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施男女平等基本国策 谱写妇女发展新篇章
外媒:中国发布性别平等白皮书 肯定男女平等进步

2015-09-25   来源:   作者:

  外媒称,中国发表男女性别平等白皮书,肯定中国妇女与男性平等进步。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9月22日报道,中国妇女寿命2010年统计就达到77岁。据中国官方报道,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2日发表《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白皮书,称中国政府认真履行妇女领域国际公约和国际义务。如分别在2003和2012年提交《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履约报告,并接受联合国相关委员会的审议。

  白皮书肯定中国妇女和妇女组织参与国际事务越来越活跃。今年,中国女外交官约有1695人,占外交官总数的30.7%。中国有女大使12人、女总领事19人、女参赞132人。

  据白皮书报告,官方把妇女健康指标纳入国家国民经济社会发展总体和专项规划,并将妇幼保健作为国家基本公共服务的重点内容,中国妇女健康水平进一步提高,平均预期寿命延长,2010年达77.4岁,比2000年提高4.1岁。

  白皮书还说,中国妇女就业结构不断改善,2013年,中国女性就业人数为3.464亿,占就业总数的45%,而女性企业家约占企业家总数的四分之一。

  香港《成报》网站9月23日报道称,《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白皮书表示中国婚姻家庭中的性别平等状况明显改善。白皮书称,夫妻共同决策家庭事务成为趋势,越来越多的妇女能够平等分享家庭资源。全国女性就业人口占总数45%,有四分之一企业家是女性,而在网络领域创业者中,女性更占55%,妇女地位显著提高。

  根据资料显示,夫妇共同决策家庭事务成为趋势,七成以上的妇女参与家庭重大事务决策。愈来愈多的妇女能够平等分享家庭资源,男女共同分担家务的观念得到更多认同,两性家务劳动时间差距由10年前的150分钟缩短到74分钟。妇女同时享有与男性平等的政治权利,妇女参政比例进一步提高,在国家和社会事务的决策和管理中逐渐发挥愈来愈强的作用。

  香港《明报》网站9月23日报道称,今年是中国提出男女平等基本国策20周年,也是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举办20周年。《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称,国家建立提高妇女地位的机制,是充分利用政府资源,有效调动社会资源,推进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的重要保障。20年来,中国提高妇女地位的机制不断健全,作用日益突显。

  白皮书称,中国妇女参与国家公共事务管理的人数不断增加。中国制定和实施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划,保障妇女享有与男性平等的政治权利,妇女参政比例进一步提高,在国家和社会事务决策和管理中的作用增强。2013年中央机关及直属机构录用的公务员中女性比例为47.8%。近年来,地方新录用公务员中女性比例不断提高。

  在接受教育方面,白皮书资料显示,2014年,初中和高中在校生中女生比例分别为46.7%和50%。本科及硕士研究生的在校女生已超过男生,比例为52.1%和51.6%,博士研究生在校生的女生比例增至36.9%。

  此外, 倡导平等和谐的文明家风。20年来,婚姻家庭中的性别平等状况明显改善。最新一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显示,夫妻共同决策家庭事务成为趋势,70%以上的妇女参与家庭重大事务决策。

  选择自由并不等于女权

  文章指出,有些人开始说,女权主义的重点不是进一步推动男女在家庭和职场上的平等,而只是给女性在事业和全职母亲之间的选择权。对精心育儿和亲密育儿的强调为后一种选择提供了辩护。

  反女权主义者欢迎这种转变,声称这标志着多数美国人不想把性别平等推进得太远。女权主义者担心传统的性别角色和性别观念复苏,开始新一轮增强意识行动。《女性的错误》和《去上班》一类的书警告女性退出劳动大军可能付出的严酷代价。文化批评家质疑精心育儿和直升机式育儿(指过度关注孩子的教育方式)表现出的“完美疯狂”,并且指出,就像弗里丹评论的“家政”一样,育儿“不断扩展,用来填补所有时间”。

  有些女权主义者担心,把女权主义等同于女性有权选择退出职场,这破坏了该运动对实现性别平等与正义等更大目标的努力。加利福尼亚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生活—工作中心法中心主任琼·威廉斯说,如果把女权主义定义为给母亲待在家里的选择,那等于假设她们的伴侣有义务供养她们,从而否定了父亲的选择。政治理论家洛丽·毛尔绍指出,强调个人选择忽略了众多没有伴侣支持的女性。

  这些都是重要的观点。但是,对于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间进退不得的男人和女人来说却显得有些抽象。20多年来,工作的强度和时长在不断增加。但是,在采取有益于家庭的政策方面取得的进展却极其缓慢。

  性别革命遭遇政策之墙

  如今,推进性别平等的主要障碍不再是人们的态度和关系。结构性的障碍阻止人们践行平等的价值观,迫使男人和女人做出妥协,寻找借口,选择不能体现自身意愿的生活。性别革命不是停滞不前,而是撞到了一面墙。

  纽约大学社会学家凯瑟琳·格尔森2010年出版《未完成的革命:在性别、工作和家庭的新时代成年》。她采访的女性有80%、男性有70%说希望建立一种平等的关系,以分担赚钱养家和做家务这两种责任。但是,问到如果不可能实现怎么办时,他们描述了各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多数女性希望继续工作;而多数男性则说,如果不能实现平等的理想,他们希望伴侣担负育儿的主要责任,以便自己可以集中精力工作。

  现实情况通常就是这样。当家庭与工作发生冲突时,母亲远比父亲更可能缩短工作时间,甚至干脆辞职。但是,与20世纪60年代不同,这并非因为多数人认为这样做更好,而往往是政治经济体系落后于个人理想的合理反应。

  文章称,应当制定使人们能实践自己两性价值观的工作—生活政策。因此,不要再争论女性做出的艰难选择,而应帮助更多的男性和女性把这看作影响父母、孩子、伴侣、单身人士和老年人的人权问题。女权主义者无疑应当支持这项运动,但她们不应当控制这项运动。(来源: 参考消息网 作者:高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