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切缅怀罗豪才会长
凤凰卫视:专访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罗豪才(文字实录)

2018-02-14   来源:   作者:
 
  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2014年1月4日专访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罗豪才,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人权,是人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罗豪才:你抽象问老百姓,人权你有什么要求,他听不懂了。你跟他讲,吃的住的行的,他可以跟你谈得很多。
 
  解说:人权,亦是中西方政治摩擦的焦点之一。
 
  小莉:(一些成员国)对于中国的人权状况的建议,包括了是不是能够进一步地放宽言论和新闻的自由,包括对于网络的控制。
 
  解说:从侨界领袖到人民法官,他参与中国《行政诉讼法》的立法。
 
  小莉:当时(您)曾经因为反英国殖民被抓进了牢里去。
 
  罗豪才:民告官,告我,那来制订这部法律来反对官,就很抵触。
 
  解说:从法学权威到人权研究会会长,他见证中国“人权司法保障”的启程。
 
  罗豪才:法制不能离开人权来谈法制,人权也不能离开法制来谈人权。
 
  罗豪才:人权研究会有咨商地位和建议监督权
 
  吴小莉: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召开第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及“人权司法保障”概念,并提出了“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的改革目标。就在三中全会闭幕的当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中国以176票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被认为是中国在人权事业上的努力得到了世界的肯定。不过人权问题,在很长时间以来,以及未来很长时期之内,依然会是西方和中国最为活跃的政治摩擦点之一。那么,中国的人权现状究竟如何?中国人权事业又有怎么样的进展?前不久,我来到全国政协礼堂,采访了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罗豪才。
 
  吴小莉:会长好。
 
  罗豪才:非常高兴能见到你。
 
  吴小莉:是,我也很高兴能够在,算是您很熟悉的,政协里面见到您。
  
  罗豪才:是。
 
  解说:罗豪才是一位知名的法学学者,曾先后担任北京大学副校长、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致公党中央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罗豪才直接参与过《行政诉讼法》等多部法律的起草和制订,他主编的行政法教科书亦曾是中国大陆最为经典的版本。
 
  【随访】
 
  吴小莉:这十多年您在政协的工作里面,还是跟您的法律专长是有关系的?
 
  罗豪才:应该说有关系,到政协来,我提的一些提案、建议,都是有关法律的多。
 
  吴小莉:在政协的时候,有没有机会接触人权方面的议题?
 
  罗豪才:有,当时也有人建议,我们也做一点了解。但实际上政协的工作很多也就围绕人,人权,比方说这个农民问题,工人问题,农民工,所以处处都有人权,不仅仅说人权宣言里头有,我们政协里头议论的事,关心的事,归根到底还是人权。
 
  解说:2007年,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罗豪才,当选中国人权研究会第三届全国理事会会长。中国人权研究会成立于1993年,是中国人权领域最大的全国性学术团体,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享有特别咨商地位。
 
  吴小莉:中国人权研究会,可以说是中国人权领域当中最大的全国性的一个研究机构,我们怎么去定位它?它通常出来的这些研究报告,是会给中央领导吗?它算是一个智囊机构呢,还是一个咨询机构?
 
  罗豪才:应该讲,这个是一个民间组织,它又是一个咨询机构,我们可以既有咨商的地位,在联合国来讲,在国内来讲,更是有这种建议权,监督权,大概都有这类的权利。因为我们每年,开展许多活动,一个是人权机构的经验交流会,各地的我们有六十个,六十多个人权研究机构。
 
  吴小莉:就是在国内的?
 
  罗豪才:国内,那么每年都要开一次经验交流会。在交流会过程当中,会提出各种意见和反映各种问题,我们要把它整理,整理以后要向有关方面反映,甚至向国务院反映,那么这些来讲就是种建议了。
 
  解说:从2011年开始,中国人权研究会每年都会编写一本《中国人权事业发展报告》,也叫做中国人权蓝皮书,试图以专家学者的眼光对中国人权状况及其进展进行客观记录和评析。
 
  【随访】
 
  吴小莉:为什么从2011年开始要做蓝皮书?
 
  罗豪才:因为当时觉得民间,关于人权研究有很多成果,我们理事啊,有很多理事啊,在这方面应该很有研究,而且做了很多工作,应该把它们反映出来。而且国内也很需要。
 
  吴小莉:所以这一份蓝皮书大部分,一开始的时候,是各个理事的研究成果做成了一个报告。
 
  罗豪才:有研究的成果,更多的是一些情况。
 
  吴小莉:情况的分析。
 
  罗豪才:分析。
 
  解说:2013年9月,以“建设可持续的人权发展环境”为题的第六届北京人权论坛召开。这一个由中国人权研究会主办的论坛,自2008年诞生至今,已经发展成为国际上有着广泛影响的人权交流平台。
 
  吴小莉:您2007年担任人权研究会的会长,然后2008年就召开了北京人权论坛。我们邀请的大部分是专家学者,还是其他国家的关于人权方面的,一些非政府组织或者是智囊机构?
 
  罗豪才:应该讲,与会的有搞政治的,有搞法律的,有专家,有学者,也有其他机构的代表。所以这个,但是共同对人权都感兴趣,那么这些人对中国来过以后,有所了解,来过中国和没有来过中国是不太一样的,来了以后又参与我们这个北京人权论坛这个会议的,他也有收集的一些资料,会上还听过一些发言,对中国的人权状况,人权理论,人权的发展,他是更了解一些。所以这些人回去,而且遇到联合国讨论人权的问题,他们在里头去做个介绍发言,那很自然是吧。所以应该说,还是也交朋友,交成功的朋友。
 
  并不是这么重视公民权和政治权。
 
  谈到这个干部啊,谈到选举啊,这个问题也都会来的。

  吴小莉:“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这句话出自《世界人权宣言》的第一条。《世界人权宣言》在1948年12月10日正式被联合国采用,旨在维护人类的基本权利,是目前使用最为广泛的人权文件。其中罗列的三十条规定,即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人权宣言小片】
 
  字幕:
 
  人人生而自由
 
  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
 
  不分性别 肤色 宗教 语言 贫富或政治立场
 
  人人有权享有生命 自由和人身安全
 
  任何人不得使为奴隶
 
  不得加以酷刑
 
  人人都有权利
 
  无论身处何处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我们的人权受法律保护
 
  不受不公正的拘留
 
  人人有权接受公正的审判
 
  直到被证明有罪之前
 
  我们都是清白的
 
  ……
 
  罗豪才:与国外学者对人权问题关注点不同
 
  吴小莉:您做人权的工作,是不是要做大量的研究,因为您是学者出身,肯定先研究一下人权是什么,中国的人权是什么,跟西方的人权有什么不同,是不是要做这样的一些研究?
 
  罗豪才:是,出任这个会长以后,我是注意收集一些这类资料,我感觉到我们关于人权的,包括定义,范围,怎么做,怎么保障,跟国外的都不太一样。所以有时候我跟一些国外的学者交谈起来,也很有意思。
 
  吴小莉:很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会不会在很多问题上,大家还会争执不下?
 
  罗豪才:我觉得我们的关注点确实有一点不一样,他们大概关注个案,某某案子,什么这个那个,抓了这个人,或者是判了这个刑,他很关心个案。我们关注的是一般的比较普遍的问题,主要是从一般角度来研究人权。
 
  解说:中国的《新华字典》对“人权”的解释为,“人的生存权、发展权、人身自由和其他民主权利以及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权利。”中国政府一直强调,“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人权”,“没有生存权和发展权,其他一切人权均无从谈起。”
 
  吴小莉:有一些人认为说中国更重视生存权和发展权,而并不是这么重视公民权和政治权,不过有学者也说,人权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含义,那么今天中国的人权它的定义又是什么?或者说中国是如何来定义人权的?
 
  罗豪才:因为他们西方人就是讲人权的话,他首先要讲这个政治权利。这个政治权利当然不是不重要,但我觉得从跟老百姓接触来讲,他们比较关心自己怎么生存,怎么发展。所以我们到底下调查,主要了解民生问题,你抽象问老百姓,人权你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建议,他听不懂了。你跟他讲,吃的住的行的,房子什么的,他可以跟你谈得很多,所以我觉得跟老百姓接触谈这个人权问题,你抽象的问题,他们不感兴趣,但如果说你谈这个具体的权利,他很感兴趣
 
  吴小莉:您觉得他们对生存权和发展权,比较有兴趣?
 
  罗豪才:对,因为这个生存权很现实,政治权利当然他也关心,所以这类问题,我觉得是生存权、发展权作为首要的,但不等于我们不关心政治权利。
 
  吴小莉:您说您在下面调研的时候,民众还是关心政治权利,他们怎么关心的?
 
  罗豪才:他们也关心,你跟他谈到,这个今后这个村庄,这个乡发展,他如果谈到这个干部啊,谈到选举啊,谈到怎么产生啊,这个问题也都会来的。所以这类问题就是政治权利了,当然不是说对共产党,对什么党派,因为他们对共产党还是很拥护了,这个是你不需要跟他多谈这种问题。当然我是党派的,那么当然我也很关心我党派的利益。
 
  吴小莉:致公党。
 
  罗豪才:致公党。
 
  解说:人权,在中国和某些西方国家的双边关系中,一直是个关键词和敏感词。罗豪才和他在中国人权研究会的同仁,在国际交流合作中,也经常会遭遇与西方舆论的“交锋”。
 
  罗豪才:2013年吧,我们到美国,到古巴去访问,多数人对我们国家的人权状况还是比较理解的,也有的人有个别的还有攻击。
 
  吴小莉:举个例子,比如说您这次又遇到了什么?
 
  罗豪才:我遇到,比如说有一次我到法国去,我们开一个吴小莉座谈会,吴小莉来了不少。有一个吴小莉提问,一下提了十几个问题,这里头有的问题,有的就是什么我们就西方老攻击我们那些问题,所以我对他,我觉得这个人是有一点不怀好意,后来我说你的问题太多了,我用一个筐可以装在筐里头,足够一个筐了,我挑哪一个来回答?比方说比较敏感的,有一次我到一个国家去,他讲你们一年枪毙了多少人?我说我们没有废除死刑,这个大家都知道,正如你们的国家,也还保留这个死刑啊,对不对?但是你要研究我们这个死刑的判决是越来越往下降了,人数越来越少,这个罪名也越来越少了。那么统计的问题,是你们要统计你去统计,我没有统计,但我可以告诉你,趋势就是这么一个趋势,死刑中国现在废除不了,你西方很多国家你还保留死刑,美国、日本都保留,我们也保留,但是应该讲,现在数量是在下降。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应该是具有最高标准的人权标准的。
 
  批评中国的这个什么,网络不自由啊,什么这个封锁啊。

  吴小莉:2013年11月12日,第68届联合国大会改选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在亚洲国家改选的席次中,中国以176票当选,任期自2014年至2016年。这也是中国在2006年到2012年间担任人权理事会成员后,第二次当选。对此,《环球时报》发出题为“联合国176张支持票挺中国人权”的社评,把这次选举评论为,“全人类对中国人权建设状况的一次信任投票”。
 
  解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工作,解决侵犯人权的状况以及对此提出建议。理事会共设47个席位,按地区进行分配,每个地区推举出自己的候选成员,然后再由联合国大会的193名成员进行投票表决。
 
  吴小莉:究竟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罗豪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底下的一个机构了,这个机构当然很重要了。那么这个,我们再一次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理事,应该讲这是高票当选了,这个联合国成员国是193(个国家),那么投票赞成我们的是刚才你说了,176,所以这个说明,这个数字说明,这个国际社会,国际人权组织,对中国人权状态,对中国的人权保护还是肯定的,是持积极的态度的。那么当然也有一种期待,希望中国在国际人权社会当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解说:在这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改选中,共有28个国家参与竞选14个席位;与中国同时当选的还有阿尔及利亚、俄罗斯、南非、沙特阿拉伯等13个国家。
 
  吴小莉:部分的人权组织认为,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应该是具有最高标准的人权标准的,所以对于这些,包括了中国在内的越南、俄罗斯、沙特等国家进入,它是觉得是不适当的,您怎么看这样的说法?
 
  罗豪才:这个个别人总是要攻击一下的,这个不奇怪的是吧。在人权问题上,骂中国的有,但是我觉得这些都是我觉得可以,我经常遇到这种挑衅性的问题,一种就是跟他解释一下,一种就是不理他,而且您多看一点报刊,多看一点新闻,了解了解中国。因为中国值得你了解,单单那么说,你可能你没来过,没看过中国的变化,没看到中国的发展,没看到中国人权保障受到老百姓的欢迎,等等问题。
 
  同期:到2049年,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罗豪才: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态持积极态度
 
  解说:2013年10月2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国别人权审查工作组”,通过了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第二次审议。按规定,所有193个联合国成员国,每隔四年半都要接受一次这样的审议,旨在审查各国履行人权义务和承诺的情况。
 
  吴小莉:会长,2013年10月份中国接受了联合国四年一次的人权报告的审查,据说在联合国审查的时候,盛况空前,很多的会员代表要提问,要发表意见,是这样的吗?
 
  罗豪才:是,要发言的国家很多,那么这里头谈到中国,对中国给予,人权事业给予肯定的,赞扬的,大概有一百多家。总共发言的大概有一百三十几家吧,其中就有多数国家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持肯定态度。
 
  吴小莉:那当中有没有一些建议和批评?
 
  罗豪才:也有,也有人有不同的看法,不同意见。
 
  吴小莉:比如说?
 
  罗豪才:因为那么多国家,总有七嘴八舌的对于中国有议论。可能议论多一点的,还是他们不了解中国。
 
  吴小莉:我知道您可能不太愿意,点名说出来有一些理事,或者有一些成员国的代表,在台上怎么说到一些建议和批评。但是我想中国作为一个开放的国家,一定还是会听取这些建议和批评。比如说我也看到一些报道,提到了对于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一些建议,包括了是不是能够进一步地放宽言论和新闻的自由,包括对网络的控制。你怎么听这样一些不同的声音,怎么看这样的一些建议。因为据说是到2014年3月份,中国必须要对这些建议也要提出一些回应。
 
  罗豪才:是,这类的声音不仅在这个人权理事会开会的时间发出来的,平常也有啊。批评中国这个什么,网络不自由啊,什么这个封锁啊什么的,这类问题都有。我觉得一个原则,听,第二条,有则改,没有的话,我们解释。这我觉得很正常的,在国际交往当中,很难免有不同声音。
 
  同期:中方一贯认为,世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权发展模式。由于历史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及社会制度不同,各国在人权领域所面临的挑战和优先任务,不尽相同,我们认为,报告中所载建议,绝大部分都是善意和建设性的,中方将予以认真研究,结合国情积极考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