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jpg

   近期,广州市番禺区计划在大石镇会江村原垃圾填埋场基础上,建设日处理能力2000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原因在于如果不加快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全市将面临垃圾围城的巨大危机。但是这一垃圾焚烧厂项目遭到了周围居民的反对。23日,部分番禺区居民和村民,前往广州市城管委集体信访,要求停止该项目的建设,许多居民不仅仅是反对在既是城市建城区,又是城市规划区的会江建垃圾发电厂,更反对垃圾焚烧这一技术本身。广州市政府表示,将按照国家广东省关于垃圾处理的政策和法规依法推进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政府将问及于民众,问及于媒体,问及于专家,广泛听取各方意见,汲取国际国内垃圾处理的成功经验,请专家设计出适合番禺的无害化处理方式,为番禺的生活垃圾找到一个科学合理的出路。番禺区政府将在全区进行为期半年的大讨论,在全区范围内,广泛开展征求民意的工作。


    针对这一事件,有人认为全民讨论有助科学决策,也有人认为垃圾大讨论的民意决策代价太高,将耗费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我们应该看到的是番禹居民在此次事件中,从最初的社区维权到最后的政策倡导,他们展现的不仅是维护个人利益,更是民主参与、民主决策的公民意识。两年前的厦门散步事件成为公共维权的范例,那么,广州番禹垃圾大讨论是否也能积极推动民主参与并最终做出科学决策?是否能推动政府在其他公共事物决策时更加透明公开?不管结果如何,这都不失为一次最好的民主课。

 
起因:广州番禹拟在人口稠密区建垃圾焚烧厂引争议
02.jpg
  近日,经过多年调研,广州番禺区生活垃圾焚烧厂的选址地点定在番禺区大石街会江村附近,这是一个人口非常稠密的居住区,如此选址结果引起的强烈争议。争议的热点主要集中在周边市民认为在如此稠密的居住区建垃圾焚烧厂的气体排放等环保指标无法过关等。还有市民认为,焚烧厂周边居民的癌症发病率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并且认为用焚烧的方式处理来及是发达国家早已淘汰的处理方式,不应再在广州运用。
 
 
进展:广东番禺将就垃圾处理问题开展半年全民大讨论
03.jpg
  广州番禹区召开“创建番禺垃圾处理文明区”工作座谈会。来自番禺华南板块丽江花园、广奥花园、华南碧桂园、南国奥园、祈福新村等小区楼盘的业主代表共100多人,与区长面对面讨论垃圾焚烧发电的相关问题。番禺区区长楼旭逵在座谈会上表态,“感谢市民认真负责、富有诚意的意见,项目环评不通过绝不开工,绝大多数群众反映强烈也绝不开工。”番禺将在全区进行为期半年的大讨论,广泛开展征求民意的工作。
 
 
正方:全民讨论垃圾焚烧事件有助科学决策
05.jpg
  在人口稠密地区规划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已经事涉公众切身利益,而公众对事关其切身利益的公共事务享有话语权与决定权,像番禺区政府这样与项目相关板块居民进行协商并开展大讨论征求民意,是公众对公共事务享有的话语权与决定权必须得到尊重的应有之义。唯有相关居民的话语权与决定权得到充分尊重,才能对政府的公共决策行为形成制约,才能使公众切身利益得到必要的维护。
 
 
反方:垃圾大讨论的民意决策代价太高
04.jpg
  为防止政府不当行为给我们带来伤害,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去论证就地建立垃圾处理场的合理性,去了解燃烧垃圾这种技术的先进性,去研究二恶英有没有污染……凡此种种,都将耗费我们大量的精力和财力。现在,这长达半年的大讨论,更是加入了巨大的时间代价。这样,是民意决策的理想状态吗?
 
 
分析:番禺垃圾处理问题全民大讨论 从社区维权到政策倡导
071.jpg
  在番禺建设垃圾焚烧厂一事正在不断发酵,从区域环境维权逐步演变为全国范围内对垃圾处理方案的讨论。在这个过程中,最可敬的是番禺居民的转变。他们从最初反对在自家门口建垃圾焚烧厂,进一步发展为反对垃圾焚烧这种处理方式,并向政府提议用建厂的巨额资金推动垃圾分类。社区维权指向个人利益,政策倡导指向公共利益;维护个人权益是一种市民意识,而维护公共权益则是一种公民意识。
 
 
反思:“问计于民”为什么总在决策作出之后
0007.jpg
  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早在2003 年就已经开始了选址工作,期间经过了专家的考察论证,经过了相关部门的规划审批,却惟独没有经过民众的讨论同意。在整个决策过程中,很多当地居民甚至处于不知情的状态。直到今年九月份,媒体对该项目进行了大规模的报道后,群众才恍然大悟并迅速作出反应。一项事关公共利益的决策,公众的意见却在最后一刻才被“应急式”地纳入考虑范围,这让人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况且,该项目已经筹备了六年之久,现在要重新论证,期间付出的成本,又由谁来承担呢?
 
 
反思:公众何时真实地参与城市决策
007.jpg
  一个已经写入规划大部分时间封闭运作,似乎不可动摇和更改的城建项目,成为一个可以公开讨论可以重新审视和论证,有可能作出重大改变的公共事务——番禺垃圾焚烧厂事件的进程表明,城建事务需要受到公众的检视,获得公众的同意,公众完全能够实际地参与决策、影响决策。事实上,任何一项城市公共事务的决策,只有像如此这般地经过公开、公共的讨论,人们才能够相信它是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而不是被集团利益或部门利益所裹挟。
 
 
反思:垃圾焚烧厂全民大讨论的民意和权利落点究竟在哪里
080.jpg
  如果说以全民大讨论为标识,番禺行政部门在权力与权利的博弈互动中,终于明智地开始释放有利于催生民主决策的“助产”音乐的话,则民意表达民智汇集之后更关键、更紧要的权利落点,颇让人对权利“民乐”的实践和演绎前景抱持疑虑。长达半年的专题全民大讨论是否会间接造成民意的压迫性分化?远离垃圾焚烧环保忧虑和利益纷争漩涡的外围市民是否会在长时间拉锯战般的权利博弈中失去耐心,进而沦为制约或压制核心民意主体的“权利声音”?看来,全民大讨论之后,问题的解决还需要大智慧。
 
 
担忧:稍有不慎全区公投就只具观赏价值
07.jpg
  “半年的全民大讨论”和“全区公投”都体现了政府对于民意的尊重。但是这种尊重必须上升到真正的民生关怀层面上来―――即使有微弱的危害,相关部门也应该以严谨态度杜绝其发生的可能;即便只存在一些当地居民的反对声音,也不应置之不理。一言以蔽之,相关部门不能因为自己要建设的项目有公共服务的性质就理直气壮,公众的权益诉求是不容侵犯的。
 
 
范例:厦门PX项目“散步”始末
018.jpg
  2007年5月末,反对PX项目污染的短信开始在厦门市民中间流传,5月30日上午,厦门市政府主持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缓建海沧PX项目的决定。2007年6月1日上午8时许,三三两两的市民自发上街,手系黄丝带,开始了在此后一直未被公众忘怀的集体“散步”。2007年12月下旬,福建省政府与厦门市政府决定迁建PX项目,并表示将由政府承担投资企业在初期建厂准备工作中的经济损失。
 
 
建议:人大应扮演核心角色 避免出现“民意沸腾代表缺席”的尴尬
017.jpg
  讨论是民意的直接表达和交流,在此基础上,当地人大应当充分考虑民意表达出的诉求,对问题的解决扮演决定性的角色。在这件事情上,民意不仅集中、强烈,而且也在变化。一开始,老百姓要求“慎重选址”,现在他们的诉求已经变成了“应该对垃圾进行分类回收,不该焚烧”,也许以后还会有变。总不能民意一变就大讨论一次。建议还是由番禺区或者广州市人大,在充分、真实吸纳民意基础上,通过代议机关的程序和议事规则来解决问题。
 
相关链接

  • 垃圾是否焚烧发电 公共博弈是关键
  • 误解垃圾焚烧产业只因决策不透明
  • 垃圾焚烧要先与公众达成共识
  • 垃圾焚烧厂应公示运行数据
  • 番禺垃圾发电事件是一面镜子
  • 番禺发电项目重新论证是权力对民用的尊重
  • 番禺垃圾,讨论怎么烧不如开始分类
  • 由垃圾电厂看民意是否永远正确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editor@humanrights.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