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献资料 > 高层论坛 > 2011年—2015年 >
中国共产党一直为保障人权而奋斗

2014-11-28 10:09:09   来源:人权杂志   作者:叶小文
  中国共产党自建党以来一直为保障人权而奋斗,表现在她促进民主,凝聚中华民族,团结信教群众,切实保障人权。

  一、共产党为什么能促进民主

  每临大事有静气,每逢大庆思民主。纪念建党90周年,当然要谈民主。革命时代无数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所为者何?就是为了争得民主,或曰让人民当家作主。

  共产党最有资格谈民主。连当年司徒雷登在离开中国时也承认,“整个来讲,不论是对中国的民众(特别是农民),或者是对国内国外的观察家,共产党都能给他们这样一种印象:它是全心全意致力于人民事业的,它真正希望促进中国的民主事业,希望中国在世界各民族的大家庭中获得一个真正独立而强有力的地位。”

  共产党取得全国政权,强调的首先是民主。毛泽东说,我们如何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律?就得靠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共产党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强调的还是民主。邓小平说:“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要在经济上赶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政治上创造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实的民主。”

  我们的民主“更高”,是因为:我们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形成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这是民主的制度保障。我们不仅重视选举民主,建立和完善有关投票、选举制度,扩大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还创造了协商民主,中国有世界最大的协商民主的固定平台——各级人民政协组织,各党派、阶层、界别、民族、宗教的代表以及海内外华人代表,按照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要求,通过政协组织参与政治协商。选举民主加协商民主,是民主形式的创新。

  我们的民主“更切实”,是因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不仅是民主的问题,更是按什么样的道路和方式实现民主的问题。俄罗斯和东欧国家一度接受西方的民主模式,希望通过激进的改革,效仿西方。经过诸多曲折之后,那里的政治人物和民众都意识到,尽管民主政治值得追求,但如果民主不能同时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就会导致社会的不满和动乱,而政权也会处于低度合法性。那种导致社会动乱的“民主”最终害的是老百姓。前车之鉴,不可不察。中国共产党坚持把持续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和谐稳定的社会秩序、完备的法治建设与积极稳妥有序的民主建设紧密结合,为人民民主提供全面有力的法治保障和社会基础。

  我们的民主“更高、更切实”,还因为:民主建设与时俱进。当前,我国进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改革攻坚的关键时期,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党必须面对深刻变化的国际国内形势,面对改革发展稳定的繁重任务,面对各族人民过上更好生活的新期待,面对党员队伍和党的建设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四个“深刻”,四个“面对”,推进和加强党的先进性建设,包括积极推进党内民主建设,着力增强党的团结统一,以扩大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以增进党内和谐促进社会和谐。

  中国共产党90年的历史,是一个不断探索和推进民主建设的历史;90年的脚步,踏响的是中国民主进步的节拍。

  二、共产党为什么能凝聚中华民族

  近访澳大利亚、新加坡,遇著名侨领、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主席邱维廉。老人深情地说,共产党为什么能凝聚中华民族?我们远在海外的华人体会深切。近代中华民族有三个时期凝聚力特强。一是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一是抗日战争救亡图存,再就是现在的祖国统一民族复兴了。共产党是应势而生,顺势而上。天时地利,必有人和。

  海外有知己。共产党凝聚中华民族的真谛何在?我带着这个问题,一路向海外华人请教。请再听新加坡国立大学郑永年教授的一番见解。

  郑永年认为,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清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但中国摆脱不了一盘散沙、任人宰割的悲惨境地。孙中山先生痛感要使中国大众产生民族主义国家意识,建立国家是首要任务。只有作为一种组织的国家才能把民族主义制度化;只有民族主义制度化后,才会体现出其政治力量来。组织政党,发动革命,就成了孙中山建设中国民族国家、救亡图存谋振兴的有力武器。他主张“以党治国”,这并不是说“要党员都要做官,然后中国才可以治;是要本党的主义实行,全国人都遵守本党的主义,中国然后才可以治。”但当时“并无国可治,只可以说是以党建国。待国建好,再去治它。”

  为什么孙中山之后,国、共两党都要建国治国,国民党却最终败于共产党?因为国民党的主义和组织都不被中华民族所接受。郑永年认为,“简单地说,在社会基层,国民党所依靠的是地方精英,即地方绅士,而共产党则直接依靠农民,直接把中共的治国理念传达给了人民”,“走上了一条自下而上的民族主义建国道路。”他还引用美国学者弗兰兹·舒曼的话说,共产党“在重建一个伟大的国家,约束着她的人民,改善着人民的生活,打下了增长的基础。共产党中国犹如一栋由不同的砖石砌成的大楼,她被糅合在一起,站立着,而把她糅合在一起的就是意识形态和组织” 。

  当然,共产党也并非先知先明、不犯错误的神仙圣人。郑永年认为,“从清末改革运动到孙中山再到毛泽东,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一直处于持续的革命之中,探索的重点在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尽管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人最终建立了人民共和国,但对共和国应当是怎样的一个国家,一直处于艰难的探索之中,对很多问题的理解只能在实践中进行。”“如果不理解改革开放之前30年的历史,也很难甚至不能理解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前30年可以理解为‘试错’式的发展,从而为后30年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

  经过建党90年艰苦卓绝的奋斗和建国60年反复曲折的探索,中华民族终于走出了一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从苦难走向辉煌。沿着这条路,建设一个日益富强民主文明的中国——我们在这里凝聚,从这里复兴!

  天时,天行健自强不息;地利,地势坤厚德载物;人和,睡狮一旦醒来力量就要爆发,民族走向复兴力量就要凝聚。

  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中华民族正当此天时地利人和。应势而生,顺势而上,共产党必能凝聚中华民族。

  三、共产党为什么能团结信教群众

  共产党不信神,在指导思想上坚持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包括无神论),与一切唯心论(包括有神论)相对立。但不信神的共产党,为什么能把信教群众团结起来,把他们的意志和力量,与广大不信教群众凝聚在一起,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

  这是因为:共产党真诚、全面、正确地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讲真诚,能让别人、也让自己信服,能拿出真诚的措施促别人、也促自己落实。

  其一,这是党的基本观点所决定的。既然坚信物质第一、客观第一、存在第一,就必然坚信客观事物的发展和变化是由其内在规律所决定的,任何违反其内在规律的外部干预,任何对复杂问题的简单处理,都是不能奏效的。所谓客观除了自己的思想,其他都是客观,宗教的存在也是客观。宗教作为人类精神生活中的一种普遍、长期存在的现象,有其发生和发展的社会根源和认识根源,有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也将长期存在,其消亡可能比阶级和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我们既然是唯物主义者,就要承认、尊重这一客观存在和客观事实,立足长远、着眼当前,按规律去做宗教工作。

  其二,这是党的根本宗旨所要求的。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也就是为了多数人,团结多数人,依靠多数人。党的一切努力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权利,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人民群众对自己信仰的自由选择权利。人民群众(包括信教的群众)不仅是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者,其实践活动也是社会精神文明发展的源泉和动力。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与马克思主义群众观的一致性,就在于正确看待、对待信教群众,相信人民群众自己解放自己,千方百计把人民群众团结在党的周围,为自身的根本利益而奋斗。

  其三,这是引导宗教在我国社会中发挥积极作用所必需的。既然宗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长期存在,既然信教者为数甚众且都是我们必须争取、必须依靠的基本群众,当然就要引导宗教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释放消极作用。无神论者和宗教信仰者在政治上经济上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在思想信仰上的差异是次要的。坚持政治上团结合作,信仰上互相尊重,就能够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中的积极作用。

  其四,这也是与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相一致的。中国没有出现过政教合一的全国性政权,也没有发生过欧洲历史上那种宗教战争。中国又是一个讲求“和合”文化的国家,主张“以和为贵”,对各种文化兼容并包,包括看重若干宗教经典、教义,宗教道德、艺术中所积累着的人类生命繁衍的文化信息,所渗透着的历史积淀的体验和哲理,所孕育着的民族优秀文化因素,所镌刻着的人类精神文明发展的轨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符合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符合信教群众的要求,也为占人口大多数的不信教群众所接受。

  我国信教群众同不信教群众、信仰不同宗教群众团结和睦,宗教正在实践中发挥积极作用。在当今世界因“宗教发热”、“文明冲突”而困惑的时候,中国却是风景这边独好。这是当今中国在创造经济奇迹的同时,每天都在发生着的又一奇迹。

  四、共产党为什么能保障人权

  人所以为“人”就应享有人权。人所以为“本”就要保障人权。以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所宣称的“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是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为起点,世界上有三条各具特点的人权实现途径:一,形成于美国和法国大革命时期,激励个人意识高扬,鼓吹个性解放,重在保护公民自由免遭政府专横之害;二,形成于俄国革命、苏维埃政权时期,政府积极干预社会经济生活;三,形成于第三世界争取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富强时期,外争国权,内保人权。虽侧重不同,但反映一个逻辑:“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马克思语)。”

  共产党保障人权,不仅因其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更在于能自觉按照历史逻辑,立足中国国情,在争取民族解放和推进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进程中,选择正确的人权实现途径。

  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已推进了一场推翻三座大山压迫、争取人民当家做主的伟大人权运动。新中国建立后,人口多、底子薄,外部压力大,首当其冲是保障生存权、发展权等集体人权,但不等于可以忽视公民个人权利,更不应误把人权当作资产阶级的专利而加以否定。痛定思痛,教训深刻。那么,改革开放的30多年来,共产党是如何保障人权的?

  其一,在重申党的宗旨、明确执政理念中保障人权。经过拨乱反正,党强调实现人民的意志、愿望和利益是立党之本、执政之基。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共产党执政就是领导和支持人民掌握管理国家的权力,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从党的十五大开始,将“尊重和保障人权”确立为新世纪新阶段党和国家发展的重要目标。

  其二,在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中保障人权。“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中国的法律体系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对公民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社会权利、文化权利等人权作了具体规定,从法律和制度上切实保证公民享有广泛真实普遍的人权和基本自由。

  其三,在促进科学发展、建设和谐社会中保障人权。传统的人权保障要么拘泥于公民权利本位,要么强调政府管理至上。科学发展观要求超越这种非此即彼的思维定式,按照历史逻辑,立足中国国情,建立一条全新的、平衡的人权实现途径:既尊重人权普遍性原则,又从基本国情出发,切实把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放在保障人权的首要位置,在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基础上,依法保证全体社会成员平等参与、平等发展的权利;以自由为本、秩序为用,通过维护公共秩序来保障公民自由;以人为本,力促和谐,推动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逐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解放。

  随着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人权事业将不断进步。

  (作者为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第一副院长)

上一篇:西藏发展进步的光辉道路
下一篇:《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目标任务全面如期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