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为报道了上市公司内幕,遭到上市公司所在地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网上通缉,丽水市公安局调查核实后认定遂昌县公安局目前对仇子明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采取刑事拘留的决定不符合法定条件,责令遂昌县公安局立即撤销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并向其本人赔礼道歉。

  就在上个星期,其他记者也遭遇了类似“暴力事件”。7月28日,南京化工厂爆炸事件现场,江苏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徐光辉对着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镜头咆哮。此后,记者无奈中断了直播信号。7月30日下午16时,自称是霸王上海公司经理的一名男子带领另外三名男子来到了上海的《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找寻此前采写过该公司报道的记者。当该报记者与来访“经理”沟通时,遭到了对方的言语攻击和推搡。

  仇子明“通缉门”以及其他记者遭遇的“暴力事件”,凸现了记者权利的脆弱、舆论监督的困境以及新闻法治的缺位。要保护记者和新闻机构的合法权利,破除舆论监督困境,除了记者恪守独立的新闻操守以做好自我保护,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新闻法治的完善,从而落实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

 
新闻回放:记者报道上市公司内幕遭通缉
06.jpg
  有微博帖子指“经济观察报记者因报道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内幕遭全国通缉”。发帖者称,《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为报道了上市公司凯恩股份关联交易内幕,遭到凯恩股份所在地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网上通缉。目前,被通缉的记者四处求援,工作陷入停滞。对此,《经济观察报》副总编王胜忠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该帖文属实。目前,被通缉的记者四处求援,工作陷入停滞。
 
 
最新进展:通缉令撤销警方赔礼道歉
02.jpg
  丽水市公安局调查核实后认定遂昌县公安局目前对仇子明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采取刑事拘留的决定不符合法定条件,责令遂昌县公安局立即撤销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并向其本人赔礼道歉。遂昌县公安局于2010年7月29日上午10时,撤销了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此外,丽水市公安局将对该案件办理情况作进一步的调查,在查明情况后,严格依法、依纪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事件追踪:全国检查媒体报道权保护情况
12.jpg
  记者致电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其负责人表示:“对记者合法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利总署一向是支持的,坚决不容忍打击报复记者行为的发生。”据悉,新闻出版总署将深入贯彻执行去年出台的两个《办法》,今年下半年将就《办法》贯彻执行情况到各地进行专项检查,要求各地新闻出版行政部门加大对新闻媒体及其合法权益的保护。
 
 
类似案例:近期记者遭遇的其他“暴力事件”
07.jpg
  7月28日,南京化工厂爆炸事件现场,江苏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徐光辉对着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镜头咆哮。此后,记者无奈中断了直播信号。7月30日下午16时,自称是霸王上海公司经理的一名男子带领另外三名男子来到了上海的《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找寻此前采写过该公司报道的记者。当该报记者与来访“经理”沟通时,遭到了对方的言语攻击和推搡。该报社随后报了警。
 
 
追问一:“通缉记者”程序合法吗
01.jpg
  所谓的“程序合法”,是指相关的办案人员没违反内部办案程序,但不等于通缉记者是合法的。遂昌警方就抢先声明通缉记者“程序合法”,是偷换概念,拿内部办案程序当法律。这不是玩狡猾,而是背后有强大的公权后盾,有保卫官商利益的强大力量,法律自然被当成了打手。
 
 
追问二:“记者通缉令”就这样撤销了事吗
010.jpg
  仇子明是幸运的,他得到了全国媒体的关注,引起了上级公安机关的重视,所以有关部门才会这么快撤消拘留决定。然而,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件,当事人还有这么幸运吗?当地公安机关显然当以该事件为戒,发现漏洞,尽快出台制度规定,约束个别公安机关随意滥用认定嫌疑人的权力。
 
 
国内评论:遭到通缉的舆论监督
04.jpg
  米兰昆德拉说过:记者的权利就是提问。记者的这个权利背后,其实是现代社会所必须拥有的舆论监督的权利,这个权利并非是自上而下赋予的,而是由民众的最基本知情权所赋予的,这是天然合理、合法的权利。所以,这次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对记者所下的黑手,背后到底有没有其他原因不好说,但这并非是对于一个记者的通缉,而是对于舆论监督的一次通缉。
 
 
外媒综述:舆论直指保护记者监督权
08.jpg
  仇子明事件发生后不仅在国内引起巨大争议,国外媒体也纷纷予以跟踪报道,在对仇子明的勇气进行肯定的同时,对中国新闻事业及记者权益进行思考。《纽约时报》评价称,这一案件反映出了中国新闻事业的一个转型现象,也是一个公众意见力量强大的体现。英国《卫报》记者认为,记者有公共监督的权利,仇子明不该上“通缉名单”。
 
 
分析:保障记者合法权益需要不断重申常识
05.jpg
  保障新闻记者的合法权益,不仅仅关系到媒体的报道是否可以顺利进行,也不仅仅只是影响社会公众对公共事件的知情程度。更为重要的是,新闻记者,同时也是一个个普通的公民。他们所遭遇的,将会是身处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随时面临的现实权利窘境:包括在缺乏法律依据下的“被通缉”,包括面对傲慢权力时的“被呵斥”,甚至也包括哪怕只是巧合发生的安全隐忧。
 
 
建议:独立的新闻操守是最好的自我保护
11.jpg
  准确和全面的报道,出自新闻业的基本职业训练,更出自独立立场,出自不受权力、金钱和关系左右的新闻操守。同行们想必跟我一样注意到,人们珍视新闻自由,却常常并不尊重新闻工作者。这并不悖谬。言论固当自由,但时有掌握言论枢纽者不孚此任,收红包则缄口,不进供则以负面报道相挟,明知采访对象谎言如流却趋奉迎之只为这样更卖座,为求煽情视剪裁事实为无物。不一而足。
 
 
期待:尽快制定《新闻法》落实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
09.jpg
  尽管记者仇子明已被取消通缉,但该案却凸现了记者权利的脆弱和新闻法治的缺位。展江认为,要保护记者和新闻机构的合法权利,“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新闻法治的完善,应尽快制定并出台《新闻法》。 既有现成的国际经验可资参考,而且中国的立法经验和技术也已比较成熟,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新闻立法已是水到渠成了”。
 
相关链接
  • 新闻出版总署:支持记者合法舆论监督
  • 《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被通缉的36小时
  • 人民日报:被通缉记者的底气从何而来
  • 施压公安撤记者通缉令 外报:显公义力量
  • 南方日报:如此野蛮的“保护” 大可不必
  • 京华时报:请让记者有尊严地采访
  • 长江日报:从假记者村思考公共信息管理
  • 燕赵晚报:记者村背后是煤矿管理荒芜生态
  • 中青报:像关注央视女记者一样关注曾庆香
  • 为无畏女记者叫好,为“娴熟”阻挠担忧
  • 记者监督受制是对“创造条件”的亵渎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editor@humanrights.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