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资料 > 高层论坛 > 2011年—2015年 >
中国的民主制度及发展启示

2014-11-28 10:18:44   来源:人权杂志   作者:董云虎
  很高兴有机会参加第四届巴厘民主论坛。在世界聚焦亚洲、普遍看好亚洲发展前景的今天,各国政要和专家齐聚美丽的“花之岛”巴厘,总结交流发展民主的经验和看法,共同探讨促进各自国家的民主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首先,我对印尼政府的热情邀请和周到安排表示衷心感谢,对论坛的成功举行表示热烈的祝贺!

  民主是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成果和现代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追求,也是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发展的重要目标。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为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专制主义的压迫,争取民族解放和人民民主进行了100多年百折不挠的斗争。1949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权利。新中国成立后,对于在中国这样一个比较贫穷落后的东方大国如何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中国政府和人民进行了艰难曲折的探索。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和人民坚持从中国实际出发,在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坚定不移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不断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积极推进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民主化,扩大公民的有序政治参与,成功地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为中国的和平崛起注入了蓬勃生机和旺盛活力。

  中国的民主政治既坚持了民主的普遍价值和基本原则,又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

  一、中国的民主是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民主。人民当家作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议会民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人民代表大会行使立法权、监督权、人事任免权、重大事项决定权;行政机关负责执行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法律、决议、决定,法院、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分别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县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分别由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各级人大代表来自各民族、各行业、各阶层、各党派,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实践证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

  二、中国的民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民主。在中国,除中国共产党外,还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八个政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与其他八个政党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长期实践中确立和发展起来的一项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它既不同于两党或多党竞争制,也有别于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其显著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中国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八个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中国共产党在国家的政治原则、政治方向和重大方针政策上发挥领导作用。各民主党派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和国家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执行,并通过多渠道、多形式对执政党和政府的工作实行民主监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人民民主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不同于西方的对抗性、竞争性民主,是合作性、协商性民主。它能比较好地实现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界人士的广泛的政治参与,促进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避免一党执政缺乏监督的弊端,又可避免多党纷争、互相倾轧造成的政治混乱和社会动荡。

  三、中国的民主是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的民主。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除了汉族之外,还有55个少数民族。为保障各民族平等权利和少数民族的特殊权益,国家在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由各少数民族聚居地方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目前,中国建立了155个民族自治地方,其中包括5个自治区、30个自治州、120个自治县(旗),此外还建立了1173个民族乡。根据法律规定,各少数民族不仅享有平等参与管理国家的权利,而且享有自主管理本民族、本地区事务的自治权利。民族自治地方有权依照当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依法对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作出变通规定,有权自主安排、管理和发展本地方经济、社会、文化事业。民族自治地方政府首长均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担任。国家在政策、资金、人才等多方面给予特殊帮助,加快各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保障各民族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实践证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实现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重要制度保证。

  四、中国的民主是基层群众实行广泛自治的民主。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人民群众直接行使民主权利、实现当家作主的最有效、最广泛的途径。目前,中国已经建立了以农村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和企业职工代表大会为主要内容的基层民主自治体系。广大人民在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依法直接行使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权利,对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实行民主自治,是中国民主政治发展的伟大创举。特别是在拥有8亿多人口的农村成功实行村民自治,极大地激发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创造性和责任感,已成为当代中国最直接、最广泛的民主实践。

  五、中国的民主是实行依法治国的民主。坚持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是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一个重要原则。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坚持依法治国的基本治国方略,积极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不断完善保障人民民主权利的法律制度,努力实现国家各项工作的法治化,推进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在民主与法治相结合的道路上开创了政治文明发展的新境界。目前,一个以宪法为统帅,由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多个层次法律规范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社会政治生活各个领域和立法、司法、执政、行政各个环节均实现了有法可依,人民民主制度有了可靠的法律保障。

  六、中国的民主是坚持以人为本、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民主。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民主政治的重要内容和目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将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贯穿于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建设各个领域,不断推动人权事业与现代化事业同步发展。特别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庄严载入国家宪法和中国共产党党章,在世界大国中率先颁布实施人权国家规划《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促进了人权事业的全面发展。目前,中国正在制定第二份为期四年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30多年来,中国贫困人口减少了2亿多,人民总体生活水平实现了从贫困到温饱和从温饱到小康的两次历史性跨越,国民平均预期寿命达到73岁,全国人民普遍过上了有尊严的生活,获得了广阔的自由发展空间。

  中国从自身民主政治建设的实践中,得到以下启示:

  一是发展民主必须牢牢抓住并始终坚持民主的实质。民主的定义可以有很多种,我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是,政府要遵循人民的意志,按绝大多数人的意旨和要求办事。这是民主的实质,也是判断和检验一种政治制度是否民主的试金石。如果一个政府违背大多数人的利益和要求,按少数人意愿办事,那么,即使“民主”的形式搞得眼花瞭乱,仍然不是真正的民主。中国民主建设的最大特点和优势,就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始终致力于实现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要求。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中国人民的最大愿望是实现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人民民主,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了这一愿望和要求,赢得了人民的拥护。新中国建立后,中国人民的最大愿望和要求是摆脱贫穷落后,实现民富国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领导人民在实践中不断探索,成功地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实现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民生活大幅改善、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使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正在一步一步地变为现实,因而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拥护。2008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一项关于各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的调查显示,中国分别有86%和82%的人对自己国家的发展方向和经济状况感到满意,在受调查的24个国家中高居榜首。

  二是发展民主必须立足本国国情,寻求适合本国需要的政治发展模式。历史和现实情况表明,民主的发展受到各国历史、社会、经济、文化等条件的制约,各国由于历史背景、文化传统、发展水平的不同,实现民主的模式也往往不尽相同。世界上并不存在普遍适用的民主模式,各国只有从本国的历史和现实出发,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发展模式,才有旺盛的生命力。不顾客观实际,照搬别国民主模式的做法,是十分有害的。中国的民主模式之所以有效,就是因为它既充分借鉴了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又植根于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传统文化和制度文明的沃土,是中国人民在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而进行的伟大实践中根据中国国情创造出来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口多、人均资源不足、经济文化落后、社会发展不平衡等基本国情,长期面临着用几十年走完发达国家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现代化发展历程的艰巨任务,需要有强有力的政府来有计划地推进现代化建设,需要创造安定团结的发展环境,也需要动员最广大人民群众发挥主动性、创造性。正是从这一实际出发,中国在实践中创造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适应当代中国发展需要和人民民主参与要求、体现中华传统文化崇尚和谐合作、主张“和而不同”基本精神的民主模式,为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三是发展民主必须坚持改革创新,循序渐进,有序发展。民主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历史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能脱离客观现实,超越或滞后于社会发展阶段。中国的实践表明,民主政治建设必须与不断变化着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相适应,与人民不断提高的政治参与积极性和水平相适应,必须以改革创新的精神不断研究新情况新问题,探索和创造实现民主的新机制新方式,按客观规律有领导、有步骤、有秩序地促进政治发展。当前,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与整个现代化建设一样正处于发展过程中,还面临许多问题与挑战,还需要通过进一步的改革创新来不断完善和发展。中国将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进一步健全制度,丰富形式,拓宽渠道,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不断完善和发展民主政治制度,为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长期以来,广大发展中国家为寻求适合自身的民主模式作出了巨大努力,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可喜的是,一些新兴国家从本国实际出发,积极借鉴发达国家的有益经验,在推进现代化发展的过程中,努力探索具有自己特点的民主发展道路和模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国际社会在倡导民主时,应当考虑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两者的经验和贡献,特别是应当充分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他们为发展民主所进行的探索、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及其所积累的宝贵经验,应当更多地倾听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声音。由少数发达国家垄断民主话语权、解释权的状况是不符合民主精神的。巴厘民主论坛为我们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发展阶段的国家就民主问题开展对话和讨论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平台,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人类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互联网的发展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社会,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改变了信息传播方式和政府管理方式,既为各国人民实现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开辟了广阔的天地,也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政治发展都提出了严峻挑战。信息化时代呼唤民主概念和制度的创新,呼唤各国加强合作、共谋政治发展。中国愿与世界各国加强交流和合作,互相学习,相互借鉴,取长补短,携手并进,共同为探索和推动信息化时代民主政治的新发展,为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作出不懈的努力。

  (此文系时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董云虎2011年12月8日在第四届巴厘民主论坛上的发言)

上一篇:《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目标任务全面如期完成
下一篇:中国的文化变革与人权事业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