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网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收藏本网  资源  投稿须知
  人权网 > 专题 > 新闻热点关注 > 2013年 > 健全制度 保障人权 > 收入分配制度——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百姓维权的心声
问道2013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作者:    发布时间: 2013-04-02 16:49:13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基尼系数已经超过警戒线,收入差距不断拉大,然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自2004年开始启动调研至今仍未出台。日前,媒体报道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预计两会前后出台”,请问您觉得收入分配制度怎么改才能减小收入差距让更多人受益?


  葛剑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


  关键在于提高用于分配的资金在公共财政中的份额,否则,杯水车薪,再调整也无法缩小差距。还应将灰色收入化暗为明,纳入合法收入范围。


  郭于华(清华大学社会系任教授):


  财产公示本身并不难,难在不为,而非不能。可借鉴的实际经验远有世界各民主政体国家的一贯作法,近有香港、台湾已经实行的廉政措施。所谓“财产公示目前尚不具备条件”,“官员也有隐私权”等等都是借口;官员财产未予公示,房产查询已被严控,甚至要求体制外的普通民众、从事慈善事业者、民营企业家等公布财产,更是荒唐之极!须知:掌握和行使公权力的官员,身处公共领域中,行止德性与公共利益直接相关,其财产占有情况特别是占有的合法性不属隐私,必须公开。而普通民众的财产等个人信息,只与私人生活相关,不涉公共性,理应保护。公私分明,方为合法合理。官员如若不想公开财产,也很简单,交出权力、退出公共领域即可。简而言之,以制度化机制促使官员公示财产、保证公民有知情权和监督权,使公共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才是廉政之根本。


  刘军宁(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要处理中国的贫富悬殊问题,必须找到真正的症状和正确的原因。关于症状,中国的财富差距问题不是贫富悬殊,官民悬殊,是官富民贫。导致官富民贫的原因是腐败。腐败的根源是现行的政治制度。导致贫富差距的最大原因是无处不在的、腐败而不受约束的政治权力。在中国,市场由于受到权力的钳制而严重发育不足,导致无法有效实现其资源与收入配置的功能。让权力与官员来调整收入分配,就是给他们公开抢钱发执照。


  靠增加对正当收入的征税来缩短收入差距,那是南辕北辙。在如此腐败的环境下,通过加税来调节收入差距,实质上是劫民济官,把财富从民众的口袋转移到官府与官员的口袋里,给党国官员送钱。要解决官富民贫,必须先解决腐败问题。


  如何改革收入分配?如果靠宪政民主那太遥远,调整收入分配制度,不需要增加任何新税,只需要采取以下的措施:一、把贪官的巨量赃产充公,二、缩减不能再膨胀的官员队伍与党政支出,三、要把维稳经费用于民生,四、把国企全部私有化,把股权等分给国民。


  改善贫富差距的思路与制度有两种:一个是减少富人的数量,一种是减少穷人的数量。靠减少财产正当的富人数量来缩小贫富差距,结果是增加了穷人的数量,使民众更加贫困,官员更加富裕,公务员的职业更受欢迎。


  秋风(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权利格局决定利益分配。当代中国不同群体收入差距太大的根源是权利的分布不公正,有些人享有广泛特权,有些人的权利被漠视和严重侵害,比如,市民、农民之间,官、民之间,官商与民商之间等。缩小收入差距,重要的是宪政化。


  当然,财政民主化也很重要。政府确实可以为缩小贫富差距做一些事情,政府也应当做。问题在于,当下政府的再分配没有发挥这样的功能,反而在扩大收入差距,财政发挥了逆向的再分配功能,也即,收入本来就高的人反而可以享受更多福利收入。必须扭转这种局面。为此,就必须推进财政民主化,更为开放地制定预算,让民意主导预算。


  袁伟时(著名历史学家):


  不久前,国务院已转发了《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我想,真想解决收入差距过大,有四个基本观点是不能动摇的:


  1。千万不要忘记:市场才是上帝。


  “十年收入倍增”?好得很!可是,要是私企发不出那么高的工资,财政部能兜底吗?工资水平高低必须由市场决定,从民粹主义出发,拔苗助长,反而会损害劳动者的利益。工资太高,就少雇人,这是常识。


  2。分配制度不是根本,改革政治体制和行政管理体制,促进经济更好发展才是根本。


  A。学香港,办企业手续简便,税收低,官员不敢也无法寻租。


  B。破除形形色色的垄断,努力让各色企业和公民个人处在同一起跑线上。


  一句话:建设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经济必然健康发展,水涨船高,不愁工资不增长。这才是正道。法治化,就牵涉到政治体制:法律至上,官员不能也不敢干预司法,权力就放到透明的笼子里了。又如,官员工资倍增,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由政府自己说了算。人大及其常委会必须真正把钱袋子管起来,这也是政治体制改革。


  3。改革教育,厚植人力资本。


  真想帮助公民提高收入吗?下狠心改革我们的教育。以美国和德国(职业教育)为师,引领世界学术、文化、科学、技术的大师就会源源涌现;一丝不苟、品质超群的产品也会出自中国!那时就不愁工资不高了。


  4。保障弱势群体的生活和必要的福利,同时力求社会服务均等化。这是再分配的重点,也是政府应该着力的领域。


  恕我直言,离开这四个基本点,必然舍本逐末!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


  我认为,中国收入差距拉大,最令人不满的部分,是非市场化的那一块。同样的国企员工,领导层收入是一般员工的几十甚至几百上千倍。同样的养老金制度,国企员工和非国企员工不一样,一般人跟公务员又不一样。有人一分钱养老保险不交,却享受比别人都优厚的养老待遇。垄断国企依靠国家行政垄断,赚取巨大的利润,但却从来不给民众分红。收入分配制度,应该改的恰是这一块。


  刘亚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在18大之前,有关广东模式(做大蛋糕)和重庆模式(分好蛋糕)的争论在媒体和精英之间展开,这样的争论其实是任何一个公开和民主的社会所必不可缺的,而中国的这场辩论随着王立军的出走而偃旗息鼓,但中国城乡差距拉大、贫富不均加剧、基尼指数飙升的问题却越演越烈。温家宝总理曾几次三番提出要早本届政府离职之前出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根本就是富人要承担更多的社会义务,穷人要获得更多的政府保护,而调节这两个群体的唯一杠杆就是税收。富人多交税,穷人少交税或不交税,别无他法。如果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真是愧对这个伟大的称号。


  任剑涛(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改善收入分配制度,不能被简单地理解为劫富济贫,也不能被理解为强化政府调节收入分配权力的改革,更不能被理解为重回“吃大锅饭”的举措。改善收入分配制度,总的说来是要将收入分配的严重不公问题加以解决,将收入分配调节的市场手段、行政手段有效利用起来,从而保证形成收入分配的公正公平机制。


  要使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收到成效,需要做出以下几方面的努力:首先,收入分配制度应当被同时设计为一种能够调动起公民的工作积极性和保持工作活力的激励机制。这种激励机制不仅要鼓励公民摈弃各种“铁饭碗思维”,意识到通过努力工作获得合法收入的价值所在,而且要尽量满足公民的这样一种期待--即获得与付出的劳动相符合的应得收入,而不是鼓励不劳而获或者劳而不获。其次,收入分配制度要体现公平的价值。要针对不同行业、不同程度的劳力付出和成本投入,进行合理的收入分配设计。从而体现不同行业间或同一行业的不同层级、不同岗位间共同的劳动价值。再次,完善与收入分配制度相配套的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体系。政府要充分考虑到社会中丧失基本工作能力的、或者很难获得工作机会的群体,在仔细调研后设计出合理的收入保障制度,同时提供更多能够满足弱势群体基本条件和需求的工作机会,以实现普遍的社会正义。最后,对公民合法收入的保障要在法律上予以明确的落实。为公民的合法收入提供值得信任的、可靠的法律保障,是使人们保持工作动力、对生活环境和政治环境富有信心的重要依据,从而有助于减少各种获取不法收入的灰色地带,也相应缩小各种不合理的收入差距、和收入分配不公平的现象。


  陈有西(知名律师):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首要的前提是合法的私有财产权的保护。没有这一条,所谓的“分蛋糕”搞分配制度改革,就会重新走向“打土豪、分田地”、“杀富人、养懒汉”,回到破坏社会生产力的流氓无产者的绝对平均主义道路上去。


  中国的社会不公,确实有机会的不公、权力的私肥、政策性的分割、法律和制度的漏洞导致的不合理的不公。但是,任何社会都必须承认人的差距。同样一个农村出来的18岁的农民,他开始奋斗20年,有人成了亿万富翁,有人成了小偷流氓,这是社会的正常现象。你没有权利将亿万富翁的财产,用国家的行政权司法权把富人的五千万没收了分配给这个穷人。因为人是有差距的,他的贫富不同,很大程度上是自身素质的原因,其次才是外部社会的原因。现在的极左思想的毒害,是仇恨所有的富人,认为只要是富的,就是以权谋得的,就是巧取豪夺的,就是为富不仁的。这种流氓无产者的无偿瓜分思想,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前三十年中,严重破坏社会生产力的基本根源,社会丧失了竞争的活力,私人合法财产被剥夺殆尽,生产资料生活资料极度贫乏,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社会陷入“共同贫困”而不是共富的共产主义。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重要思想,能够这样大地激发中国社会的活力,就是因为尊重了人的天性中追求自身美好生活的元素,极大的激发了创造的积极性。现在中国有一股非常强烈的否定邓小平“允许部分人先富、先富带动后富”观念的思潮,被民粹主义和极左恶势力利用,如果真正成为治国新理念,将会严重损害国家的活力,导致大批富人携财富移民国外。


  因此,中国下步的重点,不是用税收杠杆去剥夺富人,搞什么政策性的“收入分配”,人为地均贫富、分蛋糕,而是要通过制约权力市场化、打破官商勾结、合理分配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释放所有社会成员的活力让他合理竞争致富,防止非合理的不人道的致富。同时,要坚决地保护富人的合法财产,反对仇富观念,慈善事业也要防止吃大户思想,完全自愿。不能鼓励懒汉掠夺和寄生瓜分。因为西欧、北欧国家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养了一些社会懒汉、导致社会丧失活力是已经被证明了的。中国这样一个土地有限、人口负担过重的国家,靠高福利的分蛋糕来发展、稳定是不可能的。

分享到: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humanrightscn@yahoo.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31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