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文化教育 >
文化民生改善 民族地区获精准帮扶

2015-01-16 10:54:29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

  近年来,各级政府和文化部门不断加大建设力度,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呈现出积极发展的良好态势。2014年,中央预算内投资19亿元,中央财政农村公共文化建设资金143.8亿元。基本实现县有图书馆、文化馆,乡有综合文化站、村有农家书屋。截至2014年底,2115个博物馆、347个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及43510个公共图书馆、美术馆、文化馆(站)实现免费开放;210个公共文化机构开展组建理事会、完善法人治理结构试点。尽管如此,受地区经济发展不均衡等因素影响,加之文化建设底子薄、欠账多,我国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仍相对滞后。为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1月14日,中办、国办公布《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

  基本文化权益“兜底”、“老少边穷”成精准扶贫对象、鼓励降低商演和电影票价、为群众提供对路子服务、让数字文化资源为智能社区“点睛”……作为关键性的制度设计,这份意见就像一张扎实的文化民生“施工图”:任务明确,标准具体,进度明晰。

  为何要改革公共文化服务

  改革首先是要改变政府在公共文化领域“缺位”、“越位”、“错位”的现象。由于一些地方政府认识不足,没有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和科学发展的考评体系,甚至没有纳入财政预算,导致公益性文化单位改革滞后,供给与需求脱节、活力不足、效率不高等问题相当普遍。同时,由于公共文化服务结构不合理,流动人口、贫困群体文化服务存在缺位。此外,由于社会力量参与动力不足,渠道不畅,公共文化服务政府、社会良性互动机制尚未形成。

  其次是改变公共文化服务基础薄弱的现状。2013年,我国文化事业费仅相当于教育的2%,卫生的6%,科技的10%。农村特别是城乡接合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公共文化设施建设还有空白点。城乡基层公共文化资源匮乏、缺乏整合的问题仍然突出。公共文化服务人才队伍不稳定,专业水平参差不齐。

  第三是改变重投入轻产出、重建设轻管理的现象。不少地方把投入的重点放在文化设施、文化场所等硬件建设上,而对配套设备购置及维护、资源建设、服务开展等缺乏应有的资金支持,一些设施处于“空壳”状态,难以正常运行。有的地方管理方式粗放,绩效评价体系不完善,财政资金的整体使用效益有待提高,绩效管理能力亟待加强。

  第四是改变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发展不平衡,促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实现区域平衡、城乡平衡和群体平衡的目标。2013年,东部地区文化事业费约占全国总量的43.6%,中部约占22.6%,西部约占28.7%;全国人均文化事业费38.99元,其中东部地区48.23元,中部地区23.58元,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0%。

  如何实现基本文化权益均等化

  作为意见附件的《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标准》,以表格的形式,一目了然:“为农村群众提供数字电影放映服务,其中每年国产新片(院线上映不超过两年)比例不少于1/3”、“县级以上设立公共体育场”、“为每个县配备用于图书借阅、文艺演出、电影放映等服务的流动文化车”……

  标准是政府划定的保障底线,重点是“兜”住百姓享受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的“底”。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巫志南梳理出标准的3个特点:一是“提低”,充分体现对现有公共文化基础薄弱、设施简陋、资源匮乏、投入不足地区的有效提升。二是动态平衡,坚持实事求是、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取各级政府经过努力能够做到的“中准线”,力求在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与各级政府公共财政支付能力之间持续保持动态平衡。三是“不降高”,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地区应略高于国家标准,向当地人民群众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或富有当地特色的公共文化服务。

  显然,“提高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命题的提出,就是因为目前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人群之间公共文化服务并不均等。但改善文化民生、提高贫困地区群众和特殊群体文化生活质量,又不能搞“一刀切”。

  由是,意见提出,要明确老少边穷地区服务和资源缺口,实行精准扶贫,并将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农民工、农村留守妇女儿童、生活困难群众作为重点对象。

  “关注这部分群体的文化需求,不仅仅是社会公平正义和文明进步的体现,也是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应有之义。”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助理兼政府研究所副所长杨永恒表示。

  “免费”是意见中引人注目的关键词: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公共博物馆(非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公共美术馆等公共文化设施免费开放。

  免费之外,还要“优惠”。标准特别规定“未成年人、老年人、现役军人、残疾人和低收入人群参观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实行门票减免,文化遗产日免费参观”。对基本公共文化服务项目之外的文化服务项目,意见鼓励以“优惠”价格提供,比如完善公益性演出补贴制度、支持艺术表演团体提供公益性演出,鼓励在商业性演出和电影放映中安排低价场次或门票,鼓励网络文化运营商开发更多低收费业务。

  意见提出,建立健全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机制。在标准中就提出要采取政府采购等方式,为农村乡镇每年送戏曲等文艺演出。

  “这一方面可以解决公共投入不足的问题,缓解公共服务领域的供需矛盾;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在公共文化服务领域引入竞争机制,引入私营部门的管理经验,提高效能。”杨永恒如是解读。

  此外,针对一些地方提供的书籍不对群众路子、播放的电影不合观众口味,内容选择上群众既唱不了主角、也当不了裁判等问题,此次意见也提出要建立群众文化需求反馈机制,开展“菜单式”、“订单式”服务。

  而对于在不少地方,不同程度地存在着的基层文化站“空气站、牌子站、无人站”的怪现象以及一些地方单纯追求GDP增长,对文化“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等问题,意见和标准也明确要求,每个乡镇综合文化站(中心)编制配备应不少于1至2名,规模较大的乡镇适当增加以及建立公共文化机构绩效考评制度,考评结果将作为确定预算、收入分配与责任人奖惩的重要依据。

  

上一篇: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
下一篇:《人民法治》杂志创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