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2018 > “构建新时代中国人权话语体系”理论研讨会 > 观点精粹 > 议题二:新时代中国人权话语的传播 >

常健: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表达及其交流影响力
2018-04-16 16:23:38   来源:中国人权网   作者:常健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
  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常健教授做了题为“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表达及其交流影响力”的发言,指出话语影响力的产生并不是一个一边倒的单向过程,也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一次性过程,而是在对话的过程中通过一步一步的问答过程使对话双方的视域不断扩展而达到相互包含的过程,这与中国政府在国际人权领域所主张的“要对话而不要对抗”的思路正相契合。(摄影:贾璞玉)

  通常所说的“人权话语体系”实际是指“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文本表达”,它涉及三个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方面:一是如何构建人权理论体系,二是如何使人权理论体系得到可理解的话语表达,三是如何使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表达产生预期的影响力。对它们的研究分别涉及理论建构的规范和科学标准,话语表达有效性的前设条件,以及解释学循环、视域融合和话语权力的深层结构。
 
  一、人权话语体系的三重维度
 
  人权话语体系”有三种可能的解释:第一,是指人权话语所使用的语言体系,与词法、语法或符号体系,这是语言学研究的主题。第二,是指人权话语所表达的内容体系,如人权理论话语体系、人权政策话语体系、人权法律话语体系等。第三,是指涵盖各种人权话语体系的体系,它涉及人权理论、人权政策、人权法律在话语上的协调关系。第一种解释所涉及到的语言符号体系不是人权研究者关心的主题。第二、第三种解释人权内容体系与各种人权内容体系间的关系则是人权研究者特别关心的主题。其中,人权理论话语体系在人权话语体系中又居于核心的地位,人权政策体系和法律体系都需要人权理论体系的支撑,它们应当是人权理论体系在政策和法律上的具体体现。因此,本文将人权理论体系作为人权话语体系研究的重点。
 
  但对人权理论话语体系的研究也应当分为三个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方面:第一,如何构建人权理论体系;第二,如何对人权理论体系作出可理解的话语表达;第三,如何使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表达产生预期的影响力。
 
  二、人权话语体系的理论支撑
 
  人权话语要产生影响力,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其所表达的观点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而理论基础坚实性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这些理论观点是否是成体系的。
 
  人权理论体系既应当包含规范理论,也应当包括科学理论。人权的规范理论包括人权哲学理论、人权伦理学理论、人权法学理论等,它们应当为解决人权的各种困境确立公正、合理、有效且普遍适用的规范原则。人权的科学理论包括人权政治学理论、人权社会学理论、人权经济学理论等,它们应当建立有关影响人权的各种因素和人权影响的各种因素的因果性或相关性假说,建立具有解释力、预测力和可验证的基本原理。
 
  在人权规范理论的研究上,中国近些年来提出了不少观点、主张乃至原则,它们是对一些最紧迫问题的思考,对已有的理论观点也提出的质疑和批判。但是,作为规范理论,它们却缺乏体系化的建构:一些概念缺乏严格的界定,各种主张和观点间的逻辑关系缺乏严谨梳理,所提出的原则缺乏充分的论证,各种原则之间也经常出现冲突,因而无法为抉择提出明确的决断。
 
  在人权科学理论研究方面,已经开始出现了有关人权政治学、人权社会学、人权经济学方面的研究,特别涉及市场经济体制与人权之间的关系,冲突压力对人权保障的影响等。但从总体来看,对人权科学理论的研究在中国才刚刚起步,许多研究领域处于空白状态,还没有形成体系化的人权科学理论。由于缺乏科学理论的指导,对人权的科学研究呈现零散化和碎片化的状况,不能为人权保障法律和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提供必要的科学依据和效果预测。
 
  要强化体系化的人权话语表达,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要加强人权规范理论体系和科学理论体系的研究和构建。从中国人权研究现状来看,学者们更多地是利用已有的西方人权理论来解说现实的人权问题,将精力更多的投入在现实对策研究或意识形态争论,既缺乏对理论建构的关注,在一定程度上也缺乏理论建构的能力。因此,需要根据理论建构的规范和科学标准,大力加强人权规范理论和科学理论建设。
 
  三、人权话语交流的有效性条件
 
  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表达,其功能是进行交流和达到相互理解,因此必须满足话语交流的基本要求。
 
  对话语的要求与对理论的要求之间存在着差异。一方面,话语所表达的理论内容可以不同甚至相互对立,例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英文翻译就经历了几次变化:先是被翻译为“the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for the mankind”,以后改为“the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最后又改为“the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human beings”。另一方面,理论的话语表达却要遵守一定的前设要求,以保证话语的公共性。例如,话语表达要可以被听者理解、言之有物、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并以准确合适的方式加以表达。“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翻译的几次调整,就是为了更好地满足上述四种有效性要求。一旦不能满足这些有效性要求,就无法实现相互理解。
 
  在对中国人权理论体系作出话语表达方面,遇到的主要困难在于:一方面,话语表达方式具有约定俗成的性质,违背了约定俗成的规则就会引起误解或无法理解。另一方面,已有的理论会潜移默化地渗透于约定俗成的话语表达方式中。要表达与已有理论不同甚至对立的理论,往往需要突破现有话语表达方式的束缚,其结果却有可能导致话语交流过程的阻滞或梗阻。但如果不突破,就会陷入已有话语中的理论套路,无法充分表达自己的理论主张。
 
  在选择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表达方式时,如何既利用公用的话语方式来保证表达的可理解性,又要扩展话语表达方式使不同的理论主张能够充分表达。在这方面,要注意防止两种倾向:一是完全囿于现有话语,使中国的理论无法得到充分的表达;二是完全抛弃现有话语,使中国人权理论的表达缺乏公共可理解性,从而无法达到交流的目的。为此,需要认真研究话语创新的内在规律和基本要求,使话语表达方式的创新符合这些规律和要求。
 
  四、人权话语在交流中的影响过程
 
  从有关话语权研究的学术论文来看,国人所说的“话语权”(power of discourse),不是指人权意义上的话语“权利”,也不是福柯和巴特所分析的话语“权力”,而更多是指话语的影响力。
 
  话语影响力分为两种,一是由硬实力支撑的影响力,别人不得不听;二是由吸引力创造的影响力,即别人愿意去听。解释学对话语如何能够产生影响力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研究,认为这种影响力的形成遵循着解释学循环和视域融合的规律。
 
  依据解释学对理解过程的这种解释,话语影响力的产生并不是一个一边倒的单向过程,也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一次性过程,而在对话的过程中通过一步一步的问答过程使对话双方的视域不断扩展而达到相互包含的过程。这与中国政府在国际人权领域所主张的“要对话而不要对抗”的思路正相契合。要扩大中国人权理论体系的话语表达的国际影响力,要注意防止三种倾向:一要防止“独白式”的扩大影响,而必须通过广泛的对话来扩大影响;二要防止在对话中自说自话,不问不答,而必须认真对待他人的问题,在回答他人问题的过程扩大自己的视域;同时要使自己的回答进入他人的问题,通过他人的反问来扩大他人的视域;三要防止在对话中追求完全共识。在对话中通过视域融合所形成的共识,是从各自视域出发而形成的理解共识,它不是“合而为一”,而是“和而不同”。正是这种差异中的共识使得理解是一个永远保留着不断循环的空间,而循环过程就是一种相互影响的过程,只有在这种循环中,话语才能真正发挥其影响力。
 
  总之,要使中国人权理论的话语体系真正发挥其影响力,不能单凭一厢情愿,而是需要遵循理论建构的规范和科学标准,话语交流的有效性条件,以及理解过程的解释学循环。

  作者:常健  殷浩哲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相关热词搜索:常健人权影响力话语

上一篇:卜卫:人权话语建构及其文化叙事与传播
下一篇:邓小松:新时代人权话语体系的融媒体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