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交流 > 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 2000年以前 >
中国代表团团长王学贤大使在九六年经社会实质性会议上关于人权问题的发言

2014-09-15 15:27:46   来源:   
中国代表团团长王学贤大使在九六年经社会实质性会议上关于人权问题的发言

(1996年7月23日)

 
  主席先生:

  第五十二届人权会是在去年联合国庆祝成立五十周年之后召开的第一届人权会。人权委员会将如何完成其在下一个五十年的使命,如何迎接二十一世纪的到来,成为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对此届人权会关注的焦点。

  总的来看,此届人权会在一些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首先,外国侵略和占领及在一些国家出现的新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排外主义对人权所造成的大规模和粗暴的侵权,受到了本届人权会的进一步关注。人权会有关决议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行径表示谴责,并要求国际社会采取措施根除这些现象。第二,关于发展权问题的决议多年来第一次在人权会协商一致得以通过,该协议要求各国进一步加强合作以便落实发展权,并决定设立一个政府间专家组,拟定实现发展权的具体和实际措施。第三,某些国家或国家集团在人权领域搞双重标准、将人权问题政治化的错误做法受到更加尖锐的批评。我们高兴地注意到,一些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加强合作、反对对抗的改革主张,在本届会议上得到广泛的响应。中国代表团对上述成果表示赞赏,并希望这些成果能得到本理事会的认可。

  主席先生,

  在肯定人权会所取得的成果的同时,中国代表团不得不对其存在的一些不正常现象表示遗憾,对人权会将以何种面貌进入下一个世纪感到忧虑。人权是一个整体,各类人权同等重要,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在此届人权会仍未得到与公民和政治权利同样的重视,审议时间不但没有得到充分保证,而且在人权会通过的一百一十四项决议和决定中,只有六七个决议专门涉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另一方面,某些国家仍抱着“冷战”思维不放,俨然以“人权法官”自居,视别国为自己的属地,在人权会上可以一口气点出六十多个国家的名字,并提出了关于许多发展中国家人权情况的提案,对别国横加指责,而对本国或本集团国家内侵犯人权的情况视而不见,缄口不言。它们这种实行双重标准,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制造政治对抗的做法严重阻碍了人权会的正常工作,损害了国际人权领域的合作。它们在人权会上第六次提出的反华提案就是这种做法的典型表现。这项提案受到大多数国家的反对,并再次遭到可耻的失败也是其必然的结果。

  主席先生,

  在我们即将进入下一个世纪之际,深刻反思当前人权会所面临的问题,对人权会的工作进行必要的改革并使其合理化,是当前摆在国际社会面前的一项严峻任务。中国代表团认为,为确保联合国在人权领域的工作在下一个五十年、在下一个世纪能够得以顺利开展,本理事会应从面向二十一世纪的角度全面审查联合国人权领域的工作,敦促人权会和其他联合国人权机构在以下几个方面作出努力:

  首先,应坚持《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开展人权领域的国际合作。世界各地区和各国的政治制度、发展水平、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各有不同,但都是世界文明的组成部分,共同在保护人权方面发挥着各自的优势和长处,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各国应平等相待,彼此尊重,以宽容的胸怀相互学习,取长补短,摒弃“冷战”思维方式和错误做法,少一点对抗,多一些合作,为促进国际人权领域工作的正常进行做出努力。

  第二,所有人权都是普遍、不可分割、相互依存和相互关联的,国际社会应同样重视、公平、平等地全面看待人权。这一点已得到《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的确认。当前,世界贫困人口已达15亿,其中绝大部分生活在发展中国家。今年是“消除贫困国际年”,联合国从明年起至2006年将开始实施“第一个联合国消除贫困十年”。联合国人权机构应积极参与这些活动,从对发展中国家有着重要和实际意义的问题着手,采取切实步骤,重视并促进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和发展权的实现。

  第三,尽管已采取了一些措施,但联合国人权机构机构重叠、职能不清、效率低下等问题仍很严重。此外,某一地区和国家集团在人权会过多地占有席位,违背区域平衡原则的问题也非常突出。对这些问题,应采取有效的措施,进行必要的改革,吸收更多的发展中国家进入人权会,使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工作合理化和民主化。

  主席先生,

  欧盟的代表在发言中对中国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人权状况信口雌黄,无端指责。我对这些陈词滥调表示厌恶和断然拒绝。他们年年这样做,说穿了,无非是想借所谓人权问题向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施加压力,破坏这些国家的团结和稳定,遏制这些国家的发展和壮大,以便使他们从中渔利。他们的作法,同历史上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颠覆和控制其他国家的作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很值得我们发展中国家深思和警惕。

  谢谢主席先生。

上一篇:中国代表团任义生在人权会发展权专家工作组上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代表团谢波华就非政府组织参加联合国所有领域工作问题决定草案的解释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