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2017 >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人权篇 > 百姓的获得感 >
脱贫过上了好日子

2022-09-08 11:35:42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作者:
\
吉克达富

\
但利

\
麦付祥

\
吴连花 刘祖刚摄
 
\
潘洪全
 
\
马海军

  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 吉克达富  山西建投一建集团 塔吊司机

  这10年来,我家搬了两次,从不通电到能用上电,再到住进乡镇上的二层楼房,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我今年25岁,来自四川大凉山深处的莫红乡达觉村,与大家熟悉的“悬崖村”阿土列尔村只隔着一座山。

  我上小学时的学校离家特别远,我每个周一早上6点出发,一直要到中午11点多才能走到教室。读完五年级,我需要到离家更远的学校。那年,姐姐出嫁了。考虑到两个妹妹还小,父母身体又不好,我便出来打工。

  我在山西朔州的一家砖厂赚到了第一笔钱,拿到1万元。2015年,我来到太原,在山西建投一建集团做建筑小工,认识了一位塔吊司机,开始跟着他学习开塔吊。

  我从小说彝族语,基本听不懂汉语,关于塔吊的专业知识更是一头雾水。听不懂,我就在塔机上做记号,用手机拍下来一遍一遍地看;学得慢,就用午休时间练习,不吃饭也得把它学会。

  2016年,公司举办塔机司机技能大赛,比赛前6名会被聘为正式职工。我第一时间报了名,更加努力练习,最后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就这样我留了下来。

  在领导和同事帮助下,我系统学习了塔吊专业知识。2019年,我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去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那是我第一次去首都,激动得一夜没睡。

  我们家的变化也特别大。在政府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帮扶下,我家搬出了大山,住进二层楼房,水、电、气、网全都有,两个妹妹可以就近在镇上的小学读书。

  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党和政府在住房、教育和就医方面的好政策,让我家的日子过得更有底气;企业愿意给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机会,让我可以习得一技之长。

  现在,我已经成为公司的塔吊班组长,还“升级”当了爸爸。无论是大家还是小家,肩上的责任都更大了,未来我还要继续提高技能。对下一个10年,我充满期待。

  记者  付明丽采访整理

  把我们的好生活讲给大家听

  ■ 但  利  福建寿宁县 下党乡下党村村民


  2016年,我刚和丈夫回到下党的时候,可以说是债台高筑,举步维艰。婆婆检查出了癌症晚期,光医疗费用就花了50多万元,能借的都借遍了。我老公原本就右手残疾,又在修葺老屋时不小心摔断了腿。那时候家里好几个月连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看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老公,想着生病的婆婆和还不懂事的孩子们,我常常晚上一个人偷偷流泪。

  乡里知道我家情况以后,把我家列入了建档立卡贫困户,还给我家每个人都办了医保,婆婆一个月药费从原来的2万多元减到了2000多元,大大减轻了家里的负担。乡里还把我家纳入了村合作社,用托管养鸡的方式帮我们增收,又帮我在家门口的学习书屋联系了一份保洁的工作,让我在工作的同时也能照顾家里。不仅如此,乡里还为我们申请了建房补助,我们自己又东拼西凑,终于把新房盖起来了。

  在党和政府帮助下,我们夫妻俩齐心协力,在2018年底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实现了脱贫。

  这两年孩子们都大了,我也能脱开身做更多的事。2020年,乡党委书记项忠红建议我担任难忘下党主题馆的讲解员,为游客介绍下党的脱贫故事。现在,我每天带着外地游客人参观下党的景点,为他们讲解主题馆里的展览内容,畅谈下党乡的巨大变迁,把我们现在的好生活讲给大家听。担任讲解员两年多,我已经接待了600多批游客,近2万人次,大家都说我是主题馆的金牌讲解员!

  这些年,到下党乡学习参观的游客越来越多,我老公便和朋友一起合作开起了农家乐,生意红火,家里收入节节高。

  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如果说未来我还有啥愿望,那就是希望下党越来越好,我在下党幸福地慢慢变老,看着我的孩子们成长成才,学成后建设更美好的下党村。

  记者  施  钰采访整理

  摘了“穷帽” 拔了“穷根”

  ■ 吴连花  江西遂川县 巾石乡竹坪村村民


  由于家贫,我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加入了南下打工的大潮。2010年,在一场事故中落下残疾。回家后,尝试过很多赚钱的门路,但全部以失败告终。正当一筹莫展之际,经过严格审核程序,2014年,我家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在政府无微不至的帮助下,我在镇上开了家茶叶零售店,和妻子早起晚睡全心经营,第二年,顺利脱贫。

  我感觉,这些年,个人和家庭最大的变化,就是摘了“穷帽”,拔了“穷根”。生活越过越好,发展茶产业的胆子也更大了,底气更足了。

  想到家乡的山上常年云雾缭绕,水汽丰沛,生长着不少野生茶,我便萌生了不仅卖茶,更要种茶、制茶的念头,当“小老板”,带领乡里的乡亲们一起奔富路。

  从幼苗到产茶,一般要3年。我把打工攒下的积蓄都投进了基地,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但资金仍然周转不过来。帮扶干部又帮忙联系到10万元小额贴息贷款,还协调水利资金改善灌溉条件,请来技术员定期上门指导,助我一次次走出困境。

  如今,茶叶基地拓展到了500多亩,茶树旁套种了井冈蜜柚和药材,丰歉互补,确保效益可持续性,实现了多元化发展。当地政府也及时落实了每亩3年1200元的产业奖补政策和3年5万元的贴息贷款,还成立了专业合作社,我和乡亲们的荷包更鼓了。

  有了相关部门的牵线搭桥,我也敢“走出去”,参加各级各类制茶比赛,有家门口的,有省里举办的,也有国家层面的。在与五湖四海的茶友们切磋比拼中,获得一些奖项,也看到短板所在,发现了突破方向。

  面对即将到来的2023年,我的想法很简单:练精制茶本领,扩大产业规模,购置数台揉捻机、杀青机,继续在乡村振兴中“遨游”。

  记者  朱  磊采访整理

  每摘一个果子我都非常开心

  ■ 麦付祥  贵州从江县 谷坪乡谷余村村民


  我今年47岁,家里有父母、妻子和3个儿子。这10年,我的家乡变化真是太大了:高速公路修到了村寨口,距离高铁站不过三四十公里;通村路、通组路、连户路修到了家门口,村里水、电、网、物流畅通稳定;村寨环境干净、整洁,老人可以在户外下棋、喝茶,孩子们可以在篮球场运动玩耍;住房和城里几乎没有差别,门前清溪、门后青山,又比城里多了空气清新。

  回想2014年时,通过精准识别,我家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那时我和30多户村民仍聚居在山顶,过着缺电、少水、路烂难挨的日子,就医、上学更是困难重重。大伙常年只能靠耕种几亩稻谷加上外出打工勉强维持生计。

  2015年,在国家扶贫政策帮助下,我所在的高首寨实现了整寨搬迁,住到了交通便利的山腰平地。搬迁后,像我这样年纪的中年人,去打工体力不占优挣不了多少钱,驻村干部、帮扶干部就想了许多办法带领我们致富,有人种辣椒,有人建鱼塘养稻田鱼。

  驻村第一书记杨光祖是农行榕江县支行副行长,他是主动请缨到咱们村挂职的。去年他来推广种植百香果,我认真研究了惠农政策,决定试种20亩百香果。村里还组织我们去县里培训,到临县参观,如果种植方面发现问题,就拍照发到种植群里,科技特派员会指导大伙一起讨论加以解决。

  这几天,我的百香果园今年第三次收果正在进行中,每摘一个果子我都非常开心。党和政府的好政策实实在在帮助了我们。现在家里的老二、老三先后考上省外的大学,在校时勤工俭学,放假回家还能帮我种植百香果。

  生活努力就能看见方向,辛劳就有盼头。我相信我们的日子会一年比一年好。

  记者  汪志求采访整理

  两口子的日子过得比蜜甜

  ■ 潘洪全  四川苍溪县 五龙镇三会村村民


  我今年44岁。这10年,无论是我的家乡还是我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我家建起了养猪场,年出栏生猪1150多头,还种植了10.5亩的梨园,2022年可实现家庭收入20万元以上,住进了100多平方米的新房,还在五龙镇上买了楼房。两个孩子都在镇上读书,我和妻子恩恩爱爱,互相照顾,两口子的日子过得比蜜还甜。我真切地感受到在政府的帮助下,加上我俩的努力,我家终于过上了好日子,实现了从建档立卡贫困户到当地致富带头人的转变。

  1978年,我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父亲身体残疾,母亲身体也不太好,家里兄弟姊妹又多,为了能过上好日子,而立之年的我便背井离乡外出到广州打工。

  2012年,我决定返乡创业,搞起了生猪产业,投入20多万元,建起占地900多平方米的养猪场,共3栋圈舍,买来17头生猪。但由于技术、销路、交通不便等原因,第一次创业亏得一塌糊涂。2015年,我家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各级干部的热心帮扶,让我家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2016年,政府引荐的温氏集团,给我的创业增添了信心,我投入40多万元扩大生猪养殖规模,采取代养模式,加入温氏集团。我只需要交押金,由集团统一提供技术指导、饲料、防病防疫等服务,销售后除去成本返还给我,这样就降低了养殖风险,技术也有保障。忙碌之余,我坚持学习养猪知识。2016年,脱贫攻坚行动改善了村里基础设施,我家门口的通村路也建好了,运输饲料更方便了。最终这批生猪出栏后赚了9万余元,我被温氏集团评定为优秀养殖户。2017年,政府又帮助我种了100多株黄金梨,依靠“种养循环”模式持续增收。2019年我家顺利脱贫,我的农场还先后被评为省、市、县级示范农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依靠勤劳的双手,我改变了命运。一人富不算富。未来,我要带动村里更多村民发展种养殖业,并为他们提供技术指导等服务。同时,我除了努力致富外,也要教育好两个孩子,希望他们通过知识改变命运,成长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努力回报社会。

  记者  王明峰采访整理

  好政策让日子越过越好

  ■ 马海军  青海门源回族自治县 东铁卖村村民


  我今年60岁。从前因为身患疾病,种地没力气,打工没人要,再加上自己缺少文化知识和技能,孩子还要上学,那些年为生活没少犯愁。

  2016年初,村两委干部和驻村干部来到我家,详细询问了情况后,我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从拓宽增收渠道,到看病报销政策兜底,还有安全饮水、广播电视、生活用电、卫生厕所等,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得到有效改善,既给我找到了脱贫路,更给我增添了信心。记得那年年初,来自中国联通青海分公司的驻村干部杨国钦了解到我家的情况后,给我们争取到了种子肥料补贴,给我儿子联系到外出务工的机会,还把我妻子纳入到公益性岗位,参与村上的保洁工作。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亲人般的关怀和温暖,政府这么贴心,咱还有啥理由不努力?

  经过大伙齐心协力的努力,2016年底,东铁卖村的贫困户实现了全部脱贫。从此,大伙的收入年年见长,砖瓦房、瓷砖地、水冲式厕所、壁挂式暖气,已成为很多村民家的标配。村子里,家家房前屋后种花种草,水泥路直接通到家门口,特别是在每年油菜花盛开的时候,咱这儿美得跟画里一样。我家去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也超过了1万元,真真正正实现了“两不愁、三保障”。

  摘掉贫困帽,心气也更高。2019年,在杨书记的帮助下,中国联通的百兆宽带覆盖到全村200多户,我们还享受了优惠资费。一根细细的网线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变化,不仅和亲人朋友联系起来方便了许多,我还通过短视频平台学到了青稞和油菜的种植技术,并且把自己的种植经验分享到网上,吸引很多人给予点赞评论,还有人私信下单,这可为我打开了新的销售渠道。

  只要踏踏实实地干,生活肯定还会再上一层楼。这两天,我正忙着收拾家的房子,打算再盖4间宽宽敞敞、亮亮堂堂的大平房,住着也舒心。接下来,我打算再承包几亩地,把种植规模再往大扩一扩,借助好政策,让日子越过越好。

  记者  贾丰丰采访整理

  本组照片除署名外,皆由受访者供图

上一篇:“现在的日子越过越攒劲”
下一篇:从医疗保险到医疗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