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论坛介绍  | 会议议程  | 领导致辞  | 论文发言摘要  | 与会代表  | 相关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  | 60华章中国人权  | 人权白皮书  | 相关链接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第二届北京人权论坛 > 论文发言摘要
黄如楷:从红十字人道救助的视角看:近年中国农村弱势群体人权的提升
 
 

 

从红十字人道救助的视角看:近年中国农村弱势群体人权的提升

澳门红十字会中央委员会主席,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黄如楷


  一、导言

  1. 研究动机与目的

  适逢11月第二届北京人权论坛召开,本人首次有幸被邀请与会并提交相关论文。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因西方出于遏制中国的战略需要,每年均籍人权为由对中国政府提出批评和指责。由此,引起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历年来组织了大批专家学者,已从各种角度与时俱进地对中国人权的概念与发展,做了全方位研究并有所创新。本人就澳门回归10年来,作为澳门红十字会一员,从参与内地贫困地区救助或灾区重建的角度来审视这个命题。

  2. 红十字运动与人权的内在联系

  起源于19世纪中叶的欧洲的红十字运动得益于绵延欧洲社会几百年的文艺复兴运动,以科学反对蒙昧,以人权抗衡神权,从14世纪到16世纪,启迪民众智慧,倡导对人的深切关注与同情,将人的自由、价值、尊严以及人的解放提到了首要地位,这是以“人道”为其宗旨的红十字运动产生的主要基石。在法理上,作为国际法的组成部分,国际人道法及国际人权法是互为补充的。尽管两者角度不同,但都致力于保护人的生命、健康和尊严。 因此,可以这么说:红十字运动自产生以来便与人权事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3.通过实践,从红十字运动的视角看中国人权

  随着1999年12月20日澳门的回归,澳门红十字会脱离葡萄牙红十字会,顺利地成为中国红十字会大家庭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新成员,澳门红十字会的顺利转会充分体现了“一国两制”的精神,本人作为当年澳门红十字会管理层成员也亲历了这段历史进程。

  回归后,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支持与协调下,旨在履行人道主义使命,传承红十字运动理念,澳门红十字会(以下简称澳门红会或红会)多年来通过动员澳门社会民间力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逐步积累经验和能力,逐年开展对内地发生各种自然灾害的地区以及贫困山区的弱势群体,进行各类人道紧急救助(赈灾)以及从事兼有扶贫性质的灾后重建工作,如近年来推动的“内地建校计划”、“博爱新村计划”、“氟砷麻健康新村计划”等项目。

  作为一个老红会人,近十年来,笔者有幸亲身组织和参与了每一场对内地灾害的救助工作,以数不清的次数频繁前往灾区实地探访及考察重建项目,这些经历使得本人对复杂的国情,如:现阶段我国较大的城乡差距和东西部发展差距有了感性的了解与体认。因而,就人权议题而言,本人经过亲身体验后认为,虽然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中央政府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的扶贫开发。经过20多年的艰苦努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也必须看到,中国幅员辽阔、内陆深广、人口众多,沿海与内地资源分布及经济布局不平衡的国情,目前仍有相当数量的贫困人口需要脱贫(贫困人口大部分分布在中西部地区)。因此,如何消除部分农业人口的贫困与饥饿问题,维护这部分弱势群体的生存权及发展权,仍是中国当前最基本的人权内容之一,所谓“国情不同人权要求自然存在差异”,因此,逻辑上的人权概念,应该是既有普遍性的一面,也有因国情差异和地区性差异而导致特殊性的一面,更不能简单以西方主流社会对人权发展的经验出发,机械认为具有先验性的西方人权观必然能“放诸四海而皆准”。

  二、从“红十字健康新村项目”案例看贫困地区的生存权与发展权

  1. 项目的实施背景

  贵州省西南部的安顺、毕节、六盘水、黔西南等地区,盛产一种含氟与砷的燃煤,当地人由于不懂卫生与环保知识,用这种高氟煤与高砷煤替代木材做燃料,在室内长期使用没有烟囱和炉盖的敞烧土灶进行取暖、做饭、烘烤食物。由于这种含氟或含砷煤在燃烧过程中排出大量的气态氟和砷,严重污染室内空气或室内存放、熏烤的食物,人通过呼吸道或消化道摄入过量的氟与砷,从而导致氟(砷)中毒流行。 氟中毒表现为以牙齿和骨骼损害为主的全身性慢性蓄积性中毒。从儿童到老人,均可受氟中毒的危害,如氟斑牙和氟骨症,如不及时消除病因,氟对人体的损害将越来越重,最终导致骨关节变形、活动受限,直至出现弯腰驼背甚至瘫痪,完全丧失劳动和生活自理能力。砷中毒常见症状为皮肤损伤,包括手和脚的角化症、躯体色素沉淀、皮肤溃烂、皮肤癌等。内脏器官中毒的临床表现也很 明显,包括肺部机能障碍、神经疾病、肾毒等。目前,贵州省已初步查明燃煤污染性地氟病流行乡镇620个,占全省1543个乡镇的40.18%。氟斑牙患者1000万人,成人氟骨症病人约64万人,受威胁人口约1900万人。  除上述的氟(砷)中毒外,还导致了当地麻风病的高发率,因此,一般上统称为“氟砷麻” 地方病。

  2.项目的目标与前期投入

  作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支援贵州省红十字会1166万元“氟砷麻”综合防治救助项目中一项重要项目,旨在争取早日改善病区群众生活环境,进一步提高群众健康意识,使因病致贫的家庭摆脱贫困,让更多“氟砷麻”病人早日恢复健康。其中,澳门红十字会与贵州省红十字会合作在病区展开“红十字健康新村”综合性项目,并与官方近年推动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政策需求有效的嫁接起来。一个项目点援助30万元,首批在该省4个市(州、地)8个县(市、区)实施,由澳门红十字会立项援助,该项目于2008年5月正式启动并开工建设,计划总投资500万元。目前完成投资300万元,包括8个“红十字健康新村”项目和2个“红十字博爱卫生院”项目,截至目前已完成投资60%,整个项目计划在2009年底结束。该项目包括:新建一个村级社区红十字服务站、一所村级红十字博爱卫生站;改(扩)建一所村级博爱小学(含配备一个红十字书库);援建一个红十字健身文化广场,配套实施道路硬化;资助贫困群众进行改炉、改灶、改水、改厕(根据实际开展)。

  “红十字健康新村”项目数据一览  (表一)

   项目实施地 受益户数 受益人口 年人均收入(元) 竣工日期
  1 黔西南州贞丰县珉谷镇岩鱼村 441 2277 1100 2008.12.27
  2 毕节地区毕节市鸭池镇哈啷村 798 3469 950 2009.1.31
  3 毕节地区织金县三塘镇干河村 527 2063 1766 2009.3.31
  4 毕节地区黔西县协和乡爱国村 461 1684 1660 2009.4.30
  5 安顺市普定县坪上乡哈呼村 276 1008 850 2009.5.28
  6 安顺市平霸县羊昌乡上安村 338 1478 1328 2008.12.10
  7 六盘水市水城县滥霸镇滴水岩村 459 1611 2980 2009.4.20
  8 六盘水六枝特区中寨乡移山村 447 2040 1150 2009.6.30

  资料来源:根据贵州省红十字会提交的项目竣工报告,自行整理。

  3. 项目的效益评估

  从项目的效益看,第一阶段8个“红十字健康新村”项目的顺利实施,直接为“氟砷麻”病区的3700多户共近16000人解决了如下问题:

  l 改善了当地村民的就医条件:每村一所卫生站,缓解了这8个村和周边的村民“看病远、看病难”的问题,实现了“小病不出村”的目标;

  l 推动了“农村公共空间”概念的孕育和发展:每村一个健康文化广场,可起到丰富农民的文化生活,传播和普及卫生健康知识的作用,此类增进人际交往的“农村公共空间”,从长远看更有利于当地农村社区的和谐运行;

  l 为当地提供了可持续的卫生条件及生活模式:作为项目的核心目标,资助贫困农户进行改炉改灶、改水改厕,配套实施道路硬化项目,解决了受援地农民生产生活、安全饮水用水及环境卫生问题。在观念及生活模式教育上,使受援农户均充分认识到防氟改灶及综合防治措施的目的和意义,营造了良好的地氟病防治氛围,增强了村民广泛参与的意识。

  4. 以小见大,从个案看农村弱势群体的首要人权问题是生存权与发展权

  由于贵州是一个欠发达、欠开发的省份,具有农村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的特点,因而选取有关个案作为人权案例研究具有指标性的意义。2008年末,贵州省人均纯收入1067元以下的农村贫困人口有554万人。当2009年国家把扶贫标准从1067元提高到1196元以后,该省农村贫困人口预计达到585万人 。从表一可以看到,8个健康新村项目实施地,除了六盘水市水城县滥霸镇滴水岩村外(该村具有紧邻公路,靠近六盘水市的区位优势),其余各村的人均纯收入全部低于全省农村居民的人均纯收入水平 ,如果按照新的贫困人口标准计算的话,其中的4个村更是绝对的贫困村。

   从红十字运动任务的角度看,防止并减轻人类疾苦、保护人的生命和健康、保护人类尊严,改善最易受损害群体的境遇,向上述“氟砷麻” 地方病区村民提供救助,旨在满足他们对食物、用水、卫生、居住条件和医疗服务需要的最低救助标准。这是保护弱势群体享有生存权及合理生活标准权的人道主义原则。 也是红十字运动社会救助的实践活动,这个救助分为物质改善及精神改善两大类,前者是指改善最易受损害群体的健康与生命不可或缺的物质给予。如,日光、空气、水、食品、房屋、衣被、药品……后者包括改善最易受损害群体的精神与心理,使之处于平稳和良好状态,如,上门探访、开会了解需求、传授谋生技能、灌输生产自救、共同参与等人权观念。

  如果按照马洛斯“人类需求五层次理论”(the theory of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所分层的那样:人类需求包括生存、安全、情感、社交及自我价值实现5个层次。那么,黔西南“氟砷麻”地方病区的村民生活目标尚限于最基本的第一层需求,即仅仅在追求生存而已。

  这便是现阶段中国中西部的现状,在这里,农村地区的基本人权,首先以生存权形式表现出来。以此案例看,贫穷和疾病使得上述地区的近1.6万名农村人口,至今仍以解决生存温饱问题为首要目标。在2006年国际人权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发表致词指出:“基本人权,也即享有体面生活标准、粮食和基本保健、受教育或体面工作的机会或是不受歧视的自由等权利,这正是世界最贫穷者最需要的。然而,他们却因身份地位低微而最难行使或捍卫这些‘普遍’权利。其结果是,在任何地方,只要有任何人在赤贫中维持生存,人权便受危害。” 从上述数据显示,仅贵州一省的贫困人口就有580多万,本文截取的个案仅占该省贫困人口的0.28% 。由此可见,在广大的中西部省份农村消除贫困与疾病,是弱势群体实现生存权、发展权的内在需求。而努力消除贫困,使所有人享有发展权,是提高人权的基本内容,已成为了当今中国社会的普遍共识。

  三、从“援建四川灾区农村居民住房重建”案例,看基层民主化理念的推动

  1. 项目的实施背景与具体做法

  去年十月至今年五月,澳门红会在四川安县塔水,绵竹广济,汶川映秀等地与当地红十字会及乡镇政府合作,实施5.12地震灾后村民住房援建项目。具体做法是,选择弱势度相对较高的农户,在国家及省市县建房补助的基础上,做进一步的帮扶。在项目实施前期,澳门红会组织专业管理人员,对澳门捐款者普遍关心的极重灾区,采取国际认可的方式,实地考察灾区情况。按灾民弱势度、重建客观许可、社会情况(官民关系,政府能力)以及可持续发展前景等多个要素,进行综合评估,商定援建模式和规模,签订协议书;由政府组织灾民,通过群众公示自觉自愿,商定设计户型和施工队伍。

  召开村民大会:在总结澳门红会在其它地区援建工作的经验教训基础上,精心组织全体受益村民召开大会。在公平、公开、公正原则下,把捐款人意愿直接告诉全体受益者,申明澳门红会理念和具体要求,征求村民意见,以便能跟据村民需求做出调整,避免可能出现的分歧,形成共识合力。宣传红十字人道主义精神,使援建项目能发挥更好的社会效益。

  会议通过会前张榜公告,与会者做好准备,登记核实身份;会中有关各方轮流发言,议题集中群众高度关注的土地使用、功能设计、材料、施工、监理和配套设施。在援建方式方面,有关方面当场作答,对异议做好记录。公布澳门红十字会和基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名单电话,为解答问题或举报违规,提供方便渠道;会后通过突击检查和群众举报相结合的方法,有效调动收益者共同参与工程质量管理。采取援建款后付原则,减少工程烂尾风险。付款公开透明,减少舞弊可能性。

  2. 项目的效益评估

  l 把人道主义精神,共同参与的红十字运动理念传播给每个受助灾民,使灾区受益农户充分理解和配合澳门红会的做法和理念,为项目今后的顺利实施奠定了良好基础。

  l 使灾区受益农户享有更多的知情权和话语权,民主参与重建工作的全过程,把民主自我管理提升至新的水平。

  l 把捐款者意愿直接告诉受益群众,一方面使捐款者意愿得到尊重,另一方面受益者能强烈感受澳门同胞无私大爱,感受人道主义博爱力量,在实践中这样做的效果反应极为强烈。

  l 一套相对完善和严谨的独立操作方式,议程民主,互动热烈,村民能畅所欲言,留下联络办法,明暗结合,真正听取群众意见,使公众特别是受益者参与对善款使用的监督,有效防止腐败的滋生。

  l 宣传公平公开公正社会理念,促进落后地区民主精神的广泛传播,唤起民众参与各种社会事务的意识。

  l 宣传生命价值,平均社会成员竞争起点,对弱势群体生存的强烈关注,直接提高重建地区人民对生命的珍惜,提高对教育的重视程度,普及住房建设基本知识,强调提高住房建设的安全和质量,所有这些都极大提升当地的人权水平。

  l 推动各级政府向全体村民做出承诺,发动群众通过参与、监督政府重建工程建设;通过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参与,当地群众监督水平和配合政府重建的积极性提高了一大步。

  l 通过正确引导,引进公平公开公正的项目操作程序,使部分基层行政官员改变了以往与村民的对立情绪,紧密了管理者与老百姓的关系。

  l 在实施博爱新村项目的同时,建设一批卫生站或颐康中心(集农村敬老、文化与卫生三合一功能),解决了农村灾区缺医少药和缺少文化活动的问题,为当地农村走向城镇化发展准备了条件。

  3.从个案看农村灾区的基层民主化问题

  在上述个案中,澳门红会除了在硬件上为农村灾区的弱势群体解决了住房、基础医疗及文化生活等生存与发展问题外,最有意义的莫过于通过每一场村民住房重建大会,尝试为项目村展示一个较为公平公正公开的程序性安排,让每个受益农户初步接触到人道理念和民主办事程序,并开始逐步认识到自己的权益,从而理性、有序地表达利益诉求、学习如何与他人合作、共同参与家园的重建过程。另一方面,在尊重村民的知情权与参与权等基本民主人权方面,透过公开透明的项目操作示范,也使基层行政人员感悟到,政务信息的公开和透明,并不必然为行政管理工作带来麻烦与困扰,只要秉持程序的公平正义,村民们是能够包容、理解并讲道理的。

  四、结语

  回归以来,澳门特区政府以及民间热心红十字运动人士所给予的大力支持和无私捐助,使澳门红十字会初步具备了有效推广红十字运动人道救援的能力与物资基础,在历年的国际与国内自然灾害救助领域扮演了积极的角色。据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回归至2008年10年期间,澳门红会用于国际赈灾的款项共计4,400多万元人民币,用于内地赈灾更达9,700多万元人民币,详见表二(不包含近1亿元人民币的四川汶川地震重建善款)。

  1999-2008年澳门红十字会内地赈灾项目类别统计表(表二)

  序号 项目 单位 数量 价值
      (人民币万元)
  1 民房 户 793 977.00
  2 小学 所 38 580.00
  3 改水工程 项 4 280.00
  4 救灾车辆 辆 19 204.00
  5 卫生院/站 所 34 2,733.21
  6 紧急救助 次 82 1,355.70
  7 助学 人次 371 17.58
  8 备灾中心 所 8 537.00
  9 历年物资捐赠   587.50
   合计   7,271.99

  资料来源:澳门红十字会(*注:有关数字,不含9000多万元人民币的四川汶川地震重建项目(因项目还在执行中)

  历年物资捐赠:指支持全国各省红会的备灾物资(主要为大批量的全新衣物)。

  近10年来,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协调下,澳门红会积极与基层政府合作,通过自身在澳门社会的优势募集了大量资金,广泛用于参与内地人道救助及扶贫工作,客观上弥补了内地部分乡镇基层政府专项建设和扶贫资金不足的困难。澳门红会还根据各地弱势群体(贫困人口)的实际情况,制定具体的救助和帮扶计划,在救助项目的实施过程中,把境外红会注重程序,讲求民主、效率等救助(扶贫)模式特点带给项目受援地基层红会和政府。同时,澳门红会在参与救助或扶贫的实践中,既积累了内地救灾和“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扶贫经验,也深刻理解到必须适应根据复杂的国情,按照各地的特点,充分尊重和依靠当地政府和受援群体,来制定切合当地实际的项目重建或帮扶计划,如此才能在促进弱势群体实现具体的发展权方面起到积极作用。比如,澳门红会早在03年起在内地30个省市自治区贫困地区开展的“内地建校计划”,实施至今已经援建了48所小学;另外,不含汶川地震的灾后援建项目,近年来澳门红会仅通过“博爱新村”计划就为内地农村弱势群体援建了超过2000所住房,对乡村贫困人口首要保障生存权和实现教育发展权起到一定的推进作用。

  从澳门红会回归十年间在内地从事人道主义救助活动体会到红十字会是一个具有超越政治、种族、宗教或意识形态的中立属性的国际性组织,按照红十字运动统一的原则,作为中国红十字会大家庭的一个成员,无论在全国的灾害救助还是人道扶贫中,均与香港红会及其他内地兄弟红会一道扮演着重要的积极角色,在“政府主导下,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开发”和“尊重捐款人意愿”的政策下,澳门红会近年在内地灾区或贫困山区开展的灾后重建项目和多项人道救助,都与当地政府开展的扶贫项目进行了较好的契合。诸如,在各地捐建的卫生站硬件与“新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进行整合后,客观上有利于红会捐建的这些基层医疗点可持续性发展。同时,新农合制度的实施也为确保农村弱势群体“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平等权利,提供了制度化的保证。

  最后,我们必须看到人权概念的内涵,在中国已呈现出一个不断演进的认识进步,不能简单认为中国人权仅有生存权和发展权。因为,自1991年中国发表《中国的人权状况》第一份白皮书,从政治上确立了人权的概念起,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就处于不断地发展和修正并逐步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近20年来,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就走过了先从以阶级人权观否定普遍人权观;继之经历以“公民基本权利”取代天赋人权时期;再而出现人权的普遍性与人权的特殊性之争,其重要标志就是1997年签署了联合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最后是个人人权和集体人权的优先认定,这四个历史阶段。

  今年4月,中国政府发布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这是中国官方第一次制定的以人权为主题的国家规划,旨在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这一宪法原则贯彻和体现到日常行政当中。这个面向未来的规划,与过去多次发表的人权白皮书相比,具有主动性与前瞻性,标志着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在兼顾国情的基础上,进一步主动地与国际人权观进行接轨,体现出中国政府当前的执政自信和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积极愿景。

  参考文献

  一、国际人权及人道文献

  [1]《联合国宪章》(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1945)。

  [2]《世界人权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1948)。

  [3]《欧洲人权与自由公约》 (European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Fundamental Freedoms)(1950)。

  [4]《非洲自由宪章》 (African Freedom Charter)(1955)。

  [5]《杜绝各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1969)。

  [6]《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1976)。

  [7]《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1976)。

  [8]《种族隔离政策之防制与惩戒国际公约》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Suppress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Apartheid)(1976)。

  [9]《儿童权利宣言》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Child)(1979)。

  [10]《杜绝各形式妇女歧视公约》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1979)。

  [11]《反对刑求及其它残酷、不人道、羞辱或惩罚公约》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1984)。

  [12]《国际人道法》(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IHL)

  二、国内外人权及人道网页

  [1]中国人权网:http://www.humanrights.cn/cn/index.htm

  [2]首届北京人权:

  http://www.humanrights.cn/cn/zt/tbbd/zt004/index.htm

  [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http://www.icrc.org

  [4]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联合会:http://www.ifrc.org

  [5]中国红十字会:http://www.redcross.org.cn

  [6]澳门红十字会:http://www.redcross.org.mo 

  [7]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http://www.hszyj.net/

  [8]联合国人权事务:http://www.un.org/chinese/hr/issue/tc.htm

  三、参考书目及相关研究


  [1]朱文奇:《国际人道法概论》,1997年,香港 上海,健宏出版社。

  [2]澳门红十字会:《国际人道法论集》,1999年,澳门,国际人道法推广活动中心出版。

  [3]于清亚:《红十字学研究》,1997年,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

  [4]World Bank: “From poor areas to poor people: China’s evolving poverty reduction agenda”, March, 2009.

  [5]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全文),北京. 2009年4月。

  [6]论文:“贵州省龙里县民主乡地方性氟中毒流行病学调查”载于《中国地方病学杂志》,第19卷第1期,第51-53页,2000年1月。

  [7]B. A. Reardon 著,(台)蒋兴仪等译:《人权教育:权利与责任的学习》,台北: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

  [8](加)约翰.汉弗莱著,庞森等译:《国际人权法》,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9月第一版。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