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重返人权理事会,应是美国反躬自省的开始

2021-10-20 09:53:19   来源:中国网   作者:唐华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三年前,批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虚伪自私”并愤而退群的美国,如今又回来了。10月14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选出了包括美国在内的18个新成员。成员每届任期3年,新一届任期自明年1月1日开始。
 
  然而,美国的回归过程并没有“王者归来”的霸气,反倒颇具讽刺意味。这次投票是从18个候选国家中选出18席,各国只需要获得简单多数支持票即可,并不存在相互竞争,所以也就没什么悬念,最终,18个国家都顺利入选。但尴尬的是,美国的得票数仅排在18个国家中的倒数第二位。
 
  作为联合国大会的下属机构,人权理事会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工作,解决侵犯人权的状况以及对此提出建议。美国的低得票数显示,对于其回归,各成员国更像是在审视一个“逃课学生返校”,态度并不积极,也未对其在全球范围内促进人权工作抱太大希望。落得如此境地,恐怕和美国在人权事业上的斑斑劣迹脱不开干系。
 
  美国国内人权系统性问题根深蒂固。众所周知,美国的发展史某种程度上就是一部美洲土著居民的血泪史。据统计,美国政府从1820年起,对印第安人部落发起了长达128年的进攻与屠杀。从15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境内的印第安人人口从500万骤减至25万。时至今日,美国境内的印第安人依然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诸多领域承受着广泛、系统性的歧视,导致他们长期处于美国社会底层,甚至是“被遗忘的族群”。
 
  除了印第安人,美国境内的非洲裔、亚裔等,也长期饱受歧视和暴力对待。去年,弗洛伊德被“跪杀”案,揭开了非洲裔美国人长期遭受暴力执法的疮疤。有数据显示,非洲裔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却占被警察枪杀人数的28%,非洲裔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而鲜有警察为此承担责任,约98%的涉案警察未被指控犯罪,被定罪的警察更是少之又少。与此同时,美国境内针对少数族裔的仇恨犯罪也愈演愈烈。美国联邦调查局一份报告指出,2020年美国有记录的仇恨犯罪数量超过7700起,达到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其中,针对非洲裔和亚裔美国人的袭击事件增幅最大。
 
  在历史上实行奴隶制和奴隶贸易的美国,至今仍是贩卖人口和强迫劳动的重灾区。过去5年,每年被贩卖到美国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其中一半被卖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美国至今约有50万名从事农业劳作的童工,很多孩子还不到10岁,每周工作时间长达72小时;美国有24万至32.5万妇女和儿童遭受性奴役,儿童遭遇性贩运后平均仅能存活7年。
 
  面对其国内千疮百孔的人权现状,美国政府毫不作为,甚至助长罪恶:美国两党一直拒绝向印第安人道歉,也拒绝为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承担责任;在民权运动兴起近70年后,美国黑人仍在争取与白人同等的生命权,白人至上主义团体不仅未受到有效制约,反而在右翼政客的纵容、利用下逐渐发展壮大;近两年逐渐增多的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仇恨犯罪,恰恰是美国政府不断散布病毒起源阴谋论的恶果;贩卖人口、强迫劳动问题一再发酵,美国却心安理得地当着世界上唯一未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也拒绝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美国将人权问题武器化不得人心。国内人权纪录劣迹斑斑,美国却自诩为“人权卫士”,洋洋自得地站在道德高地,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人权状况横加指责和干涉,特别是美国在加大对中国的战略围堵后,炒作人权话题成了美国打压中国的惯用伎俩。不仅香港、新疆、西藏常被美国政客挂在嘴上,就连中国为控制疫情而采取的社交管控措施,也被美国指责为“侵犯人权”。
 
  而当自身或盟友遭受人权问题指控时,美国却迅速变脸,轻则反诬对方“虚伪自私”进而退群,重则扬言制裁,霸权嘴脸令人侧目。比如,3年前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正是因为不满后者“长期以来对以色列的偏见”;同一年,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启动调查“美国人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行”,美国政府立刻威胁对相关法官和检察官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冻结资产等。
 
  美国一系列荒腔走板的行径正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反感和抵制。2020年6月30日,面对西方国家对香港国安法的无理指责,古巴等53个国家在人权理事会作共同发言,支持香港国安法,认为这一举措有利于“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有利于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今年6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美国怂恿加拿大挑头“调查”新疆,大搞“反华联合声明”,中方与之激烈交锋,并获90多国声援支持;今年9月24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8届会议上,巴基斯坦等65个国家表态支持中国,强调香港、新疆、西藏事务是中国内政,外界不应干涉,支持中国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一国两制”。
 
  本次美国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后,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也在提醒拜登政府,“尽管当选为人权理事会成员,美国的人权记录仍然存在很大问题,尤其是因为该国尚未批准或完全执行重要的国际人权条约,并且未能执行区域和全球人权机构提出的建议”。日内瓦世界人权组织智囊团执行董事马克·里蒙也表示,美国对中国的攻击和中国的报复正在“吸走人权理事会所有其他重要工作的氧气”“很多国家已经受够了,因为他们不想看到多边体系被这些地缘政治大国博弈所挟持”。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舆论,皆对美国无视本国人权现状,却利用国际人权机构打压他国啧有烦言。低得票数既是警告也是鞭策,希望美国政府能以此次回归为契机反躬自省,推动国内人权事业健康发展,并为国际人权工作贡献力量。否则,回归人权理事会不仅不会成为美国重塑影响力的开始,还会成为美国“人权灯塔”崩塌的序幕。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劣迹斑斑的“人权教师爷”没有资格对着新疆指手画脚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