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2017 > 2017中欧人权研讨会 > 翻图 >
法国新人权协会主席皮埃尔▪贝尔西斯在“2017·中欧人权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2017-07-26 11:18:48   来源:中国人权研究会   

\

法国新人权协会主席皮埃尔▪贝尔西斯在“2017·中欧人权研讨会”开幕式上讲话 摄影:博•赫尔登伯格(Beau Heldenbergh )

2017年中欧人权会议——阿姆斯特丹

《残疾人权利保障》

Pierre Bercis

法国新人权协会创会主席

  我们的新人权协会成立至今已有40年,我们协会创办的理由与这次会议主题“残疾人权利保障”之间有着不可否认的联系。

  事实上,如果说我们跟所有的人权协会一样,都是从维护法国1789年大革命时第一次所宣告的基本人权开始,那么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特性则在于这些基本人权在现在与未来的延伸。所以,残疾人士是我们人道主义的一部分,他们应该是首先从我们的行动中获益的人。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感谢和祝贺阿姆斯特丹这次重要会议的创办者,其中我们的中国朋友从我们相识以来,一直都很关注我们的参与,尽管有时候我们之间有着诸多差异。在我们古老的欧洲,我们的文化不同,但是我们一直在寻求合作来通往一个更美好、更公正、更平和、更团结的世界。我最喜欢的哲学家耶稣会神父皮埃尔•泰亚尔•德•夏尔丹曾经在中国生活和工作多年,他说得非常恰当:“一切进步的事物最终汇聚为一个更好的世界”。

  那么我们现在来说说为残疾人士提供服务所必要的进步。

  法国1789年的《人权宣言》以及1948年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作为基础文本都没有考虑到人类的多样性。前者甚至忽视了妇女的权益,而她们却是毛泽东所说的“半边天”。

  因此,我们后来考虑到了这部分被忽略的另一半性别的人群,之后又加上了儿童、少数群体(不论是种族还是文化方面的),最后就是身体或者精神上的残疾人士,这也是我们今天所关心的。

  应该说,从很早开始,尽管我们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我们仍然没有达到目标,因为我们所寻求的目标有两个方面,并且应想到“对天然或者事故所导致的残疾进行补偿,以实现残疾人跟那些健全的人之间的平等”。

  第一方面是规范、立法和监管

  很长一段时间,法律文本甚至都忽略了残疾人士的存在,这些人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很重要,但是法律、特别文本都没有关心他们的命运。他们长期被放弃,因为他们被认为是“不正常的”、是人们不关心的那部分低等人。

  在法国,可能是上帝特别关注残疾人,所以上帝遇到这些人就会去治愈他们,那些从事基督慈善的人们将他们的毕生精力奉献给了他们的事业,尤其是聋哑人和盲人的利益。他们的名字在法国历史上仍然很有名:

  ——修道院院长德莱贝,他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聋哑人事业。1789年大革命肯定了他的努力,并宣布聋哑人也享有人权。

  ——另一位神父华伦泰•阿羽依,他在18世纪也为盲人事业倾注了一生的心血,他为这些残疾人士创办了一个基金会来帮助他们像正常人一样表达和工作。

  在当时那个时代,人们还根本没有谈论残疾人的人权问题。这样的现象无关权利,而是一种慷慨。

  正如19世纪法国著名的政治人物弗雷德里克•欧扎纳姆所言:“慈善做的是法律不能做到的事情”。

  但所有的人权活动人士都清楚地意识到,新权利源自思想观念,而正是思想观念促进了我们新人权协会从创办以来的行动。因此,联合国通过了《残疾人权利公约》(CRPD),欧盟的27个国家在2011年批准了这项公约。

  正如我常说的,要施行一项权利,我们首先必须承认它。这是第一步、是首战。但这还不够。之后要靠第二场战役来赢得战争:所认可权利的实施之战。

  我们今天在这里,这也是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的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联合国公约规定,“政府必须通过促进残疾人平等的法律,结束一切形式的、直接或间接的歧视。

  我们记得,德国二战前,纳粹的政策鼓励残疾人实验、对他们进行绝育甚至简单彻底地杀害。

  然而,现在的目标是尽一切可能地帮他们融入社会。在我们新人权协会的法律草案中,我们自三十年以来就已经考虑到了残疾人士的“身体、心理和生殖的权利”,而不是隔离他们。

  日常斗争是巨大的、也将是漫长的,但正如我们的中国朋友所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让我们来看看现实。

  现在有残疾人奥运会,这给了很多人希望。在法国,公司必须雇用一定数量的残疾人。公共交通工具也为他们提供方便。许多的公开演讲被翻译成手语。街道上的人行道也为他们进行了修改。医药、科研都在钻研以使这些人的日常生活更加便利。精神病学取得了巨大进步。以前,那些曾经被称为“疯子”、被社会拒之门外的人被简单地视为病患。现在他们被视为不同的人,但有着同样的尊严。

  从出版媒介的观念来看,甚至我们的词汇、我们的语言都发生了变化。有时候这种变化甚至有些虚伪。因此,我们不再称“瞎子”,而称呼“有视觉障碍的人”;我们不敢再称呼“聋子”,而称“有听觉障碍的人”等。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已经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我们应该对此感到高兴,这不是说宣称满意并就此停下来,而是既然残疾人的权利不再有争议,就应该加速前进。

  对我们来说,现在的努力应该自然地、自觉地体现在:日常生活中对于残疾人的尊重、人们的看法、对他们平等尊严的意识。

  这跟法律、权利无关,而是一种团结精神,就如几个世纪以来那些在新政策文本实施之前的先驱者们。正如所有的人类事务一样,未来应该由信念和规范制定两者协同作用。

相关热词搜索:人权 主席 协会

上一篇:付子堂:文化交流连通中欧东西 文明互鉴促进人权发展
下一篇:“2017·中欧人权研讨会”与会人员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