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00年以前 >
国际人权与国家主权

2014-10-27 15:30:06   来源:   作者:李林

国际人权与国家主权

李林

  在国际上,关于实施国家人权保护,对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干预,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第一种,绝对不干预主义,这种观点主张,人权属国内管辖事项,任何国家或国际组织不得干预别国的人权事务;但对于外来侵略可进行正当防卫,可以使用武力自卫。第二种,有限干预主义。这种观点主张,只有在人权受到极端侵害的情况下,如种族灭绝、大规模屠杀或奴隶制等,才能进行干预,实施国际人权保护。第三种,广泛干预主义。这种现点主张,只要发生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无需达到诸如灭种罪的程度,即可实施国际人权保护进行干预。

  笔者认为,人权国际保护是指,根据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权习惯法的义务性标准,由国际组织、区域性组织或主权国家对严重违反国际人权义务的行为,进行预防和惩治的活动。具体来讲,人权国际保护包括以下含意:

  第一,人权国际保护的法律依据是国际人权法或国际人权习惯法所规定的义务性标准。作为国际人权义务主体的主权国家,有义务和责任履行所承担的作为或不作为的国际人权义务;在该国家严重不履行这种义务时,可实施人权国际保护。如前所述,国家承担人权义务通常发生在:1.缔结双边或多边人权条约,承担条约义务;2.批准、参加国际人权公约等开放性国际人权规约,承担相应的规约义务;3.因参加国际或区域性组织,承认该组织保障、尊重、促进人权的章程,而承担作为该组织成员的成员义务;4.承担由国际人权的宣言、判例等国际人权习惯法确认的维护人权的义务。上述义务,是构成人权国际保护的前提要件。

  第二,违反国际人权义务的行为已达到了严重程度。一般认为,所谓“达到严重程度”,是指侵犯人权的行为:1.已经危及或可能危及国际或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或者.2.大规模地实施侵犯人权的行为,实际上构成了对全人类的威胁;或者,3.持续不断地实施侵犯人权的行为,而置国际道义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于不顾。中国学者多主张,对由于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种族灭绝、殖民主义、外国侵略、占领和统冶以及拒绝承认民族自决权和各国对其财富和自然资源享有充分主权所造成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以及对实行奴隶制、贩卖奴隶、国际恐怖主义、贩毒等,可以实施国际人权保护。但除此之外,对其他违反国际人权义务,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也应实施国际人权保护。

  第三,人权国际保护应由国际组织、区域性组织或相关的缔约国实施。即个人或非政府组织等非有合法授权,不得实施或参与实施这种行为。且人权国际保护要依法定权限.程序进行,行为必须合法。

  按照国际人权法的有关规定,人权国际保护不适用“纯属国内管辖”的事项,否则就是对一个主权国家内政的干涉。但纯属国内管辖的事项是一个不断发展、日益丰富的概念。随着国际交往的增多,国际合作的加强以及其他条件的变化,原属一国管辖的事项就可能“国际化”。国际联盟理事会的国际法院,1923年在对英法两国为了法国1921年在突尼斯及摩洛哥法属地区颁布法国国籍法令,要适用到英国国公民身上而引起纠纷的咨询意见中指出,“当前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当事国一方是否在法律上有权采取或不采取某种特别行为,而是一方所主张的管辖权是否纯属那个国家的问题……。某些事项是否纯属于一国国内管辖事项,这个问题本质上是相对的,完全要视国际关系发展的情况而定。”例如,关于奴隶制问题,在本世纪以前属国内管辖问题,但随着国际废奴运动的发展,“废止奴隶制终于成为国际上为各国接受的一项普遍原则”。

  国内管辖事项虽然是发展变化的,但这只是量的变化,并没有动摇不干涉内政作为一项重要的国际法原则的基础。不干涉内政是主权原则在国际法上的基本要求,而人权国际保护则是国际人权付诸实施的应有之义。国际法对尊重、促进和保障人权作了各种规定,同时也明确规定不干涉内政是国际法的重要原则。例如,《联合国宪章》“既规定了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也规定了要发展和保护人权。后者使联合国成员国的人权保护合法化”。由于两者都能从国际法中找到自己言行合法的依据,于是,极端的人权论者用人权条款证明其行为的无可非议性,而极端的主权论者则援引主权条款来论证主权绝对神圣不可干预的排他性。但是,当它们在极端的意义上确证自己排他的合法性时,国际人权与国家主权的冲突便在人权国际保护与不干涉内政之间尖锐地显现出来,人权之剑和主权之盾的较量开始走到了不可调和的两极。然而,真理同谬误往往只有一步之差。走上极端的人权与陷入极端的主权都可能是一种表现不同的迷误。把人权国际保护与不干涉内政对立起来,最终将会导致国际关系的恶化。

  国际人权与国家主权的相互依赖性和不可分割性,决定了对主权的侵犯,就是对人权的践踏;而对人权的侵犯,也必然是对主权的损害。

  在实践中,由于对人权标准认同上的差异,对侵犯人权之事实认定上的出入,以及在适用程序、行使权限等方面的误差,会使人权国际保护与不干涉内政原则之间发生冲突。对此如何解决?国际人权学者拉姆查兰( Ramcharan)主张可按四个原则来解决:其一,当为使人权免遭严重损害或为使人民免受巨大痛苦时,可以超越主权的限制来进行干预;其二,不干涉内政原则不得适用于阻止国际上和会对人权的合法保护;其三,在不干涉内政原则与人权国际保护原则不能两全时,应有限考虑后者;其四,国际社会负有采取措施维护人权、解除人民痛苦的义务。这种体现着“人权至上”论的观点,在欧洲人权公约或美洲人权公约的缔约国范围内或许有一定市场,但要把它普遍化,成为国际上处理人权国际保护与不干涉内政两者关系的普遍原则,则必然遭到多数国家的反对。

  片面强调“人权至上”或“主权至上”,都有失偏颇。在人权国际保护与不干涉内政发生冲突时,应依据人权国际标准,本着求同存异、互相尊重、加强合作的精神来处理,并坚决反对采取双重标准、选择性和实用主义的做法,更反对那种认为不干涉内政原则不适用于人权问题的主张。

  (《中国法学》,1993年第1期)

上一篇:国际人权活动的发展和存在争议的问题
下一篇:万鄂湘:论人权的国际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