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论坛介绍  | 会议议程  | 领导致辞  | 论文发言摘要  | 与会代表  | 相关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  | 60华章中国人权  | 人权白皮书  | 相关链接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第二届北京人权论坛 > 论文发言摘要
李云龙:消除贫困是一项核心人权
 
 

 

  消除贫困是一项核心人权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权研究会理事 李云龙


  贫困是指物质上的匮乏和由这种匮乏造成的社会后果。“贫困一般是指物质生活困难,即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生活水平达不到一种社会可接受的最低标准。他们缺乏某些必要的生活资料和服务,生活处于困难境地。” 贫困可以分为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绝对贫困是指人的最低生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基本生活没有保证,不能进行正常的简单再生产。相对贫困是指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可以维持简单再生产,但生活水平低于社会公认的标准。从贫困人口的分布上看,绝对贫困人口主要分布在发展中国家。根据2008年世界银行报告,2005年发展中国家有14亿人生活在每天1.25美元之下。 相对贫困人口则既存在于发展中国家,也存在于发达国家。根据美国政府制订的贫困线,美国贫困人口一般在10%左右,1999年,美国的贫困人口为3580万人,占总人口的13.3%。 2004年,美国的贫困人口占12.5%。 2008年,美国贫困率可能为12.7%。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德国2009年的贫困率为14.9%。 2009年,法国的贫困率为13.4%。活动,缩短了生存时间,是对生命权的直接侵犯。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更进一步“确认人人免于饥饿的基本权利”。为了根除对人的生命权利的所有侵害,必须彻底消除绝对贫困。同样,相对贫困也是对人权的侵犯。《世界人权宣言》宣布:“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更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相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显然,一个社会的贫困人口,即使他们的基本生存没有问题,他们的人权也会受到侵害,因为他们的生活低于社会认可的适当水准。人权就是要使每个人都获得人类的尊严和价值。贫困的生活状态剥夺了人应有的价值。贫穷是对最基本人权的一种剥夺,是对人类尊严的侮辱。贫困剥夺了人的基本权利,使人们无法满足人类基本需要。任何华丽的人权辞藻都显得苍白无力。消除贫困,让每个人都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有学上,是世界各国应该优先解决的人权问题。

  人权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1993年世界人权会议通过的《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明确指出,“所有人权都是普遍、不可分割、相互依存和相互联系的。”贫困阻碍了其他人权。在贫困状态下,根本无法有意义地谈论经济社会文化权利。连基本的生存都无法维持,怎么能保障工作权利、教育权利、医疗权利和先进文化艺术的权利呢?贫困也会阻碍公民政治权利的实现。在贫困状态下,人们无法有效地实现言论自由,因为他们缺乏实现这种自由的现实手段。与富人相比,贫困者的声音很难传达到社会。贫困者参与政治的道路也困难重重。由于缺乏足够的资源,贫困者很难影响政治决策,很难在政治竞争中维护自己的利益。由于缺乏教育,贫困者参与国家管理面临更多的困难。即使在一人一票的选举中,贫困者也没有足够的动力参加投票,从而使贫困者表现出较低的投票率。同样,其他人权的普遍缺乏也加剧了贫困。工作权得不到保障,人们就必然陷入贫困。教育权得不到保障,一个人成为贫困者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很多。没有政治参与和民主选举的权利,人们就无法改变造成贫困的政治社会结构,贫困就会固定化和长期化。贫困和其他各项人权紧密联系在一起,构成一个相互缠绕的连环。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路易丝·阿伯说,贫困往往既是侵犯人权现象的原因也是它的后果。贫困限制了几乎所有人权的发展。所有人权对穷人来说都事关重大,既包括言论权和投票权,也包括衣食住行权、工作权和医疗卫生权,因为赤贫与排斥和歧视、享受资源和机会的不平等现象,以及社会和文化污辱现象是盘根错节的。剥夺人权加大了穷人加入劳动力市场、获得基本服务的难度。而这反过来又限制了穷人参与公共生活、干预影响自己的政策并争取纠正不公现象的能力。

  不消除贫困,其他人权就无法实现。同样,不实现其他人权,贫困也无法消除。例如,贫困和政治自由就是一个互为因果、相互强化的事情。不消除贫困,政治自由很难实现。在一个贫困的不发达国家,政治自由和民主都是奢侈品。同理,不实现政治自由和民主,消除贫困的任务也很难实现。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成了一个不容易走出的怪圈。最理想的做法是各项人权齐头并进,同时发展。但无论从历史上看还是从现实上看,各项人权的发展始终是不平衡的。那些成功地完成了国家现代化、较好地发展了人权的国家,其发展道路基本上都是在工业化创造了大量社会财富的条件下,首先通过社会政策解决贫困问题,然后再逐步发展其他人权。西方主要国家,如英国、法国、美国等,直到实现工业化很久以后的20世纪初,才真正实现了一人一票的普选。在当今世界上,有些贫困的不发达国家,尽管在宪法和政府声明中许诺种种经济权利、社会权利和政治权利,但这些权利只能停留在纸面上,无法落实。那些有严重侵犯人权现象的国家,很多都是不发达的穷国。侵犯人权同贫困有直接的联系。20世纪后期快速实现工业化、基本消除贫困的亚洲新兴工业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消除贫困可以推动人权的全面进步,可以促进民主、扩大自由。因此,为了有效推动人权发展,为了打破贫困与政治不自由相互强化的恶性循环,要首先从消除贫困入手。消除贫困是进一步实现其他人权的基础。贫困者既无法实现经济社会权利,也无法实现公民政治权利。消除贫困是全面发展人权的起点,也是全面实现人权的有效途径。从这个意义上说,消除贫困应当成为世界人权的优先事项。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消除贫困首先意味着消除绝对贫困,满足人民基本生活需要,这是其他所有人权发展的基础。让10亿饥饿人口吃饱饭,让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得到住所,让那些每天收入低于1美元的穷人过上像样的生活,是发展中国家最重要的人权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是核心人权。对于发达国家来说,消除贫困意味着既要通过社会政策维持一部分经济上弱势人口的基本生存,又要努力减少相对贫困人口,降低贫困发生率。因此,在发达国家,消除贫困仍然是一项基本人权。

  正因为消除贫困在人权发展中的关键作用,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消除贫困。为引起国际社会对贫困问题的重视,动员各国采取具体扶贫行动,宣传和促进全世界的消除贫困工作,1992年12月22日,第47届联合国大会将每年的10月17日确定为“国际消除贫困日”。从1993年开始,至今已经举办了17次。1995年3月,联合国社会发展世界首脑会议确定1996年为“国际消除贫困年”;同年12月,联大又将1997年至2006年确定为第一个“国际消除贫困十年”。 2000年9月,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世界各国领导人就消除贫穷、饥饿、疾病、文盲等问题,制订了明确的目标和指标,即千年发展目标。该目标规定,到2015年将每日收入低于1美元的人口比例从1990年的水平上减少一半,受饥饿威胁的人口比例也减半。 具体说来,每天生活在1美元以下的人数要从1990年的12.5亿人减少到6.25亿人以下。自1990年代初期以来,全球在消除饥饿方面取得了进展,饥饿人口的比例从1990至1992年的20%减少到2004至2006年的16%。从1990到2005年,每日靠不到1.25美元过活的人数从18亿下降到14亿。但是,全球消除贫困的进展是不平衡的。世界贫困人口减少主要是由于东亚国家大幅度地降低了贫困率。其他地区消除贫困的工作进展缓慢。撒哈拉以南非洲2005年的极端贫困人口比1990年多出一亿人,贫困率仍然在50%以上。同时,由于2008年发生了经济危机,全球消除极端贫困的努力将面临更多困难,有可能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2009年,估计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数要比危机发生前预计的多出5500到9000万。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经济稳定、快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中国消除贫困的速度位居世界前列。中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由1978年的2.5亿减少到2007年1,479万,同期贫困发生率从30.7%下降到1.6%。按照世界银行的评估,中国减少的贫困人口占全球减贫人数的55%,占所有发展中国家的75%。中国提前实现了千年发展目标中使贫困人口比例减半的目标,为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经济快速增长、贫困人口大量减少的基础上,中国人权事业实现了全面进步。第一,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实现了从贫困到温饱和从温饱到小康的两次历史性飞跃。1978年至2007年,中国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34元增加到4140元。扣除物价因素,2007年比1978年增长6.3倍,年均增长7.1% 。第二,劳动者的就业权利得到较好实现。中国政府千方百计增加就业,扩大就业规模,努力把失业率控制在社会可承受的限度内。2007年就业人员达76990万人,比1978年增加36838万人,年平均增加1270万人。30年来累计并实现就业岗位3.7亿个,城镇登记失业率长期保持在比较低的水平上。第三,中国公民的受教育权得到了切实保障和实现。中国全面普及了9年义务教育。2008年,全国小学净入学率达到99.5%,初中毛入学率达到98.5%,青壮年文盲率降低到3.58%。第四,中国人民的医疗权得到保障,人民的健康水平大大提高。中国人均期望寿命达73岁,比1978年提高了近5岁;婴儿死亡率为15.3%,下降56%;孕产妇死亡率为36.6/10万,下降了60%。第五,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取得明显进展。为了保障公民的知情权,中国政府建立和完善了信息公开制度。为了保障公民的参与权,中国不断完善基层民主制度。至2007年底,全国农村有61万多个村民委员会,城市有8万多个社区居民委员会。全国绝大多数农村和城市已进行了6次以上的村(居)民委员会换届选举。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