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论坛介绍  | 会议议程  | 领导致辞  | 论文发言摘要  | 与会代表  | 相关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  | 60华章中国人权  | 人权白皮书  | 相关链接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第二届北京人权论坛 > 论文发言摘要
丹尼斯·奥乔亚: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人权政策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人权政策

委内瑞拉外交部多边司官员 丹尼斯·奥乔亚


  根据1999年宪法,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是一个民主、社会、法制、公正的国家,把维护法律秩序、保障法律顺利执行、维护生命安全、自由、公正、平等、团结、民主、社会责任以及维护人权、伦理道德和政策的多样性视为最高价值标准。

  在此框架下,委内瑞拉自1999年以来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发展都是以尊重人权为出发点的,而且不仅仅考虑人权专家、学者的观点和意见,也关注公民的看法。他们就社会日益增长的多元化和民主化,社会、文化和政治的包容性、摧毁社会保护结构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复归,以及为保障人权在明确的社会政策中确定特别情况等等问题,进行对话。

  然而,这种考虑受到委内瑞拉右翼(已不当政)以及与他们同盟的国际组织的响应,他们系统地展开行动,揭露大规模破坏基本人权的事件。国家开始建设一个错综复杂的社会,其中人权是它的基本要素。

  公共政策的制定以人权和扶贫为重点,通过一系列具体项目的规划来实现,这些项目旨在以人权保护为出发点,深化有关社会包容性建设的政策,同时强调在规划时采用适合自身的方法和战略,关注通过推动这些项目的落实改变社会结构和社会条件,推动由单纯的社会救助行为到社会关系的演化,用具体的形式来促进参与性和主角性民主制度的发展,而这种制度就是我们国家的宪法所描绘的理想。

  从人权的角度进行建设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宪法的生效促使国家各行政机关的运作达到国际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也采取了必要的手段,而使其人权保障体系更加有效。

  新的宪法法律框架于1999年颁布,它赋予委内瑞拉公民参与公共事务以及对公共事务发表观点的权利。因此,建设一个参与性和主角性的民主制度是这个国家的旗帜,国家的人民完全有资格也有权利通过创建的地方规划委员会、社会审计部、社区委员会等机构,进行公共事务管理。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1999年宪法,涉及政治、经济和社会各领域,没有任何歧视地包括所有委内瑞拉公民,不论男女,优先保证社会权利,比如人的基本权利,不会因为个人社会地位或经济条件而有所差别。因此,基于公民权的受教育权、健康权、居住权、社会安全权,应该超越那些如同赈济或公共救济等行为的意义,把它们看作是所有委内瑞拉公民不可剥夺的权利。

  因此,在社会和政治发展的进程中出现的不同的人的观念,会和以前大不相同,因为国家和公民之间的关系改变了。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以前只集中于某些特定领域的公共政策,许多长期但收效甚微的扶贫项目,许多由中央机构开展却很少有群众参与的项目,渐渐发展成像现在这样大众积极参与的项目,性质也不再是社会赈济而转变成了人的一种权利,比如“社会工程”项目。

  1999年到2008年间, 在制定政策和规划社会、科技等其他项目计划的实践过程中,形成了有些人提出的“委内瑞拉过程”说法。委内瑞拉结束了几个世纪的(用封官许愿的办法)拉选票和新自由主义(主张国家对司法、经济活动进行有限干预)掌控国家的落后局面。那个时候,但凡反对政府统治的派别都会受到阻碍而不能参与国家管理;维护人权的工作人员也在运用和管理公共政策方面缺乏经验和能力。然而,应该指出的是,在公共政策的组织、计划和协调方面,在效果评估指标和机构方面,在内部沟通机构和宣传机构方面,以及其他方面仍然存在着一些共性的普遍难题。但是,这些困难却成为学习的动力,促进工作不断以一种越来越有效的方式进行。

  使项目规划结构真正接近人们的需要是首要条件,而要达到这一点绝不是偶然之事。实现这些目标的具体过程是重要的,因为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管理的健康性和效率,这是大多数委内瑞拉人能够行使人权的重要条件。

  在直接关系到人权的政策方面,需要指出传统性的侵犯人权的情况,比如与排他性政策有关的情况,因为这种政策使大多数人被排除在一些权利之外(接受大学教育、某些健康服务、某些职业服务等等)。再比如,保证社会某一特权阶层的管理陋习。这方面,至少应该通过一个明确的社会性和政策性的组织形式来解决。

  推进人权保护的工作在我们国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保障宪法规定的内容顺利履行的稳固制度已经存在了。另外,我们所有人都应当享有的受教育权利不论从制度上还是从公民实际操作上,都取得了进展。那些能够越来越接近公共机构的公民是不会明确表示申请救济的。以尊重和保障人权为核心的国家宪法和一种包容性政策的系统管理,使得相当数量的委内瑞拉人参与到自己的权利、与国家责任有关的活动中。

  在公民权利的领域里,对生命和自由的尊重,使预防性而非压制性的有关公民安全的项目和计划的产生成为可能。当然,改变一个压制性的典型国家,尤其是改变那些只按法律行事的现任公务员的观念,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公民权利的领域,如果说已经终止了对民众游行的迫害,不如说在警察群体里还保留着一种镇压文化,尤其是在处理穷人事件时。因为遵循固有的思想,一个介于19岁到24岁之间,棕色皮肤咖啡色眼睛的男孩子,是我们周末必然的牺牲品。这一点在司法管理中也有所反映,基本来说,也反映在惩罚制度中。

  建设一个尊重人权的文明社会,不仅意味着立法领域的进步,也意味着国家政府与社会共同承担起责任,推行一系列政策计划来改变和面对各种越来越紧迫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已经造成许多人的牺牲,这些牺牲的人正忧伤地看着社会继续重蹈覆辙。

  关于政治权利,迅速终止排他性政策使政治关系民主化成为可能,同时也产生了权力阶层的反对势力,民众在政治事务中能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增强了。应该说,社会权利领域是一个公共政策最具势力的领域,在这里,那些已经确立起来的参与性政策,与其说正面对着各种性质的问题,不如说正在改变着委内瑞拉的社会现状。

  就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等这样的许多国际组织所承认那样,委内瑞拉以一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达到了他的“千年目标”,比如免费教育、卫生条件的改善、饮用水到户,都是国家和社区努力的结果。在“千年目标”里可以看到相当数量的为满足委内瑞拉国家发展需要而开展和调整的项目计划和政策,以及工程任务。

  制定项目/更改规则

  不仅是从巩固科技知识的角度而且也是从理解现实的角度去积极地建设一个新的社会秩序,涉及到一种规则的改变。如果想在国家新的社会秩序里制定以尊重人权为基础的项目计划,不满足于继续那些以救济和提供物质资料为目的的项目计划,那就需要寻找另外方法。

  首先,应当指出一种有效的工具就是参与性调查,虽然这不是本文所要谈论的重点,对办公室里的规划者们却是一个清楚准确的方法,帮助他们了解目前国内真正起作用的是什么。有一些人曾经说,“这种调查方法的过程具有和持续性教育一样活跃持久的特征。可以想象,通过积极地参与这种调查,群众能够被发动和组织起来。而一旦组织起来,通过他们继续了解调查对象的现实情况和突出问题,就能够采取行动,保护被调查者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利益” 。

  以人权保护为出发点的工作,意味着了解社会的现状和现实,但同时也必须意识到作为调查者、草案制定者以及破坏人民团结的不公正现象的观察者的角色,我们必须知道,表现质询、排除、支持或者推动变革,或者有时需要表现以上所有的态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这个接近群众、社区或者选出的机构的过程中,应当确认自己的工作方法是不是被一个或多个既定规则影响,要意识到这些既定规则的存在,也要知道应该以一种批判的、能掌握的态度来看待它们。

  这方面,作家达西·德·奥里维依拉(1975)提到如何在调查过程中寻找合适的调查员:与社区里的人一起生活工作从而被社区里的人信任的人;与被调查人有真实和互为信任的关系;调查员也需要意识到他的出现本身也是改变社区的因素,因此他必须能和所有人沟通,又保持一定的客观距离。

  上面谈到的每一方面,都应该仔细的讨论和考虑,因为在宪法框架下,以人权保护为出发点,在进行变革的机构中寻找项目的制定者,可以在民众中产生信任,这种信任会在社区、单位、或者机构里扮演积极的角色。科技角度也好,政治角度也好,提供制度性的保障是应该包括在整件工作中的。不该把政治观点放到一边,而把它只看作一件纯技术的工作,纯粹的按部就班,忘掉在建设一个新社会秩序的过程中担任的社会、人性和法律方面的角色。

  在制定以人权为焦点的项目计划时,需要对相关人员进行指导,提供给他们一个项目概览,帮助他们从根本上改变观点。渴望去做是基本的条件,然后就是乐意进行创造性的练习,能够找到新的资源来获取其他的资料,以及认为用其他方法来做事情是可能的。这就需要对政府官员或者项目的制定者进行调查,看看他们的参与能力,技术能力以及改变环境,创造机会的能力。

  社会政策和工程

  我们的国家正在经历多方面的变革,这些政治以及社会方面的发展会促成社会结构性的改变。这些项目在社区里的实施只是利于社会结构性改变的众多因素之一,代表了社会政策里积极的方面,是参与性和主角性民主制度的实践。

  国家的社会政策是基于社会的普遍性、平等性和共同责任的,而这个领域里的项目“工程” ,比如体制工程,是大规模和迅速地克服社会不平等和贫困问题达到包容型社会的基本战略。在这个新秩序框架下,需要重新衡量包容型社会的标准,以指引社会项目、计划和“工程”的制定和实施。

  这些工程在改善委内瑞拉人的生活,保证民族团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比如迈尔卡工程、黑色希泊吕托斯工程、地区母亲工程和切 格瓦拉工程,都旨在减少极端贫困的人口比例。根据国家数据学院国家家庭预算调查2005 III提供的数据,从收入上看,近48.3%的人口从政府的各项“工程”项目中获得了益处。

  鲁宾逊工程、立瓦斯工程和苏克雷工程是旨在保障就学、促进学生进入并留在学校继续学业的教育计划,保证所有公民都有接受免费的、义务的、高品质的教育的机会。在卫生服务领域,重要的进步主要体现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卫生工程:内部地区工程I II III、奇迹工程、微笑工程、以及最近的,何塞 克莱格里约 埃尔南德斯工程。

  每个工程所取得成果,都是委内瑞拉政府兑现承诺的表现,不只是为了达到“千年计划”的既定目标,也是为了能在消除贫困的实际斗争中有效地落实政策,为了建设一个更人性的、更平等的世界努力。每一个工程都是委内瑞拉政府在保护人权方面付出努力的明证。

  从2000年到现在委内瑞拉所持续采取的对内对外政策,可以看出委内瑞拉正在地区的团结机制中不断深化人们参与社会事务的兴趣,加强对人权的尊重。这就是为什么你能在南共体(MERCOSUR)、美洲波利瓦利亚替代计划(ALBA)和南美国家联盟(UNASUR)中看到这些领域的发展和进步的原因。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人权,作为公共政策的重点,联系着政府的政策草案和社区的发展项目,已然成为我国的一个现实,也是我们与贫困作斗争的真正战略。吃、住、人身自由的权利,不再是宪法里的一个骗局,而是真真正正成为了所有委内瑞拉人民生活的一部分,是我们世界的一部分。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