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唐勇:以新发展理念指导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

2016-07-25 09:37:07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唐勇

  在人权事业上,中国始终坚持人权普遍性原则与中国现实国情相结合,保障好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中国政府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公民获得公平发展的机会,让更多人分享改革发展的“红利”,这在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领域中尤为突出。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发、共享的发展理念,既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治本之策,又契合了联合国所倡导的以人为中心的人权发展,这将成为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新指针。

  一、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成就

  自从2004年宪法修订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确立为宪法原则以来,我国少数民族的人权情况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根据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等国际共识性的人权评测标准,我国五大自治区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诸方面的发展权实践取得重大成就,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基础。

  根据《发展权利宣言》,发展权是人民参与、促进并享受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发展的权利,其中,经济发展权处于基础地位。我国政府一直致力于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开发,以新疆为例,2005年地区生产总值2604.19亿元,人均13108元,2014年分别增长到9273.46亿元和40648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03年的7173.5元上升到2012年的17920.7元,农村居民家庭平均每人消费支出从2003年的1465.3元上升到2012年的5301.3元。促进经济发展权实现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同步提升,西藏2005年公路里程4.37万公里,2014年达到7.55万公里,同期的等级公里里程更是从1.09万公里增长到5.44万公里,超过十年翻两番的增长速率。

  在政治发展权层面,以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为核心的民族法律法规体系已经建成,为少数民族人口享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提供保障。根据《2014年中国人权白皮书》的数据,全国少数民族公务员总量进一步增加,少数民族公务员占全国公务员总数的比例高于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并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体系中,产妇保健和儿童死亡率是衡量社会发展权的典型指标,其基础是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事业。在西藏,2005年医疗卫生机构1378个,卫生机构床位数0.68万张,2014年分别达到6795个和1.19万张,与产妇保健密切相关的妇幼保健院(所、站)床位数从2010年的500张上升到2014年的800张。内蒙古的城市医疗救助资助参加医疗保险从2010年的32.53万人上升到2014年的60.93万人,同期的农村医疗救助资助参加合作医疗从67.93万人上升到109.07万人。新疆的人均预期寿命从2000年的67岁上升到2010年的72岁。

  文化发展权是少数民族实现自我认同的权利。《2014年中国人权白皮书》指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地方广播电台每天用21种少数民族语言进行播音。全国共1.2万多所学校开展双语教学,接受双语教育的学生达400多万人,双语教师有20多万人。

  如果说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上世纪末是我国少数民族解决温饱的时期,那么本世纪前15年是少数民族从温饱向小康高速发展的时期。随着千年发展目标的期满,2015年联合国第六十九届大会通过《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创建一个公正、公平、容忍、开放、有社会包容性和最弱势群体的需求得以满足的世界,在普遍尊重人权和人的尊严的同时,尊重种族、民族和文化多样性。这为少数民族发展权的保障和实现提供新的国际准则。

  二、新发展理念是指导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中国话语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是破解发展难题、增强发展动力、厚植发展优势的新理念,更是指导我国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新话语。

  (一)以创新理念提供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新动力

  树立创新发展理念,就是把创新摆在少数民族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为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提供源源不断的新动力。马克思主义的人权观强调,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同样,少数民族发展权的进展也不可能超出民族地区乃至国家的经济结构和社会文化发展。长期以来,少数民族发展水平相对较低,既有位置偏远、交通不便、物资匮乏等地缘因素,又有起点较低、起步偏晚等历史因素,但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中缺乏创新的驱动作用同样不容忽视。缩小地区差距不能仅仅依靠东部对西部的扶持,也不能竭泽而渔式地开发民族地区自然资源,而是应当以创新的理念推动少数民族发展权的实践,具体涉及到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和文化创新。

  (二)以协调理念整合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诸要素

  协调发展理念是要找出发展短板,通过补齐短板来实现发展的均衡。在少数民族发展权的诸要素中,经济要素使少数民族能够自主决定其发展方向和发展道路,获得发展所必需的物质技术手段,并运用所获得的物质技术手段创造满足发展需要的物质资料,因此在发展权中居于主导地位,最终制约着其他要素的实现。社会要素是通过社会政策的落实,向少数民族分配的医疗、卫生、保险和救助等福利资源。文化维度侧重于发展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文化,发展教育事业和发展科学技术,使每个个体在文化领域的发展过程中获得收益。政治要素旨在提高少数民族参与政治的能力。


  (三)以绿色理念解决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持续性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把不损害生态环境作为发展的底线。”少数民族在生存繁衍过程中,较好地处理了物质生产与环境承载的关系。高能耗高污染的项目从东部向西部的转移,少数民族地区虽然能在短期实现产值的增加,但其增长不具备可持续性,而且也会对其风俗、文化和生活方式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因此,少数民族发展权应当包含可持续发展的绿色理念,工业项目的上马必须评估对当地环境的影响,可再生资源的开发必须同时投入产生资源的培育,不可再生资源的开发应当保留适当的存量。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的建立,为少数民族可持续发展的权利救济提供有力保障。

  (四)以开放理念推动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国际性

  开放的发展理念是为总结改革开放实践经验、顺应经济全球化潮流而提出的,强调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同样,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也应当以开放理念为指导,在吸收国际经验的同时,为国际社会提供中国经验。在民族交往日益频繁的当今世界,由单一民族构成的主权国家屈指可数,民族团结和民族发展成为绝大多数国家法治实践必须面临的问题。因此,世界各国的成果经验乃至失败教训,能够成为我国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参考素材。在联合国层面,包括《在民族或族裔、宗教和语言上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宣言》、《土著人民权利宣言》和国际人权两公约在内的文件为各国推动少数民族权利发展提供基准,我国政府一直以开放的姿态尊重、推进和捍卫国际人权法的相关规定。与此同时,改革开放以来的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少数民族发展权的中国经验同样值得国际社会参考和借鉴。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国家,我国还承担构建发展利益共同体,代表发展中国家参与国际发展权标准制定的职能。

  (五)以共享理念保证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现实性

  社会主义人权观始终强调权利的真实性,让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成果公平地惠及每一个人。共享的发展理念保证少数民族能够参与、促进国家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诸方面的发展,并共享发展成果。树立共享理念,就是在资格公平、规则公平和机会公平的基础上,使得财富、利益和资源在各民族成员之间公正分配,以缩减和消除贫富悬殊,促进主体间的协调发展,实现人际公平、族际公平和区际公平。精准扶贫就是以共享理念指导少数民族发展权实践的一个典型。数十年的扶贫实践在脱贫人口总量方面取得可喜成就,但在扶贫中受益的还是贫困地区的中高收入者,尤其是在老少边穷地区,贫困状况依然严重。精准扶贫采用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方式,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移民搬迁安置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通过医疗救助扶持一批,最终实现全民族的脱贫。 

相关热词搜索:新发 发展权 少数民族

上一篇:李伟 丁延庆:教育扶贫效益巨大
下一篇:李雄:改革完善我国积极就业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