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jpg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山西省忻州市首例限价房项目不仅专供市直机关,而且被公务员大肆高价倒卖,从中牟利至少五千多万元。此事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忻州市政府针对此事作出回应,称政府部门人员所购小区非限价房,亦无享受优惠。然而此回应并未平息民众以及媒体的质疑。

 

  限价房作为保障性住房的一种,是事关社会保障也事关楼市调控的惠民工程,其所惠对象,当是住房困难的中低收入群体;同时,福利分房制度从1998年便已明文取缔,何以近年来再度兴风作浪日益猖獗?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如此利益共享,与民争利,如此充当盘剥民众的“第二开发商”,必然挤占了穷人利益,扩大了房市供求差额,给大众造成社会财富分配的集体恐慌。戕害了朗朗乾坤下的公平正义,也戕害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核心价值。

 

  因而关于忻州官员购房到底是团购的商品房,还是权力自肥的“限价房”,我们必须要再追问下去。这些谜底需要一一揭开。同时,在此次事件中我们发现,有些东西值得深思:从保障房到商品房,权力为什么敢处处伸手? 在国家加紧住房调控力保民生之时,为什么贪婪的权力还执迷于自肥?

 
新闻回放: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006.jpg
  在山西省忻州市,首例限价房项目专供市直机关人员购买,且被公务员大肆高价倒卖,从中牟利至少五千多万元。就是这个与民争利的限价房项目,竟被忻州市有关部门称为“市委市政府办实事、办好事的民心工程”,“落实科学发展观,拉动内需的重要举措”和“市直机关干部安居乐业的载体,实现安定团结、稳定大局的有效保障”,不遗余力加以推进。
 
 
政府回应:公务员所购小区非真限价房 无政策优惠
010.jpg
  针对这一事件,忻州市政府作出回应,称忻州市委、市政府机关干部职工多年来住房紧张,为缓解此困难,2008年2月16日忻州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代表机关干部职工与忻州市宏泰房地产开发公司签定了商品房团购协议。参与团购的共有1485户,没有副厅级以上干部。在此次购房活动中,也没有享受政策优惠。
 
 
类似事件:深圳299名公务员过保障房初审,多人住豪宅
011.jpg
  在深圳市第二次保障性住房初审合格家庭(单身居民)公示名单中,全市通过保障房初审家庭中至少299户有成员在政府机构工作,有些家庭甚至不止一个是政府机构人员。还有不少人家住豪宅。在初审通过者填写的“工作单位”一栏里,有政协深圳市委办公厅、市公安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中院、海关等显赫单位,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也有旗下机构人员通过申报。
 
 
群众声音:忻州限价房,惠民工程怎成闹心工程?
007.jpg
  经济危机以来,呼吁公务员群体减薪甚至裁员,与民众一起过冬的声音,一直就没消停过。后来喊多了,大家发现自己也就是练练嗓子而已,人家大多岿然不动,没逆市涨薪就算不错了。所以也就自觉降低要求:只要不太过分,大家也就正在睁只眼闭只眼默认了,懒得计较也没精力去较真。但是,诸如忻州限价房成特供房这种事情,实在过于极端,这种肆无忌惮,让人有些忍无可忍了。
 
 
媒体质疑:忻州限价房摇身变法谁的主意?
003.jpg
  山西省忻州市让限价房“变身”公务员小区,到底是谁的创意?既然是所谓的“市委市政府办实事、办好事的民心工程”,那么,山西省忻州市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对于如此重大的事情,不应当不知情。能够让公务员通过大肆高价倒卖,从中牟利至少五千多万元的限价房,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项目,如果当地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对于如此重大的事情都不知情,那无疑是失职的。而如果领导对此事很清楚,那岂更不是荒唐透顶?
 
 
解析:官员专供房,戕害公平正义的“新官倒”
009.jpg
  限价房作为保障性住房的一种,是事关社会保障也事关楼市调控的惠民工程,其所惠对象,当是住房困难的中低收入群体;同时,福利分房制度从1998年便已明文取缔,何以近年来再度兴风作浪日益猖獗?如此利益共享与民争利,如此充当盘剥民众的“第二开发商”,必然挤占了穷人利益,扩大了房市供求差额,给大众造成社会财富分配的集体恐慌。戕害了朗朗乾坤下的公平正义,戕害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核心价值。
 
 
追踪:忻州官员“团购房”的再追问
004.jpg
  真希望如忻州市所说,限价房是场“误会”。既然说官员只是团购了商品房,那为什么还要查处“干部转手倒卖牟利问题”?关于忻州官员购房到底是团购的商品房,还是权力自肥的“限价房”,我们要再追问下去。这些谜底都需要一一揭开,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得给公众交代。但有些东西令人深思:从保障房到商品房,权力为什么敢处处伸手?
 
 
反思:忻州“限价房”事件,警惕福利分房变相复辟
012.jpg
  事实上,忻州限价房沦为公务员小区只是当下住房格局乱象中的一个缩影。“忻州限价房”风波未平,“农业部被曝团购定向低价房”的传闻又被证实,庆幸的是农业部的这一举动被迫叫停。是到了警惕“福利分房”变相复辟的时候了!
 
相关链接

  • 忻州限价房:“权力集体自肥”的可怕标本
  • 限价房实是商品房,忻州的说明欲盖弥彰
  • 预售房明码标价要防地产商价格合谋
  • “民心工程”是需要人民争取的
  • 忻州限价房事件尚存三大谜团
  • 湖南常德石门惊现“官员豪宅一条街”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editor@humanrights.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