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00年以前 >
对人权要作历史的具体的分析

2014-10-23 10:31:05   来源:   作者:吴大英 刘瀚
对人权要作历史的具体的分析

吴大英 刘瀚

  人权是作为反封建的口号而提出来的

  在欧洲漫长的中世纪,神权主义、禁欲主义,来世主义等等,驱使人们忍受非人的生活。封建君主的御用学者们宣传说,君权是神授的,法是按神的意志制定,并用来维护君主的至高无上的权力的。广大人民群众只有无穷的沉重的义务,没有作人的权利。

  从欧洲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的几百年中,产生了许多思想家。他们的共同点是大声疾呼要重视人的作用,要把人当作人。这一共同点,在文艺复兴运动中表现为人道主义。在启蒙运动中,从政治法律思想上加以概括和集中,便是人权的口号。所以,人权是作为神权和君主权的对立物而提出来的,它是划破中世纪黑暗的光芒中的一束。

  人权这一口号,在启发人们的思想,唤醒人们的革命意识上的作用,引起了资产阶级的重视。资产阶级国家的最初一批宪法性文件和宪法,都对人权加以肯定。

  从资产阶级国家的宪法性文件和宪法来看,对人权的规定,最先出现于1679年英国议会通过的《人身保护法》。该法规定,每一个逮捕令必须说明理由,对被捕者必须于短期内送交法庭,否则即须予以释放。该法9的主要目的,是反对斯图亚特王朝任意逮捕新兴资产阶级政党辉格党的党徒,甚至无限期地监禁其党徒。因此,该法的公布,维护了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1689年,英国议会通过《权利法案》,规定议员在议会中发表的言论,在议会外不受法院或其他机关的弹劾或质问,并规定要经常召开议会会议等。其用意是进一步限制王权,扩大资产阶级的权利。1776年美国的《独立宣言》则更进了一步,它提出:“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边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马克思把这个宣言称为“第一个人权宣言”。1787年的美国宪法修正案又规定了人身不可侵犯、出版自由、集会自由、信仰自由、契约自由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1789年法国的《人权宣言》提出:“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这些权利就是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人权宣言》还特别强调“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这个宣言宣告了法国封建特权阶级统治的告终和新兴资产阶级统治的开始。1791年的法国宪法,把《人权宣言》作为它的序言。1793年的法国宪法规定:“宪法保障全体法国人民的平等、自由、安全、财产、公债、信仰自由、普通教育、公共救助、无限的出版自由、请愿权、结成人民团体的权利并享有一切的人权。”此后,许多资产阶级国家的宪法,都有关于人权的规定。

  资产阶级提出的天赋人权学说,为当时的资产阶级革命提供了思想武器,为推翻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起过重大的作用,但它的核心,是资产阶级的财产所有权。在形式上,对一切人来说,财产是不可侵犯的权利。但是,无产阶级被剥夺得一无所有,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而资产阶级占有生产资料,把剥削和奴役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权利。因此,资产阶级提出的人权,在形式上虽然是普遍的,但实质上它所维护的是资产阶级的权益。资产阶级把人权说成是”天赋”的,掩盖了人权的阶级性。

  无产阶级也使用人权的口号

  
资产阶级所创造或作用过的思想武器,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也常常拿过来,加以改造,赋予新的内容和意义,继续予以使用,这是屡见不鲜的。人权便是其中之一。

  马克思主义者在民主革命运动中,并不是孤立地提出人权的要求,而是把这方面的斗争纳人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求得彻底解放的总的斗争中。马克思说过,无产阶级不要求享有任何一种特殊权利,因为它的痛苦不是特殊的无权,而是一般无权,它不能求助于历史权利,而只能求助于人权。但是,马克思并不局限于一般地提出人权的口号,而是主张无产阶级要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求得彻底的解放。显然,无产阶级对于人权的要求,比资产阶级要求的人权更彻底,也更完全。

  在帝国主义对我国疯狂地进行侵略,全民族的生存遭到严重的威胁,封建军阀残酷地蹂躏人民大众的局势下,我们党为了揭露他们的野蛮罪行,动员全国各阶层人民,结成最广泛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也提出过人权的口号。例如1923年,在著名的“二七”大罢工运动中,提出“争自由争人权”。1935年,在《“八一”宣言》中,提出了“为人权自由而战”的口号。所以,无产阶级并不一般地否定人权这一口号,而是在揭露资产阶级的人权口号的狭隘性和虚伪性的同时,肯定它在反封建的斗争中所起的历史进步作用,并加以批判地继承和发展。

  我们党所领导的革命根据地,历来对人权加以切实的保障。陕甘宁边区、晋冀鲁豫边区和晋察冀边区等政府的施政纲领和其他条例,都有保障人权的规定。例如,1942年2月,陕甘宁边区公布了《保障人权财权条例》,明文规定:“本条例以保障边区人民之人权财权不受非法之侵害为目的”。并分别规定了边区一切抗日人民的自由和民主权利,司法机关和公安机关必须依法定手续执行其职务,以及诉讼程序等等。这些施政纲领的公布和施行,对于切实保障革命根据地一切抗日人民的民主权利和人身权利不受非法的侵犯,结成广泛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起了积极的作用。

  自由、平等、追求幸福、反抗压迫和奴役等等,这是最初提出的人权的主要内容。那么,由谁和通过什么途径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谁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马克思主义才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马克思主义认为,要真正实现人类的自由和平等,首先要在无产阶级(经过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革命的方式,夺取政权,使广大劳动人民摆脱资本的压迫和剥削,把少数有产者享有的自由和平等,变成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所享有的自由和平等,解放生产力,进而高速度地发展生产力,极大地提高人们的政治思想觉悟,消灭阶级,消灭三大差别,解放全人类,彻底铲除一切形式的压迫和剥削的根源:从这个意义上讲,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是最关心人和最重视人的作用的,是最彻底的人权争取者和保障者。

  保障人权在当前仍有其必要性

  在阶级和阶级斗争仍然存在的历史时期,人权问题也必然存在。我们宪法不采用“人权”这个术语,而使用“公民的基本权利”这一科学概念。从内容和实质上看,我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不仅包括而且大大超出人权这个口号的要求。但是,宪法所规定的东西,不可能自然而然地实现,公民的基本权利还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侵犯。

  中国是一个封建制度统治了两千多年的国家,封建势力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里的各个方面影响很深。由于这种封建主义的残余,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侵犯人权的现象。1957年7月2日,董必武同志在首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所作的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中指出:“目前农村中较普遍存在的,是贪污、盗窃、打架、哄闹以及侵犯人权等现象。”

  在林彪、“四人帮”横行时,他们肆意破坏社会主义民主,疯狂践踏社会主义法制,实行封建法西斯专政,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对广大干部和群众进行迫害,限制人身自由,非刑拷打,草菅人命,制造了大量的冤案、假案和错案。在他们控制的一些单位和部门里,妄图使广大干部和群众成为逆来顺受的奴隶。他们推行封建法西斯专政,人民群众不仅失去了言论、出版、集会等等的自由,而且有的人还被他们残忍地剥夺了生存的权利。例如,革命烈士张志新,被“四人帮”的党羽以所谓“态度罪”判处死刑,临刑前,他们还灭绝人性地把她的气管割断,以防止她呼喊革命口号。这样令人发指的兽行,是对革命人民的人权的粗暴的践踏。

  还应该看到,人权问题在我们越来越多的国际交往中,也十分重要。自从194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以来,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在制定或修改宪法时,把拥护世界人权宣言,作为宪法的一个基本原则加以肯定,这对于开展对新老殖民主义和大小霸权主义的斗争是有一定意义的。1955年,由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出席万隆会议所签署的最后公报中说:“亚非会议宣布它完全支持联合国宪章中所提出的人权的基本原则,并且注意到作为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的世界人权宣言。”

  总之,对人权要作历史的具体的分析,不能笼统地予以否定。我们要采取一系列措施,同侵犯人权的现象进行坚决的斗争,切实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这对于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加强革命统一战线,充分调动一切直接的和间接的积极因素,加速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有着现实的意义。

  (《法学研究》,1979年第4期)

上一篇:二战后西方人权学说的演变
下一篇:白桂梅:论新一代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