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中国人权纪实:行走南粤 为梦想而歌

2015-11-11 14:05:03   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李世钰
\
登台前,团员们为彼此化妆。摄影:刘倡

  周末,对于大多数已经辛苦劳碌了五天的人们来说,正是阖家团圆、休息放松的时光。 但在广东省中山市的一个狭小房间里,36岁的黄成却忙得满头是汗。
 
  他正指挥着几个小伙子收拾满屋子叫人眼花缭乱的服装道具,为晚上的下乡演出做准备。指着那些五光十色的演出服,他有些疲惫,但脸上也写满了自豪,“(这里的演出服)应该是一千多套吧,那还有没挂进来的。有的时候时间太短,赶不过来,只能在外面定(做)。(可是)在外面定很贵,就选择了自己买布料、自己做、自己设计,这样节省我们艺术团很多资金。” 
 
  黄成所说的“艺术团”叫做三乡镇工人业余艺术团。顾名思义,团员们全部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打工者,几乎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却在十三年内演出将近六百场,足迹踏遍了中山。
 
  据团长杨成介绍,这个前前后后吸纳了近五百名成员的艺术团的诞生,要归功于当时的镇妇联主席甘瑶女,“她到村里、企业里宣传的时候,就发现有些人唱歌唱得好、跳舞也跳得好,其实他们也很渴望有一个平台能把自己展现出来,所以她就向政府提出想成立这样一个团的建议,有兴趣、有爱好的(人)可以报名。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有146个人报名,面试选了70个人出来,成立了这个团。”
 
\
艺术团团长杨成正在整理音响设备。摄影:刘倡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艺术团细分成声乐、舞蹈、司仪等几个小组,不收费,不设立门槛,更不限制入团条件,唯一的要求是对艺术的坚持与热情。依靠口耳相传,艺术团吸引了不少艺术爱好者,甚至有人慕名而来。
 
  黄成就是其中之一。在来到三乡镇之前,自幼热爱舞蹈的他因为腿部的残疾和家庭经济情况的原因一直与自己的梦想失之交臂,“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就出来打工,刚开始是在玩具厂,工资很低,又很辛苦。然后我看到报纸上登着艺术团的简介,心里就燃起了这种很渴望拥有跳舞的平台(的希望)。那时候坐公交的六块钱(路费)都没有,(我)就把自己最好的两件衣服卖给老乡,卖了20块钱来三乡面试。面试当天用了两个小时就帮艺术团排了一个舞蹈,然后(镇)妇联主席说,下星期你就过来,我们安排你在艺术团教跳舞。”
 
  尽管腿脚不便,黄成依然事事躬亲:通过把自己对舞蹈的理解教授给团员,他带出了一支像模像样的舞蹈队;没有合适的配乐道具,他就成了团里的音乐剪辑师和服装设计师。渐渐地,这个从小偷偷练舞、常被家人认为“不务正业”的布依族小伙子在异乡找到自己人生的价值与意义。
 
  黄成已记不清自己来团的这十几年里编过多少舞,也罕少提及自己的辛苦和难处,却多次提到了“感激”二字,“对我来说,真的就是非常感谢我的第二故乡:三乡。如果没有三乡,就没有我今天的(生活)。因为自从我进了艺术团,有大家的关爱、帮助,我的生活慢慢改善了,最主要的我能找到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我从小梦寐以求的舞蹈。”
 
  但除了极少数像黄成这样的专职成员外,绝大多数的团员还要白天正常上班,工作日的晚上赶到团里排练。每到周末,还要赶去周遭的工厂企业、农村和社区去巡演。团长杨成说:“从建团到现在,我们的时间都是这样安排的。因为毕竟参加我们这个团没有工资没有报酬,纯粹是(凭)爱好义务奉献,我们也要求他们来参加这个团(的活动时),不能影响他的本职工作。”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种安排谈不上合理,也太过辛苦。但大家对这样的生活方式却有着自己的理解。

\
  “团二代”们正在舞台上表演相声。据团长杨成介绍,有不少成员在艺术团里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而他们的孩子也继承了父母对艺术的爱好。摄影:杜权威

  来自江门的陈东现来团里唱歌已有三年。对他而言,艺术团不仅是一个展示才艺的舞台,更是远离家乡的第二个家,“一开始(我)刚来三乡的时候没有归属感。我学音乐出来的,很喜欢表演,了解到三乡有个艺术团就过来参加了。(我发现)其实每个人都一样,都是来自五湖四海,都有思乡(的情绪),所以感觉特别的亲。”
 
  到了周日下午的六点钟,陈东现和他的伙伴们匆匆忙忙收拾好服装道具,扒过几口饭后,大家又跳上大巴,迫不及待地掏出化妆盒,为晚上的表演做准备。
 
  在一帮兴高采烈的演员中,来自湖南的李永贵显得有些沉默。作为“元老级”成员的他曾经因为工作原因离开了三乡,现在又重新回到了团里。对他来说,每周的排练演出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刚开始没有接触这一行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艺术是什么,自己的爱好在哪里。只有来了艺术团之后,你才知道这样的节目我喜欢,我就想排。像我们白天上班晚上过来排,上班遇到什么困难、委屈、累了、心情不好,一到这里来,一旦听到音乐,一旦跳起舞,所有的一切都云散了。”
 
  在西山社区的运动场上,老百姓们携家带口带着小板凳入迷地观看着艺术团的演出。无论是歌舞、相声,还是魔术,团员们的举手投足间是那么自信、专业和投入。 
 
  正如报幕的司仪所说的一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梦想”。而多亏了三乡镇工人业余艺术团,来自南疆北国的打工者为自己的梦想插上了翅膀。在这个外来人口数量名列珠三角前三甲的城市里,他们得到认同、被接纳,收获到“放下行囊是故乡”的幸福。

上一篇:记者手记:淘宝,还能不能指望你维权?
下一篇:“十三五”:拿什么缩小收入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