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交流 > 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 2011年—2015年 >
中国代表团在人权理事会第19次会议与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人权卫士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时的发言

2014-10-29 20:56:19   来源:   

中国代表团在人权理事会第19次会议与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人权卫士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时的发言

2012/03/05

 


 
  主席女士,  

  中国代表团注意到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Juan Mendez和人权卫士特别报告员玛格丽特•塞卡格亚向理事会提交的报告,并认真听取了两位报告员所做的发言。  

  作为《禁止酷刑公约》最早的签约国之一,中国政府坚决反对酷刑。中国已形成完备的司法体系,完善了对酷刑的预防、监督、惩处和赔偿等机制。中国已经顺利实施完成的《2009-2010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就包含有严厉打击酷刑的具体措施。当前,中国政府正不断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加强权力制衡和监督,进一步改善监管场所条件,以更好地防止和惩治酷刑。  

  中国代表团注意到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在报告中重点探讨了“调查委员会”问题。报告中提出调查委员会是指国家级的调查委员会和真相委员会,或国家人权机构所进行的调查;总体而言调查委员会的调查范围是临时性的并针对特殊的地区,我们认为这是合理的。发生在一个国家的酷刑问题应主要依赖该国内部的调查机构实施调查。同时,我们认为,成立调查委员会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消除酷刑。需要指出的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总体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不高,发达国家应在此领域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的经济上的援助和技术上的支持。  

  赛卡格亚女士的报告和发言重点谈及了一些特定维权者群体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问题。中国政府重视个人在促进和保护人权、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积极作用。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民观念的日益更新,有越来越多的个人活跃在扶贫、教育、司法、维权等各个领域,他们的活动得到政府的鼓励和支持。每年中国都对在推动人权和法治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士授予奖项。  

  对赛卡格亚女士的报告,中国代表团有两点看法:一、中国认为,促进和保护人权主要责任应由国家承担,任何组织或个人在维护本人或他人权利时,也应该遵守国家的法律,这是法治社会的基本要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也规定在自由行使权利时应受到法律规定的限制。二、联大1998年通过的《人权卫士宣言》并未对“人权卫士”做出明确的定义,判定“人权卫士”存在很大随意性,一些被某些国家认定的“人权卫士”往往是另一国家认定的恐怖分子或刑事罪犯。  

  谢谢主席女士。

上一篇:中国代表团在人权理事会19次会议议题2与人权高专对话时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代表团在人权理事会第19次会议与强迫失踪问题工作组、宗教信仰自由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时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