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2017 > 2017中欧人权研讨会 > 观点精粹 > 议题二:残疾人就业权研究 >
意大利参议院民主党党团副主席亚历山德罗•马兰参议员的发言

2017-08-01 08:57:54   来源:中国人权研究会   

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

2017•中欧人权研讨会

亚历山德罗•马兰参议员(意大利参议院民主党党团副主席)

  世界卫生组织与世界银行联合编写的第一份关于残疾问题的世界报告表明,如今世界上有近十亿多的人有过残疾经历。

  残疾人是世界上最边缘化的群体之一。与正常人相比,残疾人士的健康结果较差、教育成效较低、经济参与较少、贫困率也较高。残疾人士独立生活的权利也常常遭到剥夺,因为很多人受一些机构与某些阻碍的限制,或要经历更迭的刑事法律制度。许多侵犯人权行为的发生是根深蒂固的耻辱观念,和缺乏确保其权利所至关重要的,依据《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所要求的社区基础服务的综合结果。我们的目标是,与残疾人组织和其他伙伴密切合作,有助于该种情况的改善。

  残疾问题现在被理解为是一种人权问题。 人们不仅仅是因其身体导致其残疾,也有可能由于社会。如果政府、非政府组织、专业人员、残疾人及其家属一起携手,就可以克服这些障碍。

  2006年,《残疾人权利公约》标志着针对每个人的需求,发展以残疾医疗为中心的医疗模式,和以人权为重点的社会模式,并将残疾的“问题”不再只放在人的身体上,而是置于社会之中。国家和民间社会有义务考虑到身体、心理、精神或感觉的缺陷所产生的不同能力和需求。 关于残疾人权利的争论已经成为关于差异在社会中所占地位以及国家在整合这一差异中所起作用的更为广泛的争论。这个社会视角下的人权,其最终目标是让社会准备好一体化、重视差异、尊重人的尊严与平等的价值观。

  从监管的角度来看,在意大利,残疾问题主要是围绕1970年代末期开始的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 多年来,人们逐渐已经认识到了一些残疾人的基本权利,从受教育的权利(即进入正规学校)到融入弱势和残疾劳动者的工作权利。

  如今,鉴于欧洲人口普遍趋于日益老化的趋势,也可以看到无法自给自足的老年人数量也在增加。 同时,科技知识的进步,现在提供了更新、更好的诊断工具和治疗方法。 这些数量的增加导致对护理和服务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

  (如果需要)我将简要介绍意大利案例研究经验的一些情况。

  残疾问题也涉及司法触及社会保障基础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对弱势群体负有特殊的责任?自由契约的理论侧重于公民的自主权,并未将残疾问题视为司法的优先事项,而从能力分析法来看,有关护理和残疾研究的道德标准一直是重点关注的问题。 然而,在政治背后,隐藏着一个更为深刻的人类学问题。 任何对残疾人有利的进步都涉及我们对人性的理解。 为了回应来自残疾人士对正义的呼声,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我们看待人类状况的方式,强调脆弱性是所有人类的共同特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My perspective on education and employment of disabled people in China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