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jpg

    在词典中,“犀利”意指锋刃坚固锐利,也形容言辞、目光等尖锐明快。网民“充电器”在街头随手抓拍的一组照片,让一名流浪者因为其外形被冠上了“犀利”的名号。他,就是让宁波乃至全国网友牵挂了近一个月的“犀利哥”。这段时间,“犀利哥”在网络上大红大紫,影响甚至已经冲出亚洲,走向了世界。

    犀利哥是范儿。我们追求的,不是让犀利哥成为街头流浪的范儿,而是让更多流浪者能像犀利哥一样,很有范儿地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我们呼吁社会和政府部门更多地关注“犀利哥”们。

 
犀利哥其人
25.jpg
  2010年2月,蜂鸟摄影社区一位用户试相机时拍摄的一组照片,随后以《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帅到刺瞎你的狗眼!求亲们人肉详细资料》为题转载于天涯论坛。相片中的乞丐造型独特,装饰怪异,表情冷峻,让他获得“犀利哥”之名,收到网民的追捧,迅速成为网络热点人物。台湾中天电视《全民最大党》,九孔模仿了“犀利哥”的造型。“犀利哥”同样引来传统媒体的广泛关注并对其身世展开调查。
 
 
街拍让“犀利哥”爆红网络
74.jpg
  将“犀利哥”从街头芸芸众生中发掘出来的是网友“充电器”,宁波的一位摄影发烧友。1月30日,他在天一广场试新买的相机,看到对面有一人走来,随手拿起相机抓拍了几张,并贴到了摄影爱好者常上的“蜂鸟网”。
 
 
爱心网友探究“犀利哥”身世
31.jpg
  那时,“小白”正在捡烟屁股,“老馋猫”问他“饿吗”,他答了句“饿”。“老馋猫”想测试一下他的生活自理程度,便给了他10元钱,让他去买吃的。没想到,“小白”接过钱后,转身去小卖部买了一包烟。
 
 
宁波政府要求救助站必找到“犀利哥”
32.jpg
  “我们已经联系宁波救助站,积极去寻找‘犀利哥’。政府有责任让每一个生命得到关注,也有责任让每个人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温暖。”前天,宁波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张松才告诉记者——“犀利哥”红透网络之后,引起了政府层面的关注。
 
 
江西男子赶到宁波 称犀利哥绝对是自己哥哥
22.jpg
  说起10年前就失去音讯的大儿子,瘦小的老母亲眼睛通红。陈国圣拿出了哥哥的旧照片说,虽然照片上的哥哥比“犀利哥”胖一点,但哥哥这么多年在外流浪,瘦多了。就凭兄弟间的感觉,他认定,“犀利哥”就是他的哥哥。
 
 
认亲现场:“犀利哥”终于找到亲人
23.jpg
  “程国圣与他母亲走进病房后,马上认出了‘犀利哥’就是他们寻找了十年的哥哥与儿子。让人更开心的是,就在他们进去的时候,‘犀利哥’情绪激动,一进门就用方言喊了一声‘妈妈’与‘弟弟’。”听到这个消息,在场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犀利哥”终于找到家人了!
 
 
十年一餐团圆饭,犀利哥重享天伦
73.jpg
  吃饭仍是“犀利哥”最喜欢的事。坐下来端起一碗饭,他埋头扒饭,也不夹菜,一边的弟弟只好不断给他夹菜。吃完第一碗,“犀利哥”“嗖”地一下站起来,自己掀开锅盖,拿起饭勺盛了半碗饭。再坐下时,“犀利哥”显得活络多了,吃着吃着咧嘴笑了,然后开始自己夹菜。方雪兰说,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他心里肯定是好高兴呢!
 
 
犀利哥新生活
21.jpg
  3月22日,备受媒体和社会关注的江西鄱阳县网络红人“犀利哥”程国荣,顺利领到了当地政府给他办理的农村低保一卡通和新农合医疗卡。专职医疗师也来到他家中,为他做健康检查。
 
 
“犀利哥”揭开的社会疮疤
30.jpg
  “犀利哥”终于安顿下来了,就在“学雷锋日”的上午,他与家人在宁波市精神病院团聚,经过确认,“犀利哥”正是他们失散了11年的亲人。后经医生检查,“犀利哥”没有精神疾病,只是有一些精神障碍,接受心理疏导后,他说想回家了。这一结果让人高兴,但回头审视“犀利哥”蹿红网络的前前后后,又让人觉得有几分辛酸和沉重。
 
 
钱江晚报:还有多少“犀利哥”流落街头
27.jpg
  随着社会的巨大变迁,城市里打工族的队伍在日益壮大。他们中,不少人跟“犀利哥”和我哥一样,独自一人,远离家乡来到无依无靠的城市。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孤独的他们,内心的酸甜苦辣,向谁去诉说?万一,遭遇打击之后,他们像“犀利哥”一样,精神出了问题,流落到街头,又有谁知晓?谁能帮助城市里普遍存在的“犀利哥”们走出人生的困境?
 
 
北京晚报:救助犀利哥,别成追星族
28.jpg
  救助不是追星,不能够谁当红就把资源、精力向谁倾斜,然后借助红人的点击率来为自己赚眼球。娱乐圈可以这么搞,政府要赢得民心可万万不能出此下策。我们最愿意看到的,是每一个有需要的人,都能平等地被关注、被帮助。在此,衷心希望感受到城市温暖的,不仅仅是犀利哥,最好这温暖能也平均分配给犀利姐犀利爷犀利奶奶们,那才是善莫大焉。
 
 
扬子晚报:犀利哥走红也是在鞭策救助制度
24.jpg
  患有精神疾病的“犀利哥”十几年如一日流落街头,常靠非正式的、自发的民间救助取得一些“施舍”维持生活。时至今日,若非网友进行了一场所谓的“恶搞”,很难说“犀利哥”还要流落街头多少年,更无法预测他何时才能与家人团聚。这种所谓的“恶搞”,无论是否得到一些人的认可,却在实质上演化成一场民间自发的救助行动,其积极意义不容抹煞。
 
 
让“犀利哥”这个词成历史吧
29.jpg
  “犀利哥”成为网络名人后,当地有关部门纷纷表示关注,并提供了救助,这值得肯定。但作为行政职能部门,发现需要帮助者,并帮助他们重返正常社会、重新过上正常生活,原本是其职责所在,他们理应尽量让每一个辖区内的不幸者不被社会遗忘,而不是等这些人被社会推到聚光灯前,才恍然大悟地“帮扶”;理应避免程国荣们变成“犀利哥”,而不是等程国荣们变成“犀利哥”之后再行动。
 
相关链接
  • 寻找“犀利哥”,政府为何总是慢半拍
  • 新京报:围观“犀利哥”是在“消费”良知
  • 政府追寻犀利哥,公共救助也追星?
  • “犀利哥”终究是弱势群体中的弱者
  • 犀利哥患有严重自闭症 家人希望不要再打扰他
  • 希望“犀利哥”不只是个传说
  • 从“犀利哥”看网络公民成长
  • 回家的犀利哥仍是流浪汉
  • 北京日报:“新型社会救助体系”论
  • 权威专家建议加快制定社会救助法
  • 中国全面建立覆盖城乡的社会救助制度体系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editor@humanrights.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