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1年—2015年 >
充分尊重辩护权是法治建设的应有之义

2015-01-07 15:06:31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龙治宇

  法治是我们党领导人民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法治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各个方面,但与群众关系最紧密的、群众感受最深的还是司法案件。案件的公正办理是法治建设的根基,如果没有一个个具体案件的公正办理,法治建设的大厦就会成为空中楼阁。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指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一个极具雄心壮志的目标,也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目标。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在具体办案中排除各种因素的干扰,也需要在执法办案中切实依法行使侦查权、起诉权、审判和法律监督权。但是,当前最薄弱的、最需要加强的是切实尊重辩护权。

  辩护权,即任何人在遭遇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时,都有权对指控的罪行进行无罪、罪轻、减轻或解除处罚的申辩和辩解。这既包括自我辩护,也包括律师及其他辩护人的辩护。辩护权不仅仅是刑事诉讼上的程序性权利,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宪法性权利,是基本人权,许多法治国家都将其规定在宪法中。辩护权是否得到充分尊重和有效行使,是衡量法治建设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真正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具体体现。我国《宪法》、《刑事诉讼法》、《律师法》对辩护权都有明确规定。《宪法》第125条规定:“被告人有权获得辩护”。《刑事诉讼法》用了专章来规定辩护,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以外,还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辩护人。”并详细规定辩护的种类和方式,委托的律师辩护人介入案件的时间,提供的法律帮助内容和方式等等。当然,这其中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规定了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一系列实体和程序权利,这其中很多权利的实现都与辩护权直接相关。《律师法》也对辩护权作了详细的规定。此外,“两高”司法解释及有关部委规章也对辩护权进行了详细规定。

  辩护权未得到充分的尊重

  从法律规定看,法律、法规、规章已经有了比较完备、成体系的关于辩护权的规定。但是,在实际司法办案中,辩护人的权利是否得到真正的保障呢?辩护权是否得到充分的尊重呢?从近年来公开报道的冤假错案来看,这是有疑问的。浙江两起关押七人十多年的杀人冤案、福建念斌投毒案、湖北佘祥林杀妻案以及近期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等冤案,或由于真凶出现或因为被害人归来而得以纠正。媒体对这些案件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式的报道,涉及到侦查、审查起诉、审判等各个环节,全景式地披露了案件办理的整个过程,也间接指出办案各环节监督纠错机制失灵,甚至涉及到了各办案部门的责任等问题。但是,在这其中,鲜有报道辩护权在其中怎样发挥作用的?既没有反映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自己辩护的情况,也没有反映委托的辩护律师提供辩护意见及其意见被考虑的情况。相反,在报道其他机关办案时附带透露的信息反映出来却是自我辩护和委托辩护的实体权利没得到尊重、程序权利没得到保障。从这些一个个具体的案件中,我们看到的是控辩审三方权利(力)的严重失衡,辩护人的权利没有得到充分保障,辩护权在案件中制衡国家机关滥用权力和纠错功能基本萎缩,辩护权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

  辩护权未得到充分的尊重,从直接原因来看,这是对辩护权的漠视,对辩护意见没有进行认真审查,没有排除疑点或落实疑罪从无的规定。这既是辩护权未实现的体现,也是司法权恣意和有罪推定的体现。从根本上来讲,这是司法不民主、不文明的体现,是对《宪法》和《刑事诉讼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漠视;也是辩护权与控方权利(权力)不平等、不平衡的体现。虽然法律有规定,但在观念和实际操作中都没得到真正彻底的贯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公平正义,就必须在各个具体案件中尊重和保障人权,尊重和保障人权就是要对所有的人权进行平等有效的保护。在刑事诉讼领域,最重要的就是要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因为从理论上讲,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尊重和保障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就是尊重作为社会个体的所有人的基本权利,也是维护社会整体的自由和尊重。

  保障辩护权的具体举措

  在具体司法案件中尊重辩护权,通过加强辩护来实现个案公平正义,在以下几个方面还需要下大功夫。

  一是切实把尊重和保障人权的理念落实到司法办案中。在司法人员的观念上牢固树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诉讼的主体、他们享有充分基本人权的理念。在制度设计要对“无罪推定”、“非法证据排除”、“疑罪从无”、“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的制度做出细化和刚性规定,为辩护权的充分有效行使提供刚性保障。

  二是切实纠正控辩审三方失衡现象。刑事诉讼的既有惩治犯罪也应当有保障人权的功能。控方权力过于强大,控辩审三方机制失灵,特别是相互配合打击犯罪的旗帜下,侦查、审查、起诉相互制约减少,共同办案这一良好的愿望发展为强大动力,这种动力常常让制约机制无法发挥作用或者发挥作用很小,这对结案有帮助,但是对防止冤假错案、实现公平正义则完全无益。因此,不论是从维护刑事诉讼制度设计机能的角度出发,还是从提高办案质量的角度出发,都应该加强辩护权的作用。

  另外,要强化司法权力的谦抑性,在控辩审三方关系中,审判方应该严守消极、中立的态度,防止变成了“运动员”;要加强对辩护方程序权利的保护,比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我辩护的权利,律师辩护人的调查取证、提出证据,会见阅卷、举证证明等各方面的权利。使程序对实体的保障及其本身直接体现出民主、法治、人权和文明的精神,防止控方利用国家权力优势形成对辩护权的压制。

  三是对辩护权的尊重要体现在判决书中。个案的正义最终要通过法院的判决书体现出来,对辩护权的尊重也要从判决书进行体现。但是现实是,辩护人提出的很多程序和实体上的意见,采纳情况在判决书中是不具体、不详细、不明确的。就像近年暴露出来的冤假错案中,我们从来没有看到报道当事人和辩护人提出了什么辩护意见?更没有看到关于辩护意见的采纳情况。因此,在以后的判决书中详细写明辩护的意见并明确采纳的情况,增强裁判文书的说理性,让社会监督对辩护意见的采纳情况,促进全社会对辩护权的重视。

  尊重和保护人权,是法治国家的应有之义。在刑事诉讼中,切实尊重辩护权,就是最大限度的保护人权。从制度设计、防止冤假错案等各个方面而言,都应该充分地尊重辩护权。

分享:

上一篇:加快以国民幸福为导向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下一篇:少数民族大学生就业难的原因及解决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