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网首页  | 最新文章  | 在北京  | 在上海  | 在福建  | 在甘肃  | 在新疆  | 精华文章  | 图片报道  | 视频报道  | 分析评论  | 重要解读文章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人权行动在中国 > 最新文章
记者探访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敬老院
作者: 哇春芳   发布时间: 2014-08-12 09:29:29   来源: 北京周报
 

  检验一个社会文明的程度,不是看它有多富裕,也不是看它的科技有多么先进,而是要看老人、孩子和病残者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与处境。

  ——记者手记

  每天早晨,家住中国甘肃定西大坪村的董友芳都会和老伴一起坐在门口晒太阳。85岁高龄的他共有三儿三女。现在跟他生活在一起的是小儿子一家。虽然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董友芳还是对今天的生活颇知足:“现在日子好过了,住房、生活都比以前强得多,看病也方便,村子里就能看,政府还每月给我们老人发钱。”

  董友芳的生活只是当代中国农村老人生活状况的一个小小缩影,同时也是中国政府多年来所做艰辛努力与探索的证明。

  据《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底,中国老年人口已达2.02亿,老龄化水平为14.8%,远超过联合国10%的老龄化统计标准,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对一个经济条件尚不具备、社会保障制度尚不完善、仍处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发展中国家来说,面对如此庞大的老年人口,要应对好人口老龄化带来的一系列严峻挑战、妥善解决老年人的养老问题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2009年,中国政府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举推行新型农村养老保险。每个新农保账户由个人账户养老金和基础账户养老金两部分组成,其中基础账户部分由政府直接补贴。按现行政策,年满60岁的老人无需参保即可领取每月55元的基础养老金。钱虽不多,但与过去相比已有很大进步,对提高农村老人生活质量也有明显作用。

  “老人们手里有点钱,最差一天买两个饼子饿不死,好一点的自己买日用品就不用跟子女要了,还可以给家里的小孩子买点零食什么的,地位肯定跟以前不一样。”长期工作在甘肃农村的基层干部焦军说得很实际。

  与农村老人相比,城市老人的手头要更宽裕。据统计,85%的城市老人退休后都有退休金,加上儿女接济和储蓄习惯,其经济收入、消费水平普遍高于农村老人。但和农村老人一样的是,大部分城市老人选择的主要养老模式也仍然是居家养老。

  曾在医药公司工作的王秀兰今年70岁,她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起床晨练,中午11:40前到家附近的小寺庙社区老年日间照料中心跟老姐妹们相聚,打牌、聊天,下午5点多回家,晚上吃完饭到小区里跳广场舞锻炼身体。对王秀兰而言,去社区老年日间照料中心已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是社区办的,专为老年人服务,有午休的床铺,中午还专门给老人提供饭菜,一荤一素,加上主食就只要8块钱。周围的老人们都爱到这里来玩,有时候不到11点就没座位了。”王秀兰说。

  为适应中国人居家养老的传统习惯,不断提高家庭所在社区的养老服务水平,中国政府开展了大量工作。仅王秀兰所在的张掖市甘州区短短几年间就建成了54所设备完善、服务到位、环境一流的城乡社区老年日间照料中心与活动中心。如今,类似的照料中心和活动中心几乎已遍布中国大江南北。其中大部分配有多功能折叠床、棋牌桌、健身器材等设备,部分提供午间饭菜、医护服务,还有些功能更完备的会定期组织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等志愿者服务。

  除居家养老外,还有一些城乡老年人依靠敬老院、养老院、老人康复中心等养老机构养老。随着中国人经济条件、养老观念的变化和空巢、独居老人数量的增加,这一群体的数量正变得日益庞大。

  60岁的梁治宝来自甘肃沙井镇兴隆村二社,是一名单眼残疾的孤寡老人。和农村所有贫困、残疾和孤寡人群一样,梁治宝享受农村低保政策,每月可以拿到306元的生活补助。2009年张掖市甘州区中心敬老院建成后,梁治宝又成了其中第一批住户。甘州区敬老院是一家全额拨款的乡镇敬老院,这家敬老院采取老人自我管理的管理模式,由于热心能干,梁治宝当上了卫生组组长,负责院里的卫生。

  “我们这里有卫生组,还有劳动组。卫生组一共30多个老人,每天早上吃完饭我就带他们一起去打扫院里的卫生。劳动组也有几十个人,主要负责种菜。敬老院后面有十几亩地,我们吃的菜基本上都是自己种的。老人们只要身体没问题都愿意干点活,这样自己也长精神。”梁治宝说。

  当然,不是所有的孤寡和独居老人都像梁治宝这么幸运。甘州区敬老院副院长方德佳介绍说,仅200张床位的甘州区敬老院早已满员,目前排队等候入院的人多达200余人。

  养老需求日增和养老机构不足之间的矛盾已成为一个全国性问题。据中国民政部2014年通报,截止6月底,全国有养老机构近4万家,养老床位500多万张,同比增长18.22%;平均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25.2张,同比增长13.26%。这些数据里蕴含着中国政府多年来持之以恒的辛勤劳动,即便如此,中国养老机构的建设情况、养老服务业的综合水平距离发达国家也仍然有着很大差距。

  为此,中国政府近年来推出了更多政策举措,要求各地加大养老服务业发展力度。2014年6月,甘州区敬老院所在的甘肃省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意见中明确描述了该地区2020年前的工作目标——建成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使养老服务设施覆盖所有城市社区、90%以上的乡镇和60%以上的农村社区,社会养老床位数达到每千名老年人35张以上。

  甘州区敬老院的方德佳称,在张掖市政府的支持下,甘州区敬老院即将在滨河新区兴建新型养老示范基地。

  “养老业不能过度商业化。商业养老机构追求利润,收费标准太高,大多数老百姓交不起,也享受不了那个服务。所以,还是要多发展民办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只有政策支持、政府主导和社会参与三方面相结合,才能真正解决整个社会的养老问题。这些年,我们的政府对基础养老业的投入和支持力度还是很大的,各种优惠政策也很多,相信以后中国老年人的生活会更有保障。”方德佳评论道。

分享到: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editor@humanrights.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