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论坛介绍  | 会议议程  | 领导致辞  | 论文发言摘要  | 与会代表  | 相关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  | 60华章中国人权  | 人权白皮书  | 相关链接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第二届北京人权论坛 > 论文发言摘要
胜雅律:在以人为本发展和人权保护问题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作用
 
 

 

在以人为本发展和人权保护问题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作用

瑞士比较法研究所教授,法学和哲学博士  胜雅律


  前序

  2006年3月15日,第60届联合国大会以170票赞成、4票反对、3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60/251项决议,决定设立人权理事会作为联合国大会附属机构,以取代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人权委员会。人权理事会是根据2005年9月联合国首脑会议的要求设立的。美国、以色列、马绍尔群岛和帕劳投了反对票,委内瑞拉、伊朗和白俄罗斯在表决中弃权。

  决议重申:

  “一方面必须铭记各国和各区域的特点以及不同的历史、文化和宗教背景的重要性, 而另一方面,所有国家不论其政治、经济和文化制度为何,都有义务促进和保护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

  此外,决议强调:

  “在审议人权问题时要确保普遍性、客观性和非选择性,并要消除双重标准和政治化”。

  决议规定,人权理事会应关心侵犯人权的情况,包括大规模公然侵犯,并应提出有关建议(决议第三款),也应该成为有关各种人权实质问题的专题对话论坛(决议第五款b)

  人权理事会的决议的概况

  新成立的人权理事会在以人为本发展和人权保护方面有哪些成就?

  我想观察人权理事会头两年的活动,就是说自2006年成立以来到2008年9月为止的成就。我仅集中地观察其决议。首先,我纵观其通过的所有决议。从2006年到2008年9月,按照我的算法,人权理事会一共通过了143个决议。其中,36个决议是国别决议,107个决议是关于人权方面的实质性问题的决议。

  从2006年到2008年9月通过的143个决议当中只有37个引起争论的,就是说这37个决议都必须获得人权理事会的多数票才能通过。至于21个决议,人权理事会的欧洲成员国投了反对票而南方的国家,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 投了赞成票。例子有:

  全球化及其对充分享受所有人权的影响(人权理事会决议第4/5,由中国代表与其想法一致的国家和南非共和国提出)

  反对诋毁宗教的行为,(人权理事会决议, 第4/9,由巴基斯坦代表伊斯兰会议组织提出)

  人权与单方面强制性措施(人权理事会决议第 6/7,由古巴代表不结盟运动提出)

  促进建立民主和公平的国际秩序(人权理事会决议第8/5, 由古巴提出)

  十次,欧洲国家弃权而南方的国家(其中包括中国),投了赞成票。例子有:

  加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理事会决议第 4/6.  由中国代表与其想法一致的国家和南非共和国提出)

  从夸夸其谈走向实现:关于采取具体行动消除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现象的全球呼吁(人权理事会决议第7/33,由埃及提出提案)

  有两次,欧洲国家占优势而中国弃权了,例如: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不容忍和歧视(人权理事会决议第 6/37,由葡萄牙提出提案)

  只有一次决议即一个国别决议,欧洲国家获得了多数票而中国投了反对票。三个有争论的决议是由欧洲国家和中国共同赞成的,例如:

  人权委员会根据大会1994年12月23日第49/214号决议第5段起草一份宣言的工作组(土著人民权利宣言草案) (人权理事会决议第 1/2,由秘鲁提出)

  总而言之,37个有争论的决议当中有34个决议是由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方诸国家获得多数票而通过的。其中三个决议,欧洲国家也赞成了。换句话说,37个有争论的决议当中31个决议是在欧洲国家反对的情况下通过的。而欧洲国家只有一次获得了多数票而中国投了反对票。两次,欧洲国家获得了多数票而中国弃权了。

  以人为本发展和人权保护问题在人权理事会决议当中的反映

  值得一提的是: 106个决议是在没举行投票程序的情况下通过的。这就是说,对于这106个决议,所有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的看法一样。2006年到2008年9月期间,在人权理事会所讨论的所有的人权问题当中,在75%的问题上,欧洲国家和南方国家(其中包括中国)的看法一致。涉及到以人为本发展问题的,所有的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都赞成的决议有:

  人权与赤贫(人权理事会决议第 2/2、7/27和8/11,由法国提出提案)

  人权与享有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人权理事会决议第6/27、第7/22,由德国和西班牙提出提案)

  适足生活水准权所含适足住房问题(人权理事会决第6/27,由德国提案的)

  人人有权享有最佳身心健康(人权理事会决第6/29,由巴西提出提案)

  将妇女的人权纳入整个联合国的工作(人权理事会决第6/30,由智利提出提案)

  很可惜,在西方国家中,譬如在德国和瑞士,谁也不告诉其人民,世界各国在人权问题上在相当大的范围内好像已经达到了“大同”局面。 人权问题上的这种部分性全球和谐境界,在西方好像是一种国家绝密。在西方,压倒性地占优势的看法是,在人权问题上,在西方和非西方国家(尤其中国)之间只有一种巨大的隔阂。这种看法显然不实事求是。我举一个例子:两个很重要的涉及到以人为本发展和保护人权问题的决议即有关发展权的决议和有关食物权的决议都是由所有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包括期欧洲成员国)一致赞成的。

  发展权 (人权理事会决第1/4,4/4 和9/3, 一次由马来西亚, 两次由古巴代表不结盟国家提出提案)

  食物权(人权理事会决第7/14,由古巴提出提案)

  虽然德国和瑞士政府都在人权理事会上对发展权和食物权持积极的支持的态度,但德国人民也好,瑞士人民也好,两国人民却都不知晓这个事实,谁也没有告诉他们这一事实。

  在两个有关的决议即在第4/4 和第9/3决议都强调“迫切需要使发展权成为每一个人的现实”。但是这种“迫切需要”作为一种人权需要,至少在我的祖国瑞士,是谁都不知道的。

  我举一个例子。瑞士苏黎世市与昆明市于1982年2月17日缔结友好城市关系。双方在经济、技术、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城市规划建设和管理等领域进行了富有成效的合作与交流。双方在城市供排水、城市规划及公共交通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不断发展。1987年,市长托马斯·瓦格纳先生率团访问昆明,双方达成合作共识,制定了《昆明城市供排水总体规划》协议,苏黎世方面提供了110万瑞郎,资助中方建成第6自来水厂和第1、2、3污水处理厂。苏黎世方面还无偿提供价值约为70万瑞郎的仪器设备,协助昆明市自来水公司建成中心化验室。1994年10月,双方签署加强城市供排水领域合作的协议,苏黎世供水局和排水局陆续派出专家和技术人员访问昆明并出资为该市培训技术人员。与此同时,在松花坝水源水质的保护、第5、6自来水厂的制水工艺、规划、监测维护城区供排水管网、建立污水处理化验中心、筹建国家级污水排放检测站等项目开展合作;1996年7月,苏黎世供水局专家实地查勘该市外流域“引水济昆”工程,撰写了《云龙水库项目报告书》;1999年,苏黎世专家实地考察掌鸠河引水工程,并就此撰写《掌鸠河引水工程项目报告书》。这些活动引起一些苏黎世市民的反对,因此要组织苏黎世市全民投票。反对苏黎世市给昆明提供这种援助的人们说,苏黎世市不应该供给这样的技术方面的帮助而应该把人权问题选为两个城市关系中的主要话题。投票之前举行了不少市民报告会,我也参加了几个这样的活动。一次报告和讨论会是在苏黎世美术馆举行的。我提出,苏黎世市帮助昆明在城市规划建设和管理方面,在公共交通方面以及在建设自来水厂和污水处理厂等方面本来就是把人权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因为这都是贯彻执行发展权这种人权。听到这种解释之后,当场的人民都鼓掌了。他们恍然大悟地扩大了眼光从而认识到人权的多样性。2000年11月,苏黎世市市民终于以64 %的赞成票肯定了苏黎世市和昆明的合作。也许,我所作的有关发展权的论述(苏黎世最重要的报纸《新苏黎世报》报道了我的发言) 成为了促进这种积极结局的一个重要因素。

  西方国家应该重视他们的承诺,将其国民生产总值的0.7%作为给发展中国家的官方援助。为了加强北方国家这方面的积极态度,我认为人权理事会应该更加清楚地说明发展权的内容和范围,并且为了避免滥用这种人权,它应该提出一些有效的措施,例如某些受到援助的国家的当局人员把援助资金放在自己的钱包里等腐败行为。发展援助应该有效地帮助有关国家的人民自立更生,应该时时刻刻想到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种箴言。发展援助的首要享受者不应该是一些中间的援助组织而应该是需要援助的人民。

  另一个西方国家中的话题是贸易和人权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好像贸易和人权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不过, 说明进行贸易本身就是一种人权活动是并不困难的。如果贸易帮助国家制定适当的国家发展政策,其目的是在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积极、自由和有意义地参与发展及公平分配其带来的利益的基础上,不断改善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的福利 (1986年发展权利宣言.第2条3款) 的话,贸易就是贯彻执行发展权的手段之一。在人权理事会赞成发展权的西方国家应因此发现关于贸易活动发展的潜在权利。当然,从贸易的角度看发展权不应是唯一的方面。

  我已经说了,在人权理事会赞成发展权的西方国家好像不愿意告诉其人民在国际人权领域当中就存在着这样的一种人权。西方国家的一些其他的人权理事会内部的表态也好像属于国家机密。

  一个例子是西方国家反对了两次有关“人权与国际团结”的决议。在人权理事会(2008年9月8日—24日)第9/2决议,人权理事会敦促国际社会就采取具体措施来促进和巩固对发展中国家的国际援助进行思考,推动并创造有利于全面实现所有人权的条件。

  另一个西方国家反对的由人权理事会通过的决议涉及到“增进人民享有和平权利 ”。2005年9月举行的《世界首脑会议成果》和联合国大会于2006年4月3日通过的第60/251决议都确认了“发展、和平与安全和人权是相互关联和相辅相成的。”

  世界各个国家平稳和健康的发展显然需要一种和平的环境。因此人民的和平权这种人权,按道理应该获得一切国家的支持。但是谁也想不到,西方国家对相关的决议投了反对票。在人权理事会的第八次会议(2008年6月2日—18日在日内瓦召开)上,有关人民和平权的决议获得了32个赞成票,13个反对票和2个弃权票。具体地说,成员国是这样投票的:

  赞成票:安哥拉、阿塞拜疆、加纳、玻利维亚、巴西、喀麦隆、中国、古巴、埃及、加蓬、危地马拉、印度尼西亚、约旦、马达加斯加、马来西亚、马里、毛里求斯、尼加拉瓜、巴基斯坦、秘鲁、菲律宾、俄罗斯、南非、斯里兰卡、赞比亚。

  反对票:日本、韩国、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瑞士、乌克兰、英格兰和北爱尔兰。

  弃权:印度、墨西哥。

  为什么欧洲国家投了反对票? 根据联合国的一个通知,在投票前,ANDREJ LOGAR(斯洛文尼亚) 作为欧盟国家的代言人是这样发言的:

  欧盟支持一些原则并且承认和平和享受人权之间的关系。可是欧盟认为,决议中提案的问题,应该在别的场合予以处理。决议案没有提到不和平状态便是对人权的不尊重。欧盟国家很感兴趣地注意到决议案提案要召集人民享有和平权利问题研讨会,目的是进一步澄清本项权利的内容和范围。 欧盟不能赞成决议案并且要求进行投票。欧盟将投反对票。

  我认为,欧盟发言人的论述说服力不太大。可能因为反对人民和平权决议的理由太过单薄,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个欧盟国家的政府,任何一个欧盟媒体告知其国民,“欧盟各国一致反对人民和平权”这种事实,以及对待这一人权问题所持消极态度的原因。因为他们反对该决议,同时也就反对了人权理事会在这一决议案中的以下主张:

  又强调人类社会富人与穷人之间存在的鸿沟,以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对全球繁荣、和平、安全与稳定构成重大威胁。

  结束语

  世界各国都坐着同一艘舟。如果北方国家和南方国家的生活水平差别太大的话,全世界的损害也就会很大,由此而产生的对北方国家的威胁并不比对南方国家的小。人权理事会的实质问题决议的重点之一是发展和保护人权。发展权这种人权在南方国家那里是一种很重要的人权,而北方国家的人民还不太意识到这种人权的存在。在人权理事会内部,就发展问题,南方国家和北方国家有不少共同点,但是也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有关人民的和平权。我认为北方国家不应该一直坚持一种相当狭窄的人权观 即围绕着某些个人人权的人权核心理论。倔强不动摇地坚持所谓的人权核心理论不如采取一种更平衡和开放的人权观,一直强调透明政治的西方国家应该告诉其人民他们在人权理事会的投票行为,以便他们了解到发展权和食物权就是西方官方公认的人权。北方国家的人权观应该扩大,而实际上,它已经扩大了,而这种扩大了的西方人权观应该对南方国家的发展和物质给予更多重视。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