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许尧:客观认识信息技术在疫情防控中的人权保障作用
2020-10-23 15:12:46   来源:中国人权网
  嘉宾:许尧,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采访:中国人权网 戚宇

  采访时间:2020年9月


  中国人权网: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多个国家蔓延,成为了世界上关注的突发卫生公共事件,那么,目前疫情防控的形势仍然复杂而严峻,但它与17年前的SARS相比,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信息技术的应用,已经成为了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的有利武器。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的许尧老师,来和我们聊一聊在抗疫过程中信息技术对于人权保障的作用。

  许老师,您好!

  许尧:戚宇,你好!

  中国人权网:我们都知道,在疫情期间,线上教育它有效地支撑了停课不停学的工作,那么这种“互联网+教育”的这种模式,除了作为一种新兴的教育方式之外,它对于学生们的受教育权产生了哪些影响?而它同时对于这种促进教育公平又产生了哪些积极的意义呢?

  许尧:在疫情期间,全国上下在教育部统一的号召之下,广泛地开展了停课不停学的活动。这可以说是,人类历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线上教育的尝试。对于尽可能减少疫情对于大家受教育权的影响的一种措施,它是非常有作用的。

  网上这种教学,它在很多方面给我们提供了更多元的教育形式。在这种教育形式里边,一方面学习的空间得到了扩展,学习的形式得到了多样化,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大家都知道,在咱们中国,教育资源的分配是不够均衡的,城乡之间、不同地区之间、甚至同一城市的内部也存在着教育资源不均衡的这么一种现象。这种线上的教育模式,能够促进优质教育资源的不同主体之间、不同地区之间的孩子们的共享,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可能促进了教育的公平。

  但是这个教育的公平,咱们也知道,它并不是说,有了线上教育,立马就公平了。这也是不现实的。它这种公平的实现是有条件的。我知道在疫情期间,在有些山区里边的孩子,有些家庭只有一个设备,几个孩子要轮流来用,甚至去邻居家去借这些设备,甚至有些调查显示,可能30%左右的孩子就没有具备这样的设备。

  所以说,我们单纯地来谈,这种线上教育的模式是不是促进了教育公平,这是太武断了,我们需要分条件。

  中国人权网:在疫情的过程当中,我们除了线上教育之外,在生活中有很多情况会运用到信息技术,比如说我们在地铁里的体温监测系统,或者说是线上的医生的咨询平台,还有健康宝、通信大数据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它看似表面上是一个新技术、新平台,但它背后又蕴藏了哪些关于人权保障的意义呢?

  许尧:这也是非常重要,也受到了很多学者的关注。从总体上来看,这次新冠疫情的防治,实际上是我们国家一次典型的、大规模的对社会风险的应对的过程。所谓的风险,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确定性。我不知道我出门之后,周边这些人是不是有这个病毒,他会不会感染我,感染了以后我会在哪儿医治,会有什么后果……

  那么如何来应对或者减少我们所面对的这种风险呢,我们可能有两个选择:第一,我就不要出门了。物理上隔绝我受这种病毒感染的可能性,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的需求就可以搁置一边去了。有些时候我们还不得不出门,出门怎么办?这个时候,我们刚才谈到的那些出行大数据、那些疫情的地图,这个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那么这些大数据,这些新的技术的方式,就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信息,这些信息是关于我们最迫切想知道的那些周边环境的信息,它能够使我们根据这些信息做出我们出门的更好防护的一些判断。

  每一个人都把我们的信息共享出来,或者说那些相关的案例共享出来,这样的话我们能够通过一个很便捷的平台,就能够清楚地知道我们周边风险的程度,风险分布的情况,风险恶化的程度,以及过往、以后的情况,能够通过这些信息,来压缩不确定性,进而降低出门感染的风险,在新冠肺炎防治期间,大数据给我们提供的人权保障的最核心的东西,就是降低我们各种人权受伤害的这种风险。

  中国人权网:我们在疫情期间,去哪里都需要形成大数据的这种支持,那么其实有人会认为,在收集我们个人信息的过程当中,可能就是一种侵害了公民隐私权的这么一种行为,那么,针对这个问题,您是如何看待的呢?

  许尧:任何事物可能都有两面性,信息技术也是这样。它在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便利的同时,它也有可能给我们带来其它方面的伤害。你刚才谈到这种隐私权就是其中的一项,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那些老年人,他可能不会用这些智能手机,这样它反而带来了不方便。

  首先的一个问题,我们需要界定一下我们让渡(限制)这种隐私权的社会的情境。在这种社会公共危机如此大规模的、如此高度伤害的、如此难以控制的疫情前面,我想大家让渡(限制)一部分隐私权,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有更高的追求。在这个隐私权的背后,比如我们还有生命权,假如我们的生命都难以保障,那我们如何去谈隐私呢?我们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高度混乱的、高度不确定性的、高度感染风险的这样一种环境之下,我们个人的隐私权,相对而言,可能就没有显得那么急迫。所以,在这种疫情防治过程当中,大家让渡(限制)一部分隐私权,来保障其他的权利,来保障整个社会的有序地运转,保障这种精准地防治,它是有帮助的。

  但假如说,不是这种危机状态,而是到了一种日常管理的状态,我可能不让渡(限制)这些。因为每一个人,他都会希望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都是别人不能够偷窥的,它是自己的隐秘的私有的花园。

  同时,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如何看待信息技术或者说人工智能,对于我们整个社会的作用。我们要是单纯地为了保护我们各部分权利,为了不面对它有可能产生的附带的问题,我们就去反对它,就去阻止它,这可能就不符合整个人类历史的大的趋势。但是,光强调这一方面也不行,另一方面我们还需要用法治的、用政策的、用其他的一些手段去弥补它可能带来的漏洞,可能带来的伤害。

  中国人权网:请许老师帮我们回顾一下,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信息技术能够有效发挥支撑性作用,其中哪些因素是最为关键的呢?

  许尧:总体来说,在咱们国家应对疫情的整个过程当中,我们应该是充分地利用大数据,利用信息技术,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最明显的就是我们能够在短时间以内,控制住了这么大一个国家的流行病的进一步的恶化,这应该来讲,从全世界看起来,都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那么假如我们回顾一下这其中哪些方面是最具有支撑性作用的话,第一个就是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互联网或者说信息技术的基础,我们使用手机使用智能设备的人群规模越来越大,我们的网络非常快,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应用大数据来进行危机防治的一个大的环境或者大的前提。

  第二个,我觉得就是我们中国现在有了一大批的高精尖的能够快速反应、快速创新的这种互联网的企业。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就是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中央政府有一个高度的、非常高超的统筹全局的这么一个能力,他在面对一些问题的时候能够集中大量的资源,去服务于这个目标,而且我们的政府一贯地强调我们一切是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这个理念跟一些其他的国家相对比来讲,我们是非常不同的。我们政府能够顶住很大的压力,甚至顶住一些国际上的一些指责,我们就要用我们所有的资源,去真正地服务于我们人民群众生命权的保障和健康权的保障。

  第四个,还跟我们中国传统下来这种优势的文化有关系。就比方说,我们政府跟老百姓之间一个高度互信的关系,有很多调查都表明,咱们中国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度是极高的,那么经过这次疫情的防治,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攀升。这个是非常不一样的,因为在一些政府和老百姓互信程度很低的国家里边,你碰到一些问题以后 ,他不去想怎么共同去解决,而是我们就要去上街游行,去反对、投反对票,然后去抱怨去不满去打砸。

  还有的话就是说,我们公民啊,在这种危机状态之下,也体现出来一种我们一贯有的这种大度和理解。比如说,回来了14天不让出门,那我们就想,那为了所有人的权利我就不出门,我要为了大家来考虑,我们有一个集体的观念,那要在一些强调自由权的国家里边,他可能就不认可。

  我们共同的凝聚在一起,共同的去认识到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巨大的这种疫情的这种危害,然后又共同的来使用这种信息技术,使用提供的前所未有的这种便利,来共同解决我们所面对的这些困难,也是因为这些方面,我觉得我们的疫情防治才能取得今天的效果。

  中国人权网:非常谢谢许老师今天的分享。

  中国人权网:疫情让我们保持距离,网络信息技术让我们联系得更加紧密。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网络信息技术的应用,有效的提升了疫情防控的组织和执行效率,降低了各项人权受伤害的风险。建立精准帮扶机制,为家庭困难学生提供临时的学习终端,给予他们减免手机流量费用等照顾,来诠释“不让一个孩子落下”的教育精髓,有效的保障了学生们的受教育权。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针对老人手机、无微信及手机没电、不会操作、无健康码等特殊人群设置的绿色通道和温馨提示。同时,我们也看到政府以制度为后盾,强制性保留了线下窗口,并在人员补充、机构设置和经费划拨等方面做出的人性化安排,让更多的人能够便利地获得公共、免费、均等的数字服务。

  在后疫情时代,如何依法、积极、正确地运用网络信息技术进行疫情防控,将是我们继续讨论的话题。感谢大家的收看,让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五洲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