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国内 > 人权司法保障 >
吉林安图:信访量为何急剧下降

2015-06-30 10:11:3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祝大伟
  吉林安图:信访量为何急剧下降 以“说事、评理、建言”方式将直接联系服务群众制度化

  核心阅读

  曾经,吉林安图县在房屋拆迁、土地征用、下岗职工安置等方面,积累了大量社会矛盾,民生诉求强烈,前些年一直是远近闻名的上访大户,发生过的大面积群体性上访,曾把县委主要领导一度堵在办公室出不了门。而今,全县信访量急剧下降,由延边全州最多变为最少。变化因何而生?“秘密”在于——“说事、评理、建言”的群众工作“法宝”。

  “火车站旁废弃的老楼前,都成了垃圾场,太影响形象啦。有关部门咋不解决呢?”第二天,吉林省安图县火车站旁的垃圾被清理,老楼前开始做围挡。

  这不是县领导的问责,而是当地群众电话向县群众诉求服务中心反映的问题。诉求服务中心把问题直接批转给相关部门。结果,第一天受理诉求,第二天相关部门解决问题。

  事不大,重视程度却不小,安图的群众咋这么“牛气”?

  这缘于诉求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有“威力”。作为安图县制度化直接联系服务群众的平台和枢纽,群众诉求服务中心通过“说事、评理、建言”方式开展群众工作。看似简单的“三板斧”,功效着实了得。

  和群众说事,县领导到基层“上班”

  “明年就能住上新房,终于能告别受冻没水喝的日子。没想到政府这么有力度,挺满意。”接受完“安图民声”频道的采访,看着已经动迁的小区,九龙社区上学南小区居民厉富梅激动不已。

  去年7月,县级领导干部进社区听群众“说事”,厉富梅向县委书记季宁反映,小区冬季经常吃不上水,很多房屋年久失修。她早早就通过“安图民生”频道预告和社区公告栏了解好领导来“说事”的信息,领导一来,她当仁不让地提出诉求。

  “怕啥?社区‘说事’的大门是冲着全县老百姓开的,我们有意见就得提,谁也不敢拦。”厉富梅把“说事”的社区就当自己的家。

  第二天,季宁带着相关部门负责人来小区调研,现场承诺:优先进行棚户区改造。

  为了当面听取群众呼声、解决群众难题,安图县每周一的18:30,在县城4个社区分别安排1名县领导与群众“说事”。14名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成员轮流排班,每人每年进社区不少于10次。

  县领导听群众说完事,诉求服务中心根据现场记录及时提出拟办意见,进社区领导“下单”,批转给相关部门承办。最后,承办单位“埋单”,诉求群众“签单”。

  如今,安图县形成了县级领导干部进社区、县乡干部包乡进村、机关在职党员“双岗双责”、农村无职党员“包片定责”,党员干部全面联系群众、解决基层问题的制度。

  “县一级把群众路线做实,不能以点带面,而是要全覆盖。”季宁说,关键就是联系群众岗位职责化,像上班一样到社区联系群众,在中心这个平台上,县级领导干部进社区和村屯制度,既是收集社情民意的端口,又是领导直接解决困难的推动力,更是平台发挥作用的核心。

  除了“签单”,群众还得对着电视镜头说道一番。这不,县里单独为他们部门开辟了覆盖全县的电视频道“安图民声”,所有涉及群众诉求的活动,电视全程播报。

  “这是全县收视率最高的频道,群众一句‘不满意’,在‘埋单’的领导看来,是打了脸、要了命的。”中心主任杨松峰介绍,平台拥有监督职能,同时整合干部的推动力和群众的监督力。

  让群众评理,就地化矛盾解难题

  在中心,亮兵镇大西村村民姜翠华输了理,却赢得了帮助。

  因为打错农药,姜翠华家1.2公顷黄豆苗全部死亡,她执意认为是农资商店老板拿错了农药,要求赔偿损失7000元。

  按照双方的要求,中心启用乡镇民事民议工作站的“评理大会”,采用异地评议方式,由明月镇26名农民议事代表,以“豆苗死亡谁过错”为主题进行评议。

  “我要的是打豆苗的药,她给我拿的是打苞米的。”

  “你要的就是苞米的,包装上还写着字,画着苞米的图案,收据上也写名了。”

  双方陈述、看采访短片、现场律师解答,最终议事代表18票支持农药商店老板。“安图民声”频道对此全程录播。理虽评完了,但中心却不放手。

  “姜翠华刚没了老伴,自己又不会种地,打错农药也不意外。可为啥死要赔偿?我们发现她和她的残疾姑娘就指望种地生活,这损失承受不起啊!”中心副主任孟星延说。

  最终,在中心和“安图民声”的动员下,姜翠华收到全县2万多元捐款。

  以前,在基层矛盾调处中,安图县一些群众觉得自己有理却被拉了“偏架”,对处理结果不服,反复上访。中心“评理”平台开展“民事民议”,通过“政府搭台、群众评议、媒体监督”,让广大群众评判是非曲直,群众的问题由群众自己解决。

  “评理结果虽不具有行政和司法强制性,但作为民间舆论场发挥了巨大威力。”杨松峰说,2012年,县委在全县各社区和乡镇成立了“民事民议”工作站,使“评理”平台进一步拓展和前移。

  目前,安图县“民事民议”覆盖群众纠纷,群众与企业法人、与政府的纠纷,特别是涉及纠纷的政府部门参与评理成了“硬要求”。“县里要求全部各部门有理上去评,没理赶紧解决问题。没理还上去评,政府部门评输了,部门领导直接交辞呈。”杨松峰说。

  如今,中心组织涉事双方和议事代表小范围的“即时评议”近500次,召开“评理大会”6次,评理结果涉事双方都表示接受。还有大量矛盾纠纷,慑于群众评理和电视曝光的压力,理亏的一方主动和解、息诉罢访。

  听群众建言,凝聚感情集中智慧

  随着说事、评理广泛开展,安图县基层群众间的大量问题有效解决,大批矛盾妥善化解。而领导下基层座谈、职能部门约谈、议事代表畅谈、新闻媒体访谈等联系群众的举措却越来越丰富。

  这是作秀,还是没事找事?

  “有诉求就帮群众解决,没诉求就和群众交朋友,使解决问题的关口进一步前移。”季宁说。

  “领导进基层之初,看到干部来了,群众总会说‘当官的来了’,如今大家会说‘领导来啦’。”亮兵镇党委副书记赵晓刚感受深刻,言语由带着嘲讽到透着亲切,干群间的隔阂在消融。

  干群关系亲了,群众参政议政的热情自然高了。中心组织的“无物业小区出现问题由谁管”的建言活动,就吸引了60多位议事代表和群众的参与。

  “建言会让群众代表一起讨论,形成共识,然后通过‘安图民声’频道播出,这样在全县群众中慢慢形成共识,以此来推动热点问题在大范围内得到关注和解决。”杨松峰说。

  2011年以来,全县共征求群众意见建议151件。安图也出了不少像卜庆聚这样以提意见为爱好的议事代表。公交站点的设置、路面随意“开膛”等所见所闻,他都跟中心反映。过几个月,卜庆聚就要退休了,期望着“可以全身心做好议事代表,用好自己的话语权”。

  目前,以中心为平台,全县共解决各类群众诉求1.1万余件,办结率98%以上,信访量急剧下降,由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最多变为最少,再没发生大面积群体性上访。

上一篇:公安部:内部人员过问案件应向纪检部门报告
下一篇:只有完善的法律援助制度才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