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评论 >
九江日报:珍惜人权 远离滥权

2014-11-20 09:11:47   来源:九江日报   作者:三丝

  13日,“新华视点”播发报道,题为《一年仅居民生活电费就“附加”了270亿元?——追踪水电油价“附加费”》,引起了舆论关注。财政部回应说,将实施清理规范。并明确说:财政部官网已向社会具体公布了200多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目录。“对目录清单之外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一律不得执行,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绝缴纳。”

  但实际上,恐怕是意义有限的。网上查询得知,早在1991年,就下发有规格相当高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制止乱收费、乱罚款和各种摊派的决定》的红头文件。地方政府甚至更早,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在1990年就白纸黑字地承诺:对于“乱收费、乱罚款,当事人有权拒交”。即“三乱”从来就不是合法的,一直是当事人有权拒交的,只是实际效果不理想罢了。

  之所以实际效果不理想,一个原因是信息不透明,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缺乏制度约束。

  为彻底实现信息透明,应充分利用互联网优势,设专门网站、频道将各级政府的一切收费项目、标准全部公开,并分市县罗列,适时更新,以供查询。在此前提下,但凡未在公开目录内者,但凡收费高于公开标准者,一律为乱收费。而财政部目前所公布,只不过是“全国性及中央部门和单位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一则不够全面,二则极其含糊,只公布收费目录,却无明确的收费标准,那显然是不够的,甚至为相关部门、个人挟带私货大开了方便之门。

  所谓制度约束,核心是各级政府、部门必须行为规范。公职行为以规范为核心特征;公职人员的荣誉首先来自于行为规范。公职人员在公职行为中恪守条文、程序,纵然发生意外并造成了严重后果,也不应追究其个人责任。但滥权、践踏职业底线,却是必须零容忍,追究其纪律、法律责任的。在法律层面上,针对具体行为的严重程度,应予何种处罚,自然应该商榷。但在纪律层面上,公职人员竟然滥权到违规收费的地步,就是践踏职业底线,必须“见光死”,开除其公职,并终身取消其公职资格。

  公职人员不能以部门要求、领导命令为自己开脱。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既然收费项目全公开,具体个人又工作于特定部门,当然知道具体收费项目的合法与否。明知非法收费而执行,连法律责任也必须承担,自然必须同时承担纪律责任。所谓人情世故,所谓“法律(包括纪律)不外乎人情”,纵然已形成惯例,也是必须逐步排除于制度设计、运行过程之外的。现代社会的制度本应是“天真”的,是闪烁着理想主义光芒的。当理想主义的光芒照亮了一代又一代人,所谓“天真”,便渐渐沉淀为新的惯例、原则与底线。

  如是,面对政府、部门强势的“三乱”行为,为避免冲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选择先缴费,保留证据向专设部门举报。一经查实,不仅返还其缴费,且参照购买假冒伪劣商品后的补偿措施,给予其缴费总额的10倍奖励,以鼓励公民维权。同时,对涉事部门、人员零容忍,也免除了举报者遭遇制度性报复的后顾之忧。

  杜绝乱收费行为,关键不在于空喊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交,乃至本末倒置地将“三乱”行为的恶之源头定性为民众的不作为,强求他们因此而公然与强势的乱收费部门、个人激烈对抗,而在于明确权力的边界,保证维权的渠道通畅,处分、处罚措施得力且落在实处。如是,各级政府、部门以及公职人员才会积极主动地珍惜人权、远离滥权,也不敢不珍惜人权、远离滥权。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讨论每一具体收费项目的得当与否,并依据讨论结果保留或取消具体项目、提高或降低具体的收费标准,才真正能做到制度上公平合理、行为时令行禁止。是之为善政。

上一篇: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胡云腾:加强人权司法保障
下一篇:消除就业性别歧视还需政府“有形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