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网首页  | 最新文章  | 在北京  | 在上海  | 在福建  | 在甘肃  | 在新疆  | 精华文章  | 图片报道  | 视频报道  | 分析评论  | 重要解读文章  |
  人权网 > 专题 > 特别报道 > 人权行动在中国 > 最新文章
现代文明下的裕固族文化传承
作者: 哇春芳   发布时间: 2014-08-06 09:01:58   来源: 北京周报网
 

  “我们以前住土房子,现在住的是楼房,以前家里家外没有电,现在连洗衣机电冰箱都用上了。”郭玉莲和郭金莲两个老姐妹在说起现在的幸福生活时,脸上洋溢着由衷的笑容,她们将这一切归因于中国政府的富民政策。

  两姐妹今年都六十多岁了,是中国少数民族——裕固族民歌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她们从小生活在甘肃张掖肃南县的一个小牧村里,十多年前迁居到了肃南县城的定居点里。

 

  姐姐郭金莲(右)与妹妹郭玉莲(左) 本刊记者哇春芳 摄

 

  裕固族姑娘萨冉吉斯(汉语“灵巧“之意) 本刊记者哇春芳 摄

  祁连山侧的张掖肃南县是中国最大的裕固族聚集区。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大规模改善农牧民的生活条件,解决贫困偏远地区群众看病难、行路难、上学难、就业难等问题,中国政府开始大规模地在人口相对集中、交通相对便利的乡镇兴建定居点,并不断加大这些地区教育、医疗、文化活动设施的建设力度。肃南县定居点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建成的。

  如今,已定居于县城的两姐妹虽然对物质生活感到满足,但也并不掩饰内心对裕固族文化传承问题的焦虑。“我们都会说裕固话,儿子女儿也基本上会说,可到了孙子这一辈会说的就不多了,这样下去到再下一辈可能就一个人都不会说了。” (肃南裕固语分西部和东部两种,西部裕固语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东部裕固语则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玉莲和金莲姐妹讲的是东裕固语。)

  裕固语使用人口的不断下降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裕固族自古以来就有语言无文字,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只能靠老一辈与年轻一辈之间用裕固话口口相传。如今,随着文化的嬗变,裕固语被中国列为九个“正处于濒危状态的弱势少数民族语言”之一,裕固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也正面临严重危险。

  科技发展与现代化是文化嬗变的主要原因。便利的交通、通畅的信息、全新的生产生活方式给人们带来生活上的舒适之时,也给曾经相对闭合环境下形成的传统民族文化带来了巨大冲击。当地域和语言无法继续充当阻隔独立文化形态的“保护膜”,各民族文化的融合速度不断加快时,如何更好地保存和传承民族优秀文化就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而对于人口总数只有 1.3万多、没有文字的裕固族来说,语言传承只是整个文化传承中最为表面的问题。

  对此,肃南县宣传部长安秀梅,一个精明强干的裕固族女人有她的对策:“我当过文化局长,之后又干了好几年分管文化的副县长。前几年,我到省里去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会,受到很大触动。回来以后,我们就开始加大对裕固族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的力度。我跟我的同事们说,如果我们做不好这件事,我们就将会是这个民族的罪人。”

  正是这样的使命感和责任心,促使着安秀梅和她的同事们在争取上级支持的同时,推出了一系列抢救裕固族文化的举措:在幼儿园和小学推行双语教育;成立裕固族研究室、研究学会;开办裕固族语言培训班,自编教材,用记音符号向牧民们教授裕固语;组织裕固族民歌少儿培训班、服饰制作培训班;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培养文化遗传传承人;修建成立中国裕固族博物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中心、裕固族歌舞传承中心;整理编纂《裕固族文化汇典》、《肃南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丛书》等等。

  这些努力的效果正在逐渐显现,毕业于兰州理工大学的裕固族姑娘萨冉吉斯(汉名李雪梅)就对已经发生的变化深有感受。在她小时候上学的时候,裕固语传承问题还没有得到学校的重视,所以她只能听懂家里人讲的裕固语,但却不会说。“到我哥哥家的小孩上学时情况就不一样了,从幼儿园到小学都开始教裕固语,他们不仅能说,还会唱我们的裕固族民歌。现在,我也开始学习裕固语,我想我一定能重新学会讲我们自己的民族语言!” 萨冉吉斯说。

分享到: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人权
主编信箱:editor@humanrights.cn|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办单位:中国人权研究会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