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 专题2019 > 第三只眼 > 正知见 >

美国宗教领域侵犯人权现象层出不穷

2022-07-11 10:47:36来源:光明日报作者:付随鑫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美国向来以宗教宽容自诩,并动辄以宗教自由为借口恶意攻击他国人权,粗暴干涉他国内政,破坏国际关系的正常发展。实际上,美国国内的宗教歧视十分常见,宗教暴力活动接连不断,教会丑闻层出不穷,宗教领域对人权的侵害连绵不绝,充分暴露了美国在宗教人权领域的虚伪和双重标准。美国根本没有资格制定评判宗教自由和人权的标准,更无权以此为借口对他国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政府患上“伊斯兰恐惧症”

  美国建立之初是一个以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为主体的国家,至今仍将该群体的文化作为美国国民身份的核心。这个群体为了保住自身的特权与地位,向来对外来宗教疑虑重重,千方百计地同化或排斥其他宗教。在美国历史上,天主教、摩门教等基督教派别曾长期深受新教的迫害。当今美国遭受宗教歧视最严重的群体包括穆斯林、无神论者和犹太教徒。

  美国社会中的“伊斯兰恐惧症”是结构性的。许多美国人刻意歪曲伊斯兰教义,攻击伊斯兰教徒,破坏其宗教活动。皮尤研究中心和美联社等机构的调查显示,只有42%的美国人对伊斯兰教有好感,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穆斯林的宗教主张是对他人的威胁,82%的美国人认为穆斯林在美国受到了歧视,63%的美国人表示穆斯林身份会损害他们在美国的发展机会。67.5%的穆斯林受访者经历过“伊斯兰恐惧症”带来的伤害,93.7%的穆斯林受访者表示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伊斯兰恐惧症”的影响。在全美范围内,穆斯林在向同样的雇主提交相同的工作申请后,得到的回应比基督徒少13%;在共和党主导的州里,穆斯林得到的回应只有基督徒的七分之一。美国对伊斯兰教的仇视还经常导致穆斯林被驱逐出境、吊销签证、在机场遭到刁难和审讯。

  对穆斯林的歧视和压迫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政府蓄意推动的结果。对伊斯兰教的仇视早已通过法律、政策、政治言论和其他形式深入美国政府和社会。“9·11”事件爆发后,穆斯林成为美国政府重点监控和排斥的对象。事件发生后不久,就有600名穆斯林被美国遣返。在2002年的一次驱逐中,有大约3000名据称来自有“安全威胁”国家的穆斯林被拘留。2003年,美国政府又要求来自25个伊斯兰国家的16岁以上的男性移民进行登记,最后登记人数是8.2万人,有1.3万人被驱逐。据2011年美国媒体报道,纽约警方在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下,一直对纽约、宾夕法尼亚和新泽西等州数十所高校的穆斯林学生组织成员实施监控。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中大力宣扬穆斯林的威胁,上任后不久就颁布臭名昭著的“禁穆令”,禁止7个伊斯兰国家的公民入境美国。在2017年美国发生的反穆斯林事件中,三分之一以上受到美国联邦政府机构的煽动,其中464起事件与“禁穆令”有关。

  仇视伊斯兰教成为美国政客煽动恐惧、谋取选票的工具。美国的右翼政客和保守派基督徒普遍认为伊斯兰教不是一种宗教,而是一种危险的政治意识形态,因此没有资格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调查显示,72%的共和党人将伊斯兰教与暴力活动联系在一起,68%的共和党人说伊斯兰教不是美国主流社会的一部分。特朗普在煽动对伊斯兰教的仇视中起了关键作用。他在2016年竞选中宣称伊斯兰教对美国怀有巨大的仇恨,并承诺将全面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特朗普政府可谓是患上“伊斯兰恐惧症”的政府,特朗普的高级顾问班农、弗林、米勒等人都极为敌视伊斯兰教。在2018年中期选举期间,反穆斯林情绪非常普遍,超过三分之一的候选人声称穆斯林天生暴力或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接近三分之一的候选人呼吁剥夺穆斯林的基本权利或宣称伊斯兰教不是宗教。

  针对美国穆斯林的暴力活动频繁发生。2015年,一个仇视伊斯兰教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北卡罗来纳大学谋杀了三名穆斯林大学生;2008年2月,田纳西州哥伦比亚市的伊斯兰中心被一个基督教极端分子用自制燃烧弹炸毁;2015年2月,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市的伊斯兰学院被人放火烧毁;2016年9月,一名男子放火烧掉一座清真寺。美国联邦调查局在2020年记录了110起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行为。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其在2021年共收到6720份暴力活动的投诉,涉及学校霸凌、人身攻击、仇恨犯罪或恐怖活动,这是该组织27年以来收到的最高投诉数量。

  歧视、攻击无神论者和犹太教徒

  在冷战时期,美国将无神论与苏联共产主义的威胁紧密联系在一起。近年来,不信教的美国人越来越多,接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没有宗教归属,4%的美国人自称是无神论者,但美国人仍然普遍把无神论与不道德或犯罪联系在一起。无神论者经常被美国法官拒绝给予儿童监护权,理由是他们缺乏抚养孩子所需的道德。美国军队中也存在对无神论者的制度化歧视。尽管美国最高法院禁止各州和联邦政府在录用人员时进行宗教测试,但仍有7个州的宪法包含宗教测试条件,禁止无神论者担任公职或出庭作证。在美国,不信仰任何宗教的人参与竞选极为困难,自称无神论者等同于政治自杀。在当前美国国会500多名议员中,仅有一名无宗教信仰的议员,没有任何议员自称是无神论者。

  针对犹太教的歧视在美国同样不断恶化。著名的汽车企业家亨利·福特曾在美国的反犹活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美国许多保守基督教徒坚信犹太人怀有颠覆美国的巨大阴谋,并认为犹太教因曾出卖耶稣而与基督教不相容。遭受歧视是许多美国犹太人生活的常态。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64%的美国人认为犹太人在美国面临歧视,20%的美国人认为身为犹太人损害其上升机会,90%的美国犹太人认为反犹太主义是美国的一个问题。

  犹太教徒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暴力犯罪活动的严重威胁。自1991年以来的每一年,美国犹太人都是宗教仇恨犯罪的最频繁受害者。在2020年,美国联邦调查局记录了683起针对犹太人的仇恨犯罪,占当年宗教仇恨犯罪总量的55%。相比之下,犹太人仅占美国总人口的2%。近年来针对犹太人的暴力活动接连不断。例如,2018年10月,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的“生命之树”犹太教堂遭到反犹分子的恐怖袭击,共造成11名犹太人死亡,包括几位二战大屠杀的幸存者。这是美国有史以来针对犹太人最大规模的袭击。2019年4月加州波威市的犹太教堂发生枪击事件,造成多人死伤。同年12月,一名反犹分子袭击了新泽西州的一家犹太杂货店,造成5人死亡。

  神职人员性虐待未成年人

  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天主教会存在大量侵犯未成年人人权的违法犯罪活动。1985年,一名天主教牧师承认犯有11项猥亵男童的罪行,美国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性虐待儿童的问题首次被公开。2002年,《波士顿环球报》揭露波士顿主教区70多名牧师对未成年人长达数十年的性虐待行为,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该主教区最终以8500万美元与552名受害者达成和解协议。2003年,天主教路易斯维尔主教区支付了2570万美元,以解决在240起诉讼中提出的儿童性虐待指控,这些诉讼涉及34名神职人员。2007年,天主教洛杉矶主教区为遭受221名神职人员性虐待的508名受害者支付了6.6亿美元,这是美国历史上天主教区为性虐待事件支付的最高赔偿纪录。在2004至2011年间,美国有8个天主教教区因性虐待案件宣布破产。2018年,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大陪审团发布了一份长达884页的报告,称在过去70年里该州至少有1000名儿童受到了300多名天主教牧师的性虐待,真实受害者人数估计高达数千名。2021年内布拉斯加州司法部报告,该州57名天主教会人员被指控实施性虐待,受害者包括236名男童和22名女童。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天主教会收到了17000多名性虐待受害者的投诉,已经向受害者支付了约40亿美元。最可悲的是,大多数实施性虐待的神职人员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美国天主教会一直竭力掩盖丑闻,将涉事人员转移到其他教区继续从事神职工作,并阻挠对涉事人员的调查。

  美国新教教会也存在对未成年人人权的大规模侵犯。南方浸信会是美国最大的新教教派。该教派以坚决捍卫传统家庭道德自居,但并未阻止其神职人员长期性虐待未成年人。2022年5月发布的首次针对新教教派的大规模调查报告就揭露了南方浸信会有380名神职人员在过去20年里对未成年人实施了性虐待,其中许多神职人员在丑闻被揭露时仍然在职。该教会领导层竭力掩盖性虐待丑闻、诋毁性虐待的受害者,抵制外界要求改革的呼声。他们还秘密保存有一个花名册,其中记录了700多名有性虐待行为的神职人员,但该教会并未主动对涉事人员进行处理以防止更多的性虐待事件发生。

  (作者:付随鑫,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五洲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