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论坛介绍  | 会议议程  | 领导致辞  | 论文发言摘要  | 与会代表  | 相关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  | 60华章中国人权  | 人权白皮书  | 相关链接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第二届北京人权论坛 > 论文发言摘要
唐晓晴:澳门回归以来的发展与人权保障
 
 

 

以人为本——澳门回归以来的发展与人权保障

澳门大学法学院高级法律研究所主任、副教授,法律改革咨询委员 唐晓晴


  一、以人为本的观念

  延续着中世纪伟大诗人旦丁所散播的人文主义火种,在漫长的黑暗时期,饱受压抑的思想家以复兴古代文化为号召带领民众从专制主义与宗教束缚下重新发现人自身存在的价值 。这一运动使以人为本的观念变成西方社会的新道德标准。 此后,在启蒙思想家的引导下,先后产生了英国1689年的《权利法案》、美国1776年的《独立宣言》以及法国1789年的《人权宣言》,后两者更被视为近代人权观的标志。进入二十世纪,《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以及《联合国人权公约》的先后制定使人权保护与实践进入一个全球化与法制(国际法)化的时代。在联合国的带动下,区域性与专项性人权立法亦如雨后春笋。

  人权事业在经历了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政治与社会予盾后,逐渐从基本的生命、自由、平等等权利扩展到发展权、和平权、环境权等新领域。另一方面,随着国与国之间的沟通与了解的加深,国际社会亦开始认识到人权的内涵可以因社会与经济发展状况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 

  二、发展以人为本的法制基础——人权保障在澳门立法体系中的落实

  人权具有权利属性,其保障与实现首先取决于一套有效的法律制度建设。一如大部分法治国家与地区一样,澳门的法律秩序也是多方位、多层次地建立起人权保障的法制基础,特别是回归以来,随着基本法的生效,多部重要法典的制定,澳门的人权保障制度更趋稳固。在这个体系中,处于核心与指导地位的是《澳门基本法》。

  《澳门基本法》对人权的保障主要体现在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 。澳门基本法对人权的保护非常广泛,其中包括: 作为居民的权利(第二十四条);平等的权利(第二十五条);选举与被选举的权利(第二十六条);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第二十七条);个人自由与身体完整的权利(第二十八条);受刑法上的不溯及既往原则与无罪推定原则保护的权利(第二十九条);个人人格尊严不受侵犯以及个人的名誉权、私人生活和家庭生活的隐私权(第三十条);住宅和其它房屋不受侵犯的权利(第三十一条)。

  澳门居民的通讯自由和通讯秘密受法律保护。除因公共安全和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有关机关依照法律规定对通讯进行检查外,任何部门或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居民的通讯自由和通讯秘密。享有自由迁徙、出入境或移居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权利(第三十三条);自由宗教信仰、公开传教和举行、参加宗教活动的权利(第三十四条);自由选择职业和工作的权利(第三十五条);有诉诸法律、向法院提起诉讼及获得司法补救的权利(第三十六条);有自由从事教育、学术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它文化活动的权利(第三十七条);自由婚姻、成立家庭和自愿生育的权利(第三十八条);未成年人、老年人和残疾人享有被关怀和保护的权利(第三十八条);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利(第三十九条);享有私有财产的权利(第六条);享有取得、使用、处置、继承财产和获得赔偿的权利(第一百零三条)。

  在国际法层面,澳门回归以后缔结以及继续生效的条约有 :《1926年禁奴约》(1926年9月25日于日内瓦);《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1948年12月9日于巴黎);《禁止贩卖人口及取缔意图营利使人卖淫公约》(1949年12月2日于纽约);《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1951年7月28日于日内瓦);《关于难民地位的议定书》(1967年1月31日于纽约);《废止奴隶制、奴隶贩卖及类似奴隶制之制度与习俗补充公约》(1956年9月7日于日内瓦);《取缔教育歧视公约》(1960年12月14日于巴黎);《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1965年12月21日于纽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1966年12月16日于纽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1979年12月18日于纽约);《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1984年12月10日于纽约);《儿童权利公约》(1989年11月20日于纽约);《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责任议定书》(2000年5月25日于纽约)。

  在民事立法方面,澳门《民法典》将沿袭并进一步完善1966年《葡萄牙民法典》的人格权体系,将生命权(第七十条)、身心完整权(第七十一条)、自由权(第七十二条)、名誉权(第七十三条)、私人生活隐私权(第七十四条)、个人经历保护权(第七十八条)、肖像权及言论权(第八十条)等权利落实成为可以由个人直接向法院主张的民事权利,使人权的保护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除了民法以人格权的方式对人的生命以及一些重要价值予以保护外,刑法通过犯罪类型的设定,高强度地对侵犯人权的行为做出预防,并执行制裁。如关于人身方面有侵犯生命罪(第一百二十八条)、侵犯身体完整性罪(第一百三十七条)、侵犯人身自由罪(第一百四十七条)、侵犯性自由及性自决罪(第一百五十七条)、侵犯名誉罪(第一百七十四条)、侵犯其他人身法益罪(第一百九十四条)等;关于财产方面有侵犯所有权罪(第一百九十七条)、侵犯财产权罪(第二百二十二条)、危害和平及违反人道罪(第二百二十九条)等。

  三、澳门回归以来的社会发展与保障人权的具体措施

  在回归前几年,澳门经济持续下滑,连续多年负增长,1996年至1999年本地生产总值连续四年负增长。1998年,澳门回归祖国的前一年,澳门的本地生产总值实质增长率为-4.6%,回归那年,即1999年为-2.4%。 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与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努力下,澳门的社会与经济在回归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2000年澳门的本地生产总值一跃而为5.7%的正增长。2002年首次实现双位数增长。2004年增幅高达27.3%,2007年增幅也是高达25.3%。  回归以来公共财政年年保持盈余,2000~2005年5年间财政盈余合计约180 多亿澳门元,而1999年前澳葡政府留给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历年财政盈余只有20多亿澳门元;2005年政府财政收入达282亿澳门元,比1999年翻了约一番。  据数据显示,如今的澳门,人均本地生产总值已经从回归前的110,637澳门元,上升到313,091澳门元(2008年),增幅达近3倍,其富裕程度位居世界前列。 在良好的经济基础上,政府有能力将更多的资源投放在人权事业上,并在以下各方面取得了进展:

  (一)司法与准司法领域

  在澳门特别行政区,人权可通过准司法机制和非司法机制予以保障和实现。值得强调的是,旨在保护个人基本权利的规定不断增加,例如向立法会提出申诉的权利、向廉政公署提出投诉的权利得到强化(10/2000号法律)。廉政公署继续负起促使人的权利、自由、保障和正当利益受保护的职责 。

  (二)人权推广

  回归以来,适用于澳门的人权公约一直得到广泛宣传。政府先后于1999年至2002年期间先后印制公约,并向市民免费派发。立法会亦曾于2001年出版澳门特别行政区关于人权方面较重要的法律汇编(例如结社权、《家庭政策纲要法》、《就业政策及劳工权利纲要法》、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法规等等) 。

  (三)劳动就业

  在劳工就业方面,澳门劳工暨就业局从2000年起便一直改善对协助求职者的协助和服务(包括2001年12月推出的『服务承诺』计划),以求更迅速有效地响应求职者和受惠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劳工的需求。2001年登记空缺职位25,491个、求职面试37,140人次、成功转介就业个案1,289宗。此外,政府又积极开展活动,协助伤残人士的培训与就业,回归以来已使为数不少的伤残人士受益。

  回归这些年来,澳门经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经济的高速增长反映在劳工就业上,就是澳门的失业率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从回归之前(1999年10月-12月)的6.6%降至目前(2009年5月-7月)的3.7%。  经济发展的成果无疑也会体现在工资上。2008年就业调查结果显示,月平均工作收入的平均数为8000澳门元(其中澳门本地居民为9500)澳门元与1998年人均月薪5100澳门元相比增加了近3000澳门元。

  (四)男女平等

  澳门特别行政区的现行制度为实现男女平等,创造公平、良好的工作条件提供了有力保障。自回归以来,并未接到任何关于歧视与不平等的投诉。

  (五)家庭援助

  一直以来,澳门政府均将大量资源投放于社会保障项目。即使在经济较差的2000年与2001年,所投放的资金仍然接近预算的百分之十。在家庭方面,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又自行或与私人团体合作设立家庭支持中心,以协助情况特殊的家庭。并于回归前设立了一个新的工作单位,组成了一支包括社工、心理辅导员、法律顾问等专家的支持团队。对怀孕妇女的帮助一直体现在澳门各个领域的立法与行政活动中(包括在各公立医院设立产前、产后的保障,提供家庭计划项目,分娩假等的保障)。回归以后,相关领域的协助正在实践中不断得到完善。

  (六)住房 

  由于澳门地少人多,住房一直是一个较难解决的问题。但是澳门特别行政区并没有放弃对弱势团体的支持来保护其获得适当住房的权利。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澳门政府便制定了经济房屋政策,现时基本上解决了木屋区居民的住房问题。另外,澳门特别行政区还设有三所庇护中心,向无家可归者提供收容庇护服务。澳门特别行政区还兴建公共楼宇,收容独居长者或年老夫妇,现时有数百名长者入住 。

  据统计,回归之前,1985年至1992年是社会房屋集中建设期,其间落成的社会房屋数量最多,居住单位为1492个,还有为数不多的经济房屋和临时房屋中心。1965年-1999年12月31日共建9084个公共房屋。  90年代中期以后公共房屋建设逐渐陷于停顿状况。回归之后,政府也积极地帮助居民纾解住屋问题,从公共房屋的累积存量看,自1980年开始至今为止,计有社会房屋6000个居住单位,经济房屋约为28000多个居住单位。   据房屋局2008年提供的数据,首期计划将于2009年逐步落实兴建约7,000个居住单位,其中2,600多个社会房屋单位及约4,200个经济房屋单位。并争取于2012年内落实兴建共19,000个公屋单位。  据房屋局于2009年9月11日提供的数据,为帮助有实际需要的家庭解决住房问题,特区政府会继续推进公共房屋的落实和兴建工作,以实现在 2012年年底前分阶段落实兴建19,000个公屋单位的目标。  公共房屋政策将对长者提供特殊照顾,此外,在规划中的社会房屋也会为长者预留资源,以体现政府在照顾年长居民方面的长远发展政策。

  (七)卫生

  在卫生政策上,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实现了免费医疗。区内的任何一所公立医院与一所大型私立医院基本都可以满足市民看病的需要。另外,政府又为新生儿进行疫苗接种,并采取积极措施防治传染性疾病(例如,2003年爆发的SARS以及2009年的H1N1流感均得到有效控制)。

  2008 年底,在本澳医院及卫生中心工作或于卫生局注册的医生及护士人数分别为1 261 名及1 415 名。每千人口中医生及护士的比例分别为2.3 及2.5,而在1999年这一比例分别为1.97 及2.07。见下表:

  医疗
   总人口数 医生数 护士数 医院床位
   千人 人 人 数目
  1999 429.6 845 897 888
  2007 538.1 1,226 1,335 1,014
  2008 549.2 1,261 1,415 1,030

  澳门特区政府卫生局发布的最新信息显示,截至2009年9月7日下午,澳门甲型H1N1流感累计病例虽有1352例,但仅一例死亡个案。卫生局指出,澳门警示级别仍维持第六级蓝色,本地疫情为一般,并未升至黄色较重疫情级别,目前大部分病人状况良好及稳定。

  (八)隐私

   在个人隐私的保护方面,澳门特别行政区除通过法律手段制定《个人数据保护法》外,还特别成立了“个人私隐办公室”,专责管理人权保障相关的事宜。

  (九)教育

  1991人口普查是澳门回归前最后一次人口普查,调查显示具高等教育学历的人口比例为4.4%。2001人口普查是澳门最近一次,也是回归后的第一次人口普查,具高等教育学历的人口比例为7.4%。

  (十)环境

  以下是澳门回归前后的人文发展指数:

  人文发展指数点
  1999  0.867
  2000   0.882
  2001   0.906
  2002   0.913
  2003   0.919
  2004   0.920
  2005   0.930

  以上仅对澳门人权保障制度以及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的作一个粗略介绍,请指正。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