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网首页  | 论坛介绍  | 会议议程  | 领导致辞  | 论文发言摘要  | 与会代表  | 相关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  | 人权白皮书  | 相关链接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第三届北京人权论坛 > 论文发言摘要
迭戈·加西亚-萨扬:泛美人权体系
 
 

 

  泛美人权体系

  泛美人权法庭庭长,秘鲁前司法部长、前外交部长 迭戈·加西亚-萨扬

  本文力图对泛美人权的保护和促进体系,包括它的前身,产生和演变的历史作一个回顾,并对泛美人权体系的保护程序、司法机构及相应机关单位的职能作一个描述。作为泛美人权法庭的庭长,我将会对该法庭的相关事宜做最详尽的阐述,包括其职责、有关人权保护、保障和解释的工作,以及案件提交法庭之前的手续。最后一部分将谈及人权法庭工作的影响力。

  人权国际体系建立的目的

  不论是全球性还是地区性体系都将保护和促进人权作为其建立的主要目的,同时提供手段来保护人们的尊严,并保障他们实际享有权利。泛美人权保护和促进体系的出现满足了人权认可及保护的国际诉讼与地区对接的需要。正如人们所知,在初步阶段发布了一个尚未成为公约的声明:《1948年美洲及全球人权声明》。随后,在欧洲和美洲出现了非常有活力的人权保护和促进的地区性体系。

  泛美人权体系在《美洲人权公约》(1969年通过)之前诞生,随着《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波哥大,1948年)的通过而正式开始运作。泛美人权委员会创立于1959年 ,主要致力于促进人权,但不具有处理个人申诉 的职能。1965年,泛美人权委员会的职能扩展到能够受理个人申诉,从而强化了它的保护职能。该委员会于1967年纳入美洲国家组织(OAS)常务机构中 。

  随着《美洲人权公约》 于1978年7月18日生效,泛美人权体系由于公约的内容开始负有相当范围的有关人权的责任。在《美洲人权公约》中也明确地列入了人权委员会的职能,并根据公约创立了泛美人权法庭。由于这个公约不是所有美洲国家组织(OAS)的成员国都参与制定的一个协定,所以签署该公约的国家须采纳公约里的条款,别的国家则只受《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约束。

  另外,不是所有接受公约的国家都必须承认泛美人权法庭的职权。国家接受公约并不意味着就自动认可人权法庭,该项认可需要明确地、以特别的方式进行。这样,泛美人权体系变成了一个二元性的体制,并存三种不同的管理制度,这三种制度涉及机构、保护程序、以及根据国家是否接受或者不接受某些地区性人权条约而出现的下列情况 :

  1.对于不接受《美洲人权公约》的国家,适用《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2.接受《美洲人权公约》的国家。

  3.接受《美洲人权公约》也承认泛美人权法庭的法律职权的国家。

  泛美人权体系不能替代国家权力

  有一个问题无论从形式上还是从本质上都需要明确,即泛美人权保护体系是辅助性质的 。这指的是,它只有在国家法律手段用尽后却对侵犯行为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也就是说,泛美人权保护体系是辅助性的。首先,是法庭发挥作用,总体上,是国家权力机关发挥作用,也就是说政府本身应当首先采取必要的纠正措施 。

  只有当国家内部司法权用尽的时候,才启动泛美人权法庭的起诉、检举、尤其是裁判的体系,也就是,辅助性的。根据比萨·埃斯卡朗特(Piza Escalante)教授的观点,法院的裁判权在以下三个方面表现为辅助性:1)人权的国际保护已经被建立,而且只有在国家内部法律不能保证的前提下才具有意义;2)侵犯人权的行为无法通过国内法律得到完全的纠正;3)公约也涉及到提交泛美人权委员会时可能出现的诉讼程序上的问题。总之,泛美司法体系是补充性的。 只有在国家政府的机构、组织和权力不能履行职责来保障公约所规定的人权时,才会启动。 公约和泛美人权法庭的法规规定:“有关内部资源可预见性的无作为的条款,允许国家在不得不面对国际诉讼之前,运用国家内部的法律来解决问题,国际诉讼在人权的国际职权范围内尤其有效,而在某一国家内部的事件中是起辅助和补充国内法律的作用” 。

  一个类似泛美人权法庭的国际法庭所具有的辅助性功能,突出了国家的主角和中心地位。在这些国家里,除了政治权力,无论是哪一个级别的法官每天都会和民众保持着日常联系。国家法庭是在保障人权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的机构,而这些权利是国际协约里已经规定下来的。一旦涉及到人权的国际标准和原则,国家的司法体系就会激活这些标准和原则并使它们合法化,从而使案件审理能够重新被评估。很明显,这些国家法官在国家保障人权的所有行动中负有中心责任,但这样的责任不应该让他们成为所谓的“法官政府”(取代国家政府权力)。

  泛美人权体系的内容和结构

  泛美人权体系首先参考了1948年《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然而,它的基本规范框架却是《美洲人权公约》。在这个人权公约里添加了有关经济、社会和文化 权利的议定书,以及有关废除死刑的议定书 。另外,也包括四个特殊主题的协定:预防酷刑和对实行酷刑的惩罚 ,人员的强制性消失 ,对女性施暴行为的预防 、惩罚和根除,消除对残障人士的歧视 。

  人权体系的保护机构是泛美人权委员会和泛美人权法庭。

  人权委员会是由美洲国家组织的全体大会选出的七位委员构成的,是一个促进和保护人权的机构,但是,它不具备司法性,而是半司法性的。它行使的权力是《美洲国家组织宪章》和《美洲人权公约》赋予的。它的职能可以说具有政治性和半司法性。

  它的政治性,表现在它可以借助比如谈判、国际压力、静默外交或者通过新闻公报或通报进行公共检举等政治手段和方法来履行职能 。它的半司法性,指的是它通过接受个人的申诉而处理侵犯人权的具体案件的能力;以及为可预见性的案件提请国家采取预防措施或在有需要时出庭人权法庭。

  泛美人权法庭是根据《美洲人权公约》(第二部分的第八章)于1979年建立的。它是泛美人权体系中一个司法自治的机构,它设立的目的是诠释和运用《美洲人权公约》里的条款。法庭由美洲国家组织的成员国选出的7个法官组成,这些成员国也是《美洲人权公约》的签署国。

  根据《美洲人权公约》的规定,人权法庭有两种职能:咨询性职能(针对有关人权的课题的阐释发表意见)和裁决性职能(通过判决有关国家的强制执行来解决具体的案件)。另外,它也有权力在“极其严重和紧急”的案件中采取预防性的措施,这样的案件指的是“有可能对一个或多个女性受害人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的情况 。这些措施可在接到申请后由法院下令执行 。

  咨询性职能,也就是针对深奥难懂的概念发表看法 ,根据公约的规定,论述阐释公约的某一条款或多条条款 ,并有可能接受美洲国家组织成员国中的任何一个、人权委员会或者美洲国家组织的其他机构的申请。另外也可咨询任何国家内部法律和协定之间的兼容性,或者国家内部法律和其他任何有关人权保护的协约之间的兼容性;或者根据认可人权法庭的裁决职能或委员会的某一国家的申请,在委员会已经核查过的某一具体案件中,对协定的具体应用进行阐释 。

  人权法庭的裁决性职能是很重要的职能。这项职能是预先得到公约签署国家的认可的 。包括处理有关违反公约条款或其他美洲有关人权的协约条款的案件,该公约和协约都赋予了人权法庭法律权限来监督协约签署国履行协约规定的义务和责任 。也就是说,法庭可以处理和分析某一特定诉状,确定所申诉的事件的真实性以及判定这些事件是否构成侵犯协定的事实,从而得出结论,裁定这个国家是否已经触犯或者没有触犯其国际责任。随后,判决相应的修复措施。

  有争议而需要裁定的案件有可能是来自个人的申请也有可能是来自国家的申请,但都需要在提交人权委员会之前用尽所有国内司法程序 。当然,鉴于不同的人(无论如何是合法的)、事(有法律可以适用的)、地点(对于伤害到某人的事件,假设国家负有责任)和行使职权的时间(从具有职能开始),存在一定的职能要求。

  在使用其他国际法律工具的时候,人权法庭趋向于以更严格的方式履行其咨询性职能。在帕尔梅拉斯对哥伦比亚的案件中,关于运用《国际人权法》,法庭指出,公约签署国允许法庭在履行其裁定职能的时候,只能采用《美洲人权公约》里的条款 ,但是国际法律或国际人权法律里的某些规定也可用来提供辅助性的帮助,或者根据其他的泛美协约赋予法庭的监督责任,监督公约签署国履行相应的责任 。在帕尼亚瓜莫拉雷等人对危地马拉的案件中,法院第一次指出,可以运用其他的人权协约,作为“一个可理解的国际法律”的一部分来确定《美洲人权公约》的内容和范围。

  关于使用不同于公约的其他有关人权的泛美法律手段,有三个协约赋予了人权委员会和泛美人权法庭监督公约签署成员国履行职责的权力:《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议定书》 ,《美洲被迫失踪人士公约》 以及《预防、惩戒和消除对妇女施暴的行为协约》 。根据公约(第62条),公约签署国认可法院的裁定职能而作出的特别声明,使法庭不仅可以了解侵犯公约的行为也可以了解赋予它权力的其他泛美法律工具。

  提交人权法庭的程序

  提交人权法庭的程序开始于人权委员会或某一成员国提出案件申请 。在法庭运行的31年当中,所有的案件都是由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请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在法庭面前因为侵犯人权的行为向另一个国家提出过起诉。起诉一旦发出,被称的受害人或其代理人就可以自主地向法庭提交一份书面的申请、相关材料和证据 。

  被投诉的国家可以以书面的形式对呈交法庭的案件表达自己的立场 ,提出初步的抗辩 。同样,委员会、被称的受害人或其代理人、以及提出申诉的国家,可以对初步抗辩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 。随后,法庭的庭长指定口头诉讼的日期,该诉讼有公众听证,双方在公众面前口述各自的辩护词 ,聆听和审查证人和鉴定员的陈词。最后,被称的受害人或其代理人、被起诉的国家,以及提出诉讼的国家提交最后的书面的辩护词,而委员会则提交书面的意见 。一个案件可以以放弃权利 、承认(错误) 、以及友好解决 ,或者以最终判决、不能上诉等方式结束 。

  如果提交法庭的案件,法庭最后判决存在侵犯泛美人权体系所保护的法律权利的行为,那么法庭会确定国家的国际责任,并且根据整体补救的原则,确定责任国所采取的补救措施需要达到的标准。原则上,责任国应该力图恢复当事人被侵犯的权利或自由,使情况回复到侵犯行为发生之前的状况,以及消除侵犯行为所造成的影响。

  然而,法庭规定,补救措施应该具有改造性能,也就是说补救不应该只是恢复而是纠正(补救的改造性焦点) 。如果没有可能完全恢复,法庭就会要求其他补救方式,比如,对受害人及其家人造成的财产损失(物质利益受损)、非遗传性伤害(精神)、肢体残疾以及精神障碍等进行赔偿,以及采取措施保障问题不再重复发生,比如修改国家的法律条款或者纠正国家法律实施中的问题。

  法庭判决和决议的履行情况的监督,是通过国家媒体的报道和委员会、受害人或受害人代理人的意见来进行监督的。法庭也可以要求额外的信息或鉴定报告来评估履行情况。

  泛美人权法庭的影响

  泛美人权法庭在它成立的三个十年里,给世界以及地区范围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都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对人权的保护起到了推动作用。

  在最近的五年中,泛美人权法庭解决的案件数目超过了法院之前解决的案件总和。同时,法庭在处理所有有关人权的跨国家案件时,已经优先重视人权保护中绝对基本原则的履行。这一原则,是法庭持续地要求所有公约签署国以及法庭自身在经过一个合理的时间期限后必须开始遵守的。法庭也缩短了处理案件的时间。目前,解决一个案件平均时间,从接到起诉要求到做出判决,已经从原来的38个月减少到17个月。

  法庭不仅仅显著提高了处理有争议案件的数量,这些案件都已宣判定性,同时在监督判决履行方面,也就是公约赋予法庭的监督履行的权力方面也有了相当的改善。2009年,有关监督判决履行决议数目增加了30%。这样的工作密度产生了积极的结果,也就是法庭没有司法滞留的案件。目前正在处理的案件中,最老的也是去年2009年的案件。

  法庭的实际工作具有以下特点:人权保护的保障者角色以及人权保护的先进观点。法庭决议的影响可以在下列不同的方面表现出来:提供寻求法律的途径、合理诉讼的保障、防止逍遥法外的情况、对受害人的全面补偿、保护弱势人口(少数民族、儿童、妇女以及被剥夺了自由的人员)的权利。所有这些都渐渐在相当广泛的一个领域里反映出来。

  法庭权限范围的演变,从它最早做的决议到最近做出的判决,表现出以下的特点:增强了受害人权利的保护,扩展了受害人的定义、增强了受害人寻求法律帮助的权利、国家相应的追究和惩罚责任人的职责,以及认可了受害人参与国内刑事审理程序和泛美人权法庭审理程序的可能性等。这些演变都对法律日益民主化产成了不可辩驳的积极作用。在对事件的补救方面,法庭也已经把非现金补救包括了进来,这样的补救超越了单纯的赔偿,使得案件审理过程朝向真正的尊重和保障人权方面发展。在下列问题上也大有作为:1)制度改革与立法改革;   2)诉讼的无效性和再次生效; 3)公共政策的运用 。

  泛美人权法庭的审讯和国内法庭

  今天,国际公法,包括国际人权法,都是高规格编撰的法典,而且拥有监督和保证贯彻执行的机构,在许多情况下,这些机构就是真正的法庭,有权力对国家做出判决。泛美人权法庭就是这样的一个机构。

  从这个角度看,美洲国家被迫以某种特定的方式组织起来创建一个地区法庭是很重要的,比如一个像泛美人权法庭这样的法庭,它拥有权力判决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强制履行没有履行的责任。另外,地区法庭也能够命令和纠正触犯国际法律的行为。

  许多像泛美人权法庭这样的保护机构所采用的法律标准和论据,在对国内现行律法的标准进行再诠释的过程中,逐步成为国内法庭判决的精髓部分,以及成为重要领域公共政策的组成部分,比如,印第安居民的权利、自然资源的使用等方面。

  法庭也逐步丰富和细致了其法律行为,从而产生了不断扩大的影响。表现在,法庭做出的判决在今天已经不会再被讨论和争议,而是被所有成员国家所尊重和服从。然而,最明显的却是,国内法庭审理案件的时候越来越多地参考法庭的司法标准。国际空间在今天对拉美最重要的法庭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启发司法逻辑。这样一来,泛美人权法庭的法律体系就得以在国家范围内成百甚至成千倍的复制,情况大大超出了法庭原来的设想。

  另一方面,地区法庭(泛美人权法庭)也从国家级的法律体系中获得营养,比如,从哥伦比亚国务院学习到有关补救决议方面的内容。不同国家(比如,阿根廷、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墨西哥以及秘鲁)的国内最高法庭或宪法法庭都声明有关《美洲人权公约》的诠释要根据泛美人权法庭的法律体系来决定,以至于最后决定,这一解释准则是国家权力机构必须尊重的准则。另外一些法庭也规定,泛美人权法庭的决议不需要国内的诉讼程序来认可,因为该法庭的决议具有自动生效的性质,不论这些决议是符合国家宪法的还是只有在国家宪法(比如巴西、哥斯达黎加)认可的法律条款较宽泛的解释下才符合的 。有的也规定,法院的判决所起的作用不仅仅在判决方面也在法律基础方面(秘鲁) ,从而使国内法律在制度上发生了更符合国际法律的改变,使各项法律的实际应用越来越有效 。

  泛美人权法庭的法律体系已经在诉讼和解决拉美地区人权保护的不同方面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在我们地区的一系列宪法会议和最高法院的法律行为中,不但越来越采用美洲人权法庭的决议,而且从法庭的法律体系标准中汲取营养来作出自己的司法决议。美洲人权法庭目前的这种活跃性,使得美洲国家拥有一套宝贵的基本标准来改善它们在保障、设计和组织人权方面的制度和法律能力。

  总之,泛美人权法庭的工作已经促进和推动了保障人权的国内诉讼程序,使法律手段更加民主化,在具体案件处理中,也不再是仅仅只是追求令受害人满意,而是为推动维护权利的基本改革,为消除侵犯人权的行为而斗争,为人类的逐渐进步而斗争。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