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在历史维度中认清西方“人权”真面目

——西方“人权”辨析之二

2016-06-21 11:53:22   来源:求是网   作者:司司

  长期以来,一些西方国家热衷于向世界推销“人权”并对别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仿佛一开始就站在了人权的制高点上。有些人信以为真,以为人权是西方国家与生俱来的东西,以为西方人权状况一片向好。事实上,只要看看西方国家的发家史和人权制度的演变史就会发现,人权在西方的发展并不是天然内生的,也不是西方国家自觉自愿的,而是在相当漫长的历史中以世界人民的血泪为代价发展起来的。

  西方人权制度自出生就带着阶级和资本的印记,资产阶级的人权本身就是特权。人权作为一个普遍的政治理论概念,是17、18世纪欧洲资产阶级在反封建专制制度的斗争中提出的。为了对抗当时被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权、君权和等级特权,资产阶级思想家和政治家们举起了“天赋人权”的旗帜,反对将权利诉诸神性,主张诉诸人性,并从人性中引申出自由、平等的人权,这在当时曾经起过巨大的思想解放作用。但是,资产阶级形态的人权概念从一开始就有明显的历史局限性和阶级局限性:封建的等级特权被打倒了,但是资产阶级的阶级特权被合法化了,“人权”成为资产阶级共同平等、自由地压迫劳动人民的权利。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宣称“人人生而平等”,第一次以政治纲领形式宣布人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人权宣言。然而,该宣言的56个签字人都是有地位的男性白人,几乎都拥有黑人奴隶。而宣言中那些看上去令人感动的表述也仅适用于生产的男性白人,“人人”并不包括奴隶、妇女、有色人种和没有财产的白人。美国13个州独立后都规定,任何想参加选举的男子必须拥有一定财产,以证明它是一个纳税者;任何一个政府职位的候选人必须拥有较大数额的财产才能参选。例如,北卡罗莱那州规定选举参议员的选民需要拥有50英亩土地。到1870年,美国通过宪法修正案,黑人选举权以法律形式得到确定。但这一权利只是一纸空文,各州政府依然通过各种附加条款限制黑人的选举权,例如读写能力测试、祖父条款等,导致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风起云涌的黑人民权运动。直到《1965年选举权法》的通过,美国才最终确立“不得因财产、种族、性别、信仰等因素剥夺成年公民的选举权”。

  1789年法国大革命期间通过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第一次将“天赋人权”写进国家的根本大法,然而其中的“人”和“公民”在法语里指的就是男人和男性公民。直到1944年,法国妇女才被赋予选举权。事实上,资产阶级“人权”从一开始就是资本的权利,正如马克思指出的,这种“人权本身就是特权”。广大无产阶级、妇女和有色人种为争取真正的人权进行了不懈斗争,资产阶级为了继续掌握国家权力而不得不逐渐妥协,西方人权的内涵才逐步得到丰富和发展。

  自诩“人权卫士”的西方国家正是靠殖民掠夺和奴役贸易完成财富积累,以世界人民的血泪浇灌自身发展。美国的建国史就是屠杀印第安人和掠夺其土地的历史。美国独立后印第安人不仅没有公民资格,甚至长期遭到大规模屠杀和驱逐。仅19世纪初,由联邦政府出动军队向印第安人发动的袭击和讨伐就多达200多次。据估计,北美的印第安人曾经约有3000多万,而现在仅剩70多万。

  历史上,西方国家曾实行长达400年的贩卖黑奴制度。据估计,从16世纪到19世纪至少有1000万黑奴被运到美洲,而每运到美洲1个黑人,至少会有5个黑人死于捕捉和陆海运送途中。这样,非洲丧失的黑人就要在6000万人左右。这使非洲陷入了几个世纪的发展停滞状态,给非洲人民带来了巨大痛苦,由此演变出的种族主义恶果一直延续至今。从1840年到1949年间,几乎所有的西方列强都参与了对中国的侵略和掠夺,给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1900年八国联军烧杀抢掠,将5万多人的塘沽镇变成空无一人的废墟,使拥有100万人的天津仅存10万人。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期间,曾在6个星期内屠杀了南京30万人口。

  由于资本主义从一开始便与对外侵略和殖民掠夺联系在一起,特别是资本主义过渡到帝国主义阶段以后,争夺殖民地和霸权的斗争愈演愈烈,终于在20世纪初短短几十年之内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的生命财产造成了空前的浩劫。一面是西方资产阶级为殖民主义摇旗呐喊、竭力辩护,一面是被奴役民族人民觉醒后为真正的人权进行的长期艰苦抗争,可以说,一部西方人权的发展历史就是充满殖民主义硝烟的历史。邓小平同志在分析西方的“人权政治”时指出:“搞强权政治的国家根本就没有资格讲人权,他们伤害了世界上多少人的人权!”

  在殖民主义破产的历史条件下,人权演变成西方国家的政治筹码和外交工具。二战前后,西方国家的对外侵略、血腥殖民、贩卖奴隶等罪行遭到世界人民的强烈谴责,随着战后西方殖民体系土崩瓦解,这些国家不得不改弦易辙,寻找更隐蔽的方式继续干涉、控制和支配其他国家。西方国家利用人们战后对和平安定生活的美好向往,举起“人权”大旗抢占道德高地,同时有意将人权概念无限抽象,标榜自己的人权标准放诸四海而皆准,再以“人道主义干预”、“人权高于主权”等为幌子行新干涉主义之实,最终达到消解他过主权、左右他国政局、为资本开拓市场的目的,其实质依然是霸权思维在作祟。

  回顾历史,西方的人权是践踏着广大劳动人民和被奴役民族的权利发展起来的,西方国家从未真诚主动追求真正的人权发展。今天,一些西方国家利用“人权”为借口,干预别国内政甚至制造动乱、发动战争,而这些国家正是历史上侵犯人权最严重的国家,他们口中的“人权”极具迷惑性和危害性,对此我们必须清醒认识、高度警惕。

上一篇:农民需要“职业”发展环境
下一篇:发展优质高职 缓解教育公平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