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交流 > 在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 2000年以前 >
人权小组会专家范国祥在联合国第五十届人权小组委员会上的发言

2014-09-23 10:05:11   来源:   
人权小组会专家范国祥在联合国第五十届人权小组委员会上的发言

(1998年8月5日)

 
  在亚洲某些地区发生的金融危机引发了多方面的震动。国际社会不仅对亚洲的银行结构,而且对亚洲的文化传统、人权观和价值观,做出了各种反应。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亚洲的经济繁荣曾赢得世界的喝彩。物质和精神上的成功均受到热烈的称颂。突然间,一些外汇市场上令人目眩的投机活动,好象一下子将光明的亚洲变成了黑暗的亚洲。亚洲的各个方面都遭到了怀疑,似乎亚洲文化里只有腐败、裙带关系和管理不善。有人甚至认为,走出灾难的唯一出路在于全盘接受西方的管理和人权模式,只有这些才会带来个人积极性和自由竞争。

  我认为,仅仅因为遇到某些困难便否定亚洲价值观和亚洲文化,那上不公正的。

  不论是东方社会还是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均深深扎根于各种文化的历史发展中。西方的人权观来自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等人文主义学说,矛头指向中世纪的专制统治。随着法西斯主义、殖民主义、种族歧视和压迫的兴亡,这一人权观增加了新的因素。东方和亚洲几千年的古老文明为东方的丰富人文主义思想提供了广阔的基础,从而推动了社会和经济进步。为了满足人民需要,维护国家利益,从外国统治下取得民族解放,亚洲历史上各种主张百家争鸣,历经筛选,糟粕逐步剔除,精华保留下来。

  请允许我就亚洲,特别是东亚的价值观和人权观讲几点看法。

  仁爱是亚洲的传统。主张人与人相爱,尊重人的价值。不赞成将人作为神的附属品,反对将人作为会说话的工具。人民是国家的主体,民为贵。亚洲的人权观是个人权利和集体利益的紧密结合。“大家为一人,一人为大家。”这是基于共同的目标和理想,而不单纯是血缘关系。亚洲人民要求自尊和自重,强调为社会、为民族、为国家、为人民的整体主义思想。个人的自由应予保护,个人的权利不容忽视。但是,要正确处理个人和社会的关系。提倡先公后私,先义后利,反对损人利己,见利忘义。亚洲人从历史经验里得出自己的价值观念。祖国、民族、团结意味着力量、希望和光荣。自我中心、各自为政、各行其是。难有成果。社会进步的基础不单是要求个人自由。组织良好、纪律严明的集体,可成大业。为了反对社会压迫,,反对外来侵略和殖民主义统治,少数几个人的努力,屡遭碰壁。全体人民的团结和有力领导,是争取独立和民主的必要条件。

  权利与义务间的平衡,极为重要。没有对整体的付出,个人无从得到回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这是个人价值的体现。为了更好作出贡献,有必要进行自我修养。坚强和能干,并非生来就有,而是通过不断的学习和艰苦的磨练。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一个伟大的任务需要千锤百炼,从而受到大众的爱戴。在东方传统中,以俭为荣,以奢为耻。亚洲人的高储蓄率,是促进经济繁荣的重要因素。

  社会成员之间和睦相处,对社会稳定和生产发展,至关重要。孝敬老人,弟兄礼让,朋友诚信,对人宽容,终于国家,都是传统的美德。对待分歧和争议,要适度不过分,避免极端和片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公认的格言。

  亚洲人对外来文化的态度可概括为以下两点:维护自己的传统价值观和民族特色;同时吸取对本身社会与经济发展有益的现代知识和经验,而不是盲目排外。东方与西方应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互补长短。不要高高在上,强迫对方接受。掌握金融和经济管理方面的先进知识,不一定非要全盘否定亚洲价值观。市场经济需要个人刺激和企业家精神。但是,不能抛弃社会凝聚力。鼓励高效优质和经济发展的正当自由竞争,不应误导为金钱至上和弱肉强食。在亚洲的现代化进程中,“脏水”必须排除,但不要连“婴儿”——本身文化的精髓——也一起仍掉。

上一篇:中国代表团副代表王民在第五十四届人权会上关于人权文书机构议题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观察员代表团团长吴建民大使在联合国第五十届人权小组委员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