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06年—2010年 >
试论国际人权制度的缺陷及其根源

2014-06-11 10:49:28   来源:《中国人权年鉴》   作者:谈谭

  同样, 和西方以个人权利为取向的价值观不同,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强调个人义务,强调个人应该对集体和整个社会承担义务,每个人在别人尽义务的同时也获得了自己的权利,整个社会通过社会成员彼此间相互尽义务的方式来达到秩序的维持与和谐。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不强调人们之间的“平等”这一西方人权基本思想。它强调人是“人伦”中的人,每个人都应该恪守“本分”,中国社会特别重视“由人伦来形成的家庭、民族、国家这类整体”,[11]“中国古代文化里缺乏西方那样的与他人分立对抗的、绝对的个体人概念。 ……儒家的人,是义理的人,每个人的特性都是由其所属的社会关系来定义的。而且,个体从属于群体,首先是要为群体服务。”[12]西方社会中,人是自然人,维系西方社会的纽带是法律和契约。因此,西方政治文化是以法律和契约为基础的“制度中轴”文化,而东方特别是中国的政治文化是以“仁爱” 为核心的“伦理中轴”文化。[13] 西方文化具有制度化的属性,而东方文化更具有宽容的伦理关怀。

  在国家主权和个人人权的关系处理上,大多数非西方国家认为国家主权是实现其它人权的前提,强调集体人权的重要性,它们将个人人权置于集体人权中来理解。许多非西方国家由于经受殖民统治的痛苦历史记忆,更加强调对国家主权的维护,强调国家主权对促进和发展人权意义。它们认为人权的实现和保障是每个国家的权限和责任,而国家独立和脱离外国控制的民族自决权是充分实现人权的先决条件。 在对人权的内容理解上,西方社会和非西方社会也有较大的差异。 非西方国家很难接受某些西方人权观念,比如,“人作为人具有国家和政府不可侵犯的权利。 ”[14]因此,《世界人权宣言》以及一系列国际人权公约诞生后,世界上许多地区基于本地区的文化传统和人权观念制定了自己的人权宪章。这些地区人权文件的出现使得体现在国际人权公约中的“普遍人权观念”被相对化和地域化了。

  1986 年生效的《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宪章》在表示尊重人权的普遍性之后,又强调要考虑非洲国家各自的特殊性,要考虑“它们的历史传统道德与非洲文明的价值,并以此启发和指导它们对人权与民族权观念的思考”。2002 年 7 月非洲联盟取代了非洲统一组织,但是《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宪章》 仍然是非盟人权保护制度的主体。1997 年生效的《阿拉伯人权宪章》前言里,认定人权与真主和伊斯兰教密不可分,它宣告:“自从主特别惠及阿拉伯民族,将阿拉伯世界作为宗教的摇篮与文明的发祥地以来,神明的昭示证明了阿拉伯民族对人之尊严一直怀着信念。”“种族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外国占领和统治构成了对人类尊严的挑战和实现所有人基本人权的一项主要障碍,必须谴责和努力消除它们。 ” 与伊斯兰国家的宗教观念和传统文化密切相关的是,几乎所有的伊斯兰国家对涉及妇女权利和宗教自由的有关国际人权公约都提出了保留意见,在《阿拉伯人权宪章》中包含有 “信仰自由”(freedom of belief) 而不是“宗教自由”(freedom of religion)的规定。1998 年 5 月通过的《亚洲人权宪章》则认为“人权的享有和落实取决于社会、经济和文化处境。人权不是抽象的概念,……只有把人权及其实践与亚洲的特殊境况连接起来,人权的享有才能得到落实。”它强调“侵犯人权的一些根本原因是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的不公平”。

  1993 年世界人权会议通过的 《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中,第一部分第五条规定:“一切人权均为普遍、不可分割、相互依存、相互联系国际社会必须站在同样的地位上、用同样的眼光、以公平平等的态度全面看待人权。 固然,民族特性和地域特征的意义、以及不同的历史、文化和宗教背景都必须考虑,但是各个国家,不论其政治、经济和文化体系如和,都有义务促进和保护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18]这里,“促进和保障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仍然是每个国家的义务。但是,只要人们“考虑”到“民族特性和地域特征”和“不同的历史、文化和宗教背景”,承认不同文化和宗教内涵的合理性,就是承认相互差异的文化价值观念的合理性。

  实际上,人权概念在本质上也是一个动态的逐步演进的概念。美国《独立宣言》发表后,人们的权利并未因此而平等,当时妇女不能和男子一样享有选举权,黑人奴隶更不可能享有同样的权利,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也没有给予妇女同样的选举权地位。在当今世界,每个国家都有人权保障要求,但是各国对人权内容的理解存在差异,其保障方式也各具特色。只有通过各种文化之间的对话和交流,更全面地定义人权的内涵,才能逐步形成价值观念的协调和共识。国际社会的任务就是逐步缩小各国在人权内容理解上的差异,同时使各具特色的人权保障方式相互接近、相互补充。这样才能弥补国际人权制度的缺陷,在主权国家的国际社会现实中更好地保障个人权利。

  (《理论月刊》2010年第3期)

  (上海政法学院 政治学系)

参考文献:

  [1]The United Nations and Human Rights (1945-1995),The United Nations Blue Books Series Vol. VII,United Nations Publications, 1995.

  [2]http://www.un.org/chinese/aboutun/prinorgs/ga/54/doc/ a54r157.htm.

  [3]李浩培.条约法概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7.200.

  [4]莫纪宏.用的视角审视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的关系[A].王逸舟.磨合中的建构—中国与国际组织关系的多视角透视[C].北京:中国发展出版社,2003.234.

  [5]张穗华.通往自由之路[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公司,2003.215.

  [6]张穗华主编.通往自由之路[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公司,2003.216.

  [7]美国法典(宪法行政法卷)[Z].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5.

  [8]沈宗灵,黄枬森.西方人权学说(下)[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4.337、338.

  [9]罗艳华.东方人看人权—东亚国家人权观透视[M].北京:新华出版社,1998.177.

  [10]李林.人权概念的历史和文化解读[A].王家福等.人权与 21 世纪[C].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34.

  [11] 杨适. 中西人论的冲突—文化比较的一种新探索[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13.

  [12]夏勇.人权概念起源[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185.

  [13]韩国福.制度中轴和伦理中轴冲突下的政治文化结构[A].制度建设与国家成长(复旦政治学评论第二辑)[C].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74-75.

  [14]沈宗灵,黄枬森.西方人权学说(上)[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4.482.

  [15]非洲(班珠尔)人权和民族权宪章[Z].

  [16]阿拉伯国家联盟理事会决议通过的“阿拉伯人权宪章(1994-9-15)[Z].

  [17] 亚洲人民委员会在韩国光州发表的 “亚洲人权宪章”(1998-5-17)[Z].

  [18]世界人权会议通过的“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1993-6-25)[Z].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论国际人权法中的国家责任问题
下一篇:罗豪才 宋功德:公域之治的转型——对公共治理与公法互动关系的一种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