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jpg
  一场让农民上楼的行动,正在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进行。这些地方将农民的宅基地复垦,用增加的耕地换取城镇建设用地指标,其共同的政策依据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指出,和平时期大规模的村庄撤并运动“古今中外,史无前例”。

  “农民被上楼”其实是一些地方在“加速城市化”的雄心下,有意扭曲和肢解国家政策,剥夺了农民的生活选择权。包括新农村建设在内的一系列公共政策,本质上都是要使农民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但很多“农民被上楼”的做法实质是利用政策漏洞扩大土地财政,完全是对新农村建设的误读或违背。所以,农民上不上楼,一定要因地制宜,一定要充分尊重农民的选择。

 
事件:20余省市撤村圈地发土地财 失地农民“被上楼”
122.jpg
  拆村并居,无数村庄正从中国广袤的土地上消失。目前,全国二十多个省市正在进行一场让农民“上楼”的行动。各地目标相同:将农民的宅基地复垦,用增加的耕地,换取城镇建设用地指标。他们共同的政策依据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这项政策被地方政府利用、“曲解”,成为以地生财的新途径。有的地方突破指标范围,甚至无指标而“挂钩”,违背农民意愿,强拆民居拿走宅基地。演变为一场新的圈地运动。
 
 
个案一:山东诸城一刀切除1249个村 每年土地收益数亿
120.jpg
  今年6月,诸城市对外宣布,全市1249个行政村全部撤销,成立208个农村社区。每个社区以2公里为半径,涵盖5个村庄、约1500户,近万人。每个社区集中居住,由政府出资建设社区服务中心,同时还建幼儿园、老年活动室等。政府预计每年土地收益两三亿。
 
 
个案二:河北拆村圈地工程涉多重违规 农民丧失发展权
112.jpg
  河北农民正在经历一场家园变迁,要“被入住”新民居:集中住楼。河北正全省范围开展新民居建设工程,整理出新耕地置换城市建设用地。它依据了国土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但实施中多重突破此政策,尤其是扩大了挂钩范围。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曾强调:“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要严格限定在试点范围内”。河北通过“新民居工程,预计到2012年腾出50万亩建设用地。
 
 
观察:农民“被上楼”,不是真正“新农村”
121.jpg
  轰轰烈烈的拆村运动,让古老的乡村生态几乎毁于一旦,小集体的熟人社会被强制替换成大集体的陌生人社会,淳朴而深厚的千年传统在社区化的居民楼上不复存在。而在实际生活层面,“被上楼”了的农民依然是农民,但是农民式的生活方式却被彻底改变,各种生活成本骤增,耕田种地甚至需要坐车,农具无处堆放家禽无处饲养,蔬菜无处种植农作物无处保存,这难道就是地方政府想要的“新农村”吗?
 
 
分析:“农民被上楼” 背后有隐忧
114.jpg
  农民被要求“上楼”,似乎是一种新生活的开始,但问题也来了:农民的补偿是不是到位了?补偿的金额是否足以使他们住进楼房?在经济发达的地区,这些可能都不是问题。但是对于那些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言,地方财政收入不足以补偿农民的损失,那又该如何保障“被上楼”农民的权益?
 
 
评论:别拿“城市化”充当算计农民借口
118.jpg
  农民的宅基地是农民的合法财产。农民的土地属于农村集体所有,谁也无权干涉。对农民盖好的房屋实施集体性的拆迁,“让农民集中居住”,违反了农民对自己财产自主抉择的权利,也强行剥夺了农民居住的自我意愿。统一规划的楼房再尽善尽美,都不能替代农民自己的选择,遑论用极低的价格对地上建筑物进行补偿,而不补偿农民的宅基地。再冠冕堂皇的城市化理由和城乡统筹,都不应算计到农民的合法财产上。
 
 
追问:农民“被上楼”被指易滋生腐败 政策成为渔利工具?
117.jpg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一些地方政府并未按照承诺的以宅基地换房,而是根据房屋的建筑面积换房;还有一些地方建设者故意建设面积较大的房屋,农民不得不以商品房的价格购买多出的住房面积。对于“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执行中出现的种种不尽如人意的现象,王锡锌认为有制度的原因,也有操作的原因:“集体所有权的产权不太清楚。此外,制度上对能否在承包期间抵制各强行征收行为不明确,在地方土地财政利益驱动下,官员滥用职权来进行寻租,获取非法的收益。”
 
 
回应: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多地掀“灭村运动”违规严重
115.jpg
  消灭村庄背后的土地财政之手”和“山东诸城一刀切除村庄”的报道见报后,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中央出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意在加强乡镇建设,而一些地方擅自扩大增减挂钩试点,把建设指标置换到城市以地生财,这种现象非常严重。
 
 
建议:遏制“圈地运动”大跃进关键做好三方面工作
116.jpg
  农民“被上楼”,如何遏制新一波圈地运动,关键是三方面,一是严格遵守《土地管理法》关于农地征收的程序规定,完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管理办法》;二是尊重农民意愿,让作为土地主人的农民能依法保护自己的宅基地权益;三是建立责任追究机制。
 
相关链接
  • 背景资料:国土资源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管理办法》全文
  • 警惕“新农村”成农民新苦难
  • 农民“被上楼”了,也“被返贫”了
  • 农民“被上楼” 猴急的腾地运动充满诡异
  • 燕赵晚报:需给“增减挂钩”打“补丁”
  • 今日早报:城市化别让农民有被剥夺感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editor@humanrights.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