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交流 > 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 2011年—2015年 >
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9次会议上与任意拘留工作组、境内流离失所者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的发言

2014-10-29 20:58:33   来源:   

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9次会议上与任意拘留工作组、境内流离失所者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的发言

2012/03/06

  主席先生,  

  中国代表团注意到任意拘留工作组主席El Hardji Malick Sow先生、境内流离失所者特别报告员Chaloka Beyani先生分别向理事会提交的报告,并认真听取了他们刚才的发言。  

  主席先生,  

  作为一个法治国家,中国政府一贯反对任意拘留等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宪法》第33条规定,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第37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主席先生,  

  下面,我愿就任意拘留工作组2011年重点考虑的“作为例外措施的审前拘留”和“人身保护令”两个专题谈谈看法。我们认为工作组在研究这两个问题时,应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应尊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相关条款立法原意的内在平衡。该公约是国际社会共同努力的成果,是一项国际法律文书。正如工作组报告所阐明的,上述两项专题集中体现于该公约第9条。该条在强调保护个人的人身自由和获得公平审判权等权利的同时,也肯定和尊重主权国家对有关人员依法采取剥夺人身自由、进行审判和执行判决等权力。  

  第二,应尊重世界各国不同法律体系之间的平衡。众所周知,当今世界主要存在普通法和民法等不同法系。虽然各法系之间有着互相借鉴甚至趋同的倾向,但其基本差别仍然相当突出。由于人身保护令出自普通法的概念,能否直接纳入民法及其他法系国家适用,需要认真权衡。  

  第三,应尊重世界各地区有关制度和实践之间的平衡。我们注意到,在探讨上述两个专题时,工作组报告重点参考了世界个别地区的作法和实践。我们理解出现这种情况的原由,同时希望有关工作能够尽量全面反映世界各地区和各国的相关制度和实践。  

  主席先生,  

  任意拘留工作组在其报告中建议扩大工作组职责范围,以便检查各国的拘留环境,并监督其在履行有关被关押和监禁人员人权方面义务的情况。我愿意重申,有关授权应尽量避免与其他特别机制之间职责的重叠和重复劳动,并以保障工作组全面、充分履行其现有职责为前提。  

  主席先生,  

  关于境内流离失所者,尤其是“营外境内流离失所者”(IDPs outside camps)的问题,正如特别报告员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其产生的原因十分复杂,包括武装冲突、暴力活动、自然灾害以及城市化因素等。在此,我们呼吁各国政府注重从根源入手,发展经济,建设持久和平,通过采取综合措施,彻底消除产生境内流离失所者的因素。  

  谢谢主席先生。

上一篇:中国代表团在人权理事会第19次会议与强迫失踪问题工作组、宗教信仰自由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时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9次会议上与粮食权、适足住房权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