多一次来了40人。他们侮辱这里是“卖淫女的资料馆”,辱骂池田是“卖国贼”“反日女人”。池田已经60多岁,看上去有点柔弱,但靠着顽强的意志执着地维持着WAM的正常运转。纪念馆所在的地区是东京租金比较贵的地方,去年门票、市民捐赠、出售书籍资料、办研讨会等各项收入总共1622万日元,支出2190万日元,赤字只能用松井女士的遗产补上。

  慰安妇问题,日本媒体集体视而不见

  资料馆开馆9年,年参观者只有3000人,大多数东京人不知道资料馆。池田说,也有日本的报纸来采访,但没有一家报道过,电视台则从来不来采访,“他们就当根本没有这个馆一样”。

  慰安妇为何成为日本媒体敏感话题?曾经长期在媒体工作的池田认为,根子是安倍等人想把日本塑造成“美丽的国家”,而日军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与“美丽国家”不相容。媒体很清楚,做这个题材就会受到攻击,干脆自动避开,慰安妇话题渐渐就成了“禁忌”。池田退休前在NHK(日本放送协会)工作,做过8期有关慰安妇的节目。“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不能做这样的题材了。”她说,NHK经营委员会12位成员中,有4位是安倍阵营的人。NHK在报道“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判决时,受到了安倍和一些右翼议员的干扰,删掉了“天皇有罪”和万爱花等人的证言。正因为有强大的右倾政治势力支持,NHK会长籾井胜人才敢大放厥词,称“慰安妇问题在战争国家到处都有”。

  “当今慰安妇的问题已经到了十分紧急的时刻。”池田说,媒体集体对慰安妇问题视而不见,感觉慰安妇问题不存在似的,日本国民很难知道慰安妇问题的真相。

  给安倍补课,更要给中学生补课

  2007年,在安倍的第一任首相任期内,资料馆曾经办过一次“给安倍补课”的展览,还给安倍送了两张门票,请他来展览现场了解慰安妇的历史。

  “选了安倍这样的人当首相,作为日本人,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池田说,安倍需要就慰安妇问题补课,但需要补课的远不止安倍。资料馆正在举办的展览和2007年“给安倍补课”的那个展览内容一样,但改名叫做“面向中学生的展览”。

  虽然展览是面向中学生的,但池田坦言,中学生来得很少,因为现在历史教科书一味回避,中学生不知道有慰安妇这回事。

  在资料馆里有一面墙,专门展示了初中历史教科书里“慰安妇”是怎样彻底消失的。记者翻看资料室里的历史教科书发现,1997年,7家出版社的历史教科书里,都有关于慰安妇的表述。如帝国书院出版的教科书里有“战争中男的征为士兵,女的征为慰安妇”的表述。2002年,只剩下3家教科书涉及慰安妇了。2006年,只剩下两家。日本书籍新社的历史教科书中有“根据军队的要求,朝鲜等亚洲国家的女性被送到军队”这样含糊的表述。到2012年,“慰安妇”这个词从日本初中历史教科书里完全消失了。

  池田担心这一代孩子长大了,对历史知道得太少,会导致他们在怎样处理和邻国关系的认识方面发生更大的偏差。“所以我们要更加努力地宣传,哪怕多一个人了解真相也是好的,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朝鲜举行十万人集会抗议联合国通过朝鲜人权决议案
下一篇:弗吉尼亚大学轮奸案持续发酵 校园性侵引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