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2019 > “新中国人权70 年:道路、实践与理论”研讨会 > 新中国人权70年:外交表达与中国话语 > 第3单元:中外人权发展的比较与互鉴 >

朱渊:从美国的枪支问题比较中美民众的公共安全感
2019-05-14 14:59:11   来源:中国人权网   作者: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美国枪支问题反映出两个问题。一个是:在一个自由社会,个人的自由度究竟应该有多大。个人的自由度超越了自身需要的范畴,势必对整个社会的稳定和良性发展产生一定的消极作用。比如,美国一些州允许大麻合法化是否会导致毒品滥用的恶化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难道大麻是自由社会公民生活必要的需求吗?另外一个问题是,社会利益集团对权力的影响问题。显然在枪支问题上,利益集团拥有强大的对国会的游说能力。可以说在美国根本解决枪支问题根本不可能,而阻力不仅来自于传统上对拥有枪支权利的民众认知问题,更主要来自相关利益集团的阻力。
 
  相比较之下,中国公民在公共场所的安全保障显然要高于美国,(如果把恐怖袭击事件算在内)中国公共场所的公共安全保障可能要好于许多西方国家。这显然得益于中国的国家管理理念和对公民自由度边界的合理认知。中国不仅不允许私人拥有枪支,而且也不允许私人拥有管制刀具。对于枪支,管制刀具以及其他危险物品的严格管理,极大地保障了民众在公共场所的人身安全。仅仅就这个方面而言,中国民众在公共场所拥有人身安全保障的自由度,远远高于美国民众,他们不需要自身携带某种防身设备,以保护自身的人身安全。
 
  可能有人会说,这样讨论问题是小题大做,是避重就轻。但又有谁能说,公民的人身安全保障不是一个重要问题呢。就国民人身安全保障问题而言,中国国民不需要自备武器来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不需要担心在公共场合遭受到携带武器的人的袭击。就这一点而言,中国国民应该感到自豪。
 
  作者:朱渊,中国日报社评论部评论员、高级编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宋佳宁:国际人权公约国内司法适用新路径——以解释性适用理论为视角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