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00年以前 >
邓小平人权思想初探

2014-10-14 14:47:41   来源:   作者:林建公
邓小平人权思想初探

林建公

 
  邓小平根据当代的实际,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又对人权问题作了重要论述,这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也是当代马克思主义人权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资产阶级学者认为,人权就是”人的权刊”、“人的基本自由”。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一定时代的革命思想的存在是以革命阶级的存在为前提的。”“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马克思还说,人权“无非是权利的一般表现形式”,“无非是市民社会成员的权利”。针对上述理论分歧和中国国内的现实的政治情况,邓小平在1985年6月6日谈了他对人权的看法。他说:“什么是人权?是多少人的人权?是多数人的人权,还是少数人的人权,还是全国人民的人权?西方世界的所谓‘人权’和我们讲的人权是两回事,观点不同。”我们从邓小平的回答中可以体会到以下几点:

  (1)人权是具体的,它总是属于一定的阶级、一定的国家的,而不是抽象的东西。不同时代、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阶级的人就有不同的权利。我们讲的人权,是从本国的实际出发的,与西方资产阶级学者讲的人权完全是两回事,立场、观点、方法是截然不同的。

  (2)人权是多数人的人权,而不是少数人的人权。国内外总有那么一些人,指责中国侵犯了某一个或某几个人的人权。他们不懂得,在任何一个国家里都会有好人和坏人之分,而少数坏人总是要干坏事,侵犯多数好人的利益。我们就是要对极少数坏人进行制裁,以保护大多数人的人权。今天,我们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只许少数坏人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而对人民则实行民主制度,让绝大多数人民有自由、有发言权。

  (3)对人权的维护和保障是一场激烈的斗争,前几年,国内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一直借人权问题大作文章,攻击人民民主专政制度。国际上也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把“维护人权”作为干涉中国内政的口实。美国的“人权卫士”们,一口咬定中国的人权状况“远远低于国际公认的标准”;攻击我国政府“在中国粗暴侵犯国际公认的人权”。不仅如此,他们还动辄指责这个国家“无视人权”,攻击那个国家“侵犯人权”,还动辄威胁要对别国搞什么制裁。所有这些都表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种人权思想的较量是极其尖锐的。对此,我们不能不提高警惕。

  

  邓小平在1989年10月31日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时指出:“我们都关心自己的国家,是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准则来处理问题的。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国家的主权,不能忘记国格,不能丢掉民族自尊心。国与国之间不干涉内政是至关重要的,中国绝不会允许任何国家干涉自己的内政。”邓小平这段话虽然是针对中美关系以及在世界范围内建立国际新秩序等问题讲的,但对我们探讨人权与主权问题很有启迪。

  第一,国家主权是人权实现的基础和前提。从理论上讲,主权是同国家的产生存在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人权是一个有机的权利体系,它既包括政治权利,又包括经济、社会、文化权利;既体现个体的权利,又体现群体的权利。在当今国际社会,无论是人权的国际保护,还是一国参加某一人权国际公约,承担人权的国际义务,或者是在一国内实施人权的各项措施,都统统离不开国家主权。人权从属于国家主权,而不能凌驾于国家主权之上。一个国家如果丧失主权,就必然无人权可言。再说,人权并不是一种抽象的概念,它的实施必须通过国内的法律来实现。每个国家都要根据本国国情,将劳动人民应享受的各项权利纳入自己国家的立法之中,使之成为受法律保护的权利。保护人权的主要责任在于主权国家的政府和有关当局,而不能由本国以外的任何势力来代替。

  第二,维护人权,坚持国与国之间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所谓内政,即一国国内管辖的事务。它最早在法国1793年宪法第119条中提出,经《联合国宪章》而得到国际确认。以后,联合国许多文件都对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作了明确的表述。但是,一些国家却以人权问题为借口干涉别国内政。自1977年以来,历届美国政府都打着人权的旗号,在全世界范围内推行美国的人权观念和人权标准,特别是不遗余力地向社会主义国家发动“人权”攻势。它在理论上的主要根据,一是所谓“人道主义的干涉”;二是“人权无国界”说。其实,人权不完全是一个道德观念,而是一个政治法律概念。人权的许多方面,尤其是基本人权问题,仍然是一国的内政问题,任何外国、国家集团或国际组织均无权干涉。一个国家的主权原则仍然是现代国际法的基石,国与国之间互相尊重主权、互不干涉内政等原则,仍然是指导当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

  第三,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准则来处理人权与主权之间关系。国家利益作为现阶段利益的最高形式,代表了并切实维护着一个国家的主权,反映了并且切实体现着每个社会成员的根本利益和每个劳动集体的意志与要求。在有国家存在的社会里,整个社会的共同利益一定要通过国家的意志、并以国家利益的形式表现出来。国家支配着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的作用方向和作用程度,协调和平衡个人之间、个人与集体之间、集体与集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因此,在当前国际社会中,无论是东西方国家,还是南北方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在处理人权与主权这一有争议的问题时,实际上都是自觉、不自觉地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而将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之间的分歧摆在从属的地位,一切服从本国利益的需要。

  三

  
邓小平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讲的人权与西方世界的所谓“人权”在观点上是根本不同的。共产党人的宗旨是解放全人类,这也是我们讲人权的宗旨。

  怎样实现人权所追求的全人类的解放?从邓小平已公开发表的文章和讲话中可以看到许多重要的思想。

  首先,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以提高社会主义人权的水平。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一再指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就是大力发展生产力,在长期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充分体现出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并最终战胜资本主义。他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目的就在于进一步解放生产力,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从而不断发展、不断充实社会主义社会的人权。

  其次,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劳动者,努力造就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新人。人权的核心是人。邓小平在1983年4月29日会见印度共产党中央代表团谈话时指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忽视了发展生产力,所以现在我们要特别注意建设物质文明。与此同时,还要建设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最根本的是要使广大人民有共产主义的理想,有道德,有文化,守纪律。”他说,中国的事情能不能办好,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坚持,经济能不能快一点发展起来,国家能不能长治久安,从一定意义上说,关键在人,这些见解,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再次,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开展对人权理论的研究。建国以来,我国理论界对人权和人权思想的研究工作比较薄弱。在当前人权理论的发展过程中,仍然充满着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种人权观的对立和斗争。早在1986年9月,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中就指出:“看来,反对自由化,不仅这次要讲,还要讲十年二十年。”6年之后,他在视察南方谈话中又指出:“十二届六中全会我提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还要搞二十年,现在看来还不止二十年。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后果极其严重。特区搞建设,花了十几年时间才有这个样子,垮起来可是一夜之间啊。”“帝国主义搞和平演变,把希望寄托在我们以后的几代人身上。”因此,我们要理直气壮地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人权观。我们要用辨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新情况,探讨新问题,发展新的人权思想理论。

  (《阵地》,1993年第2期)

上一篇:论毛泽东的人权观
下一篇:延安时期边区的人权与法律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