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2017 >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与中国人权事业的新进展”理论研讨会 > 观点精粹 > 议题三:公正司法与中国人权事业进步 >
曹文智:加强人权司法保障 切实促进司法公正

2017-04-20 18:26:40   来源:   
  一、强化对刑事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
 
  (一)依法开展立案监督和侦查活动监督,切实保护公民合法权利。围绕容易发生侵犯人权的重点领域和环节,依法开展监督,纠正和预防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一是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2013年9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下发《关于切实履行检察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若干意见》,严格把好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关,坚决依法纠正刑事执法司法活动中的突出问题,切实防止冤假错案。严格落实审查逮捕阶段讯问犯罪嫌疑人制度,发现违法取证行为线索,及时依法调查核实和排除。排除非法证据后,证据不符合逮捕、起诉条件的,依法不予逮捕、不予起诉。2016年,因排除非法证据不批准逮捕560人、不起诉169人。二是坚决纠正有案不立、有罪不究以及违法动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等问题。2013年至2016年,对侦查机关不应当立案而立案的,督促撤案63929件。三是强化对侦查活动的监督。2015年,监督纠正滥用强制措施、违法取证等侦查活动违法情形31874件次。2016年,监督纠正违法取证、违法适用强制措施、刑讯逼供等侦查活动违法情形34230件次。
 
  (二)秉持少捕慎捕理念,有效保障犯罪嫌疑人合法权利。近年来,全国不批捕率不断上升,审前羁押率持续下降。一是坚持以证据为核心,对不能证明有犯罪事实,或者不能证明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所为的案件,坚决依法不捕。二是克服构罪即捕的倾向,加强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审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于2015年联合下发《关于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对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证明责任、证明标准等进一步予以明确。对虽然构成犯罪,但不符合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坚决依法不捕。三是加强规范化建设。为了规范和强化对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审查,2015年,最高人民检察院组织下发了《刑事案件审查逮捕指引》,对50个常见疑难罪名的证据审查基本要求、疑难问题把握等提出指导意见,以促进对证据的规范精细审查。
 
  (三)强化对监管活动和刑罚执行的监督,保障被羁押人权利。一是加强对看守所监管执法活动的监督。监督公安机关实现看守所提讯室的物理隔离,防止看守所内侦查人员的刑讯逼供。监督看守所对犯罪嫌疑人入所健康体检活动和临时出所管理活动,防止和纠正侦查人员将犯罪嫌疑人提出看守所外进行非法讯问或刑讯逼供。二是持续监督纠正久押不决案件。经各政法机关共同努力,2013年核查出的羁押3年以上未结案的4459人,至2016年全国两会时下降为6人,2016年10月已全部清理纠正完毕。
 
  二、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和律师自身权利
 
  检察机关严格执行有关律师执业权利的各项规定,制定规范性文件,着力解决会见难、阅卷难、调查取证难等问题,保障律师在刑事诉讼活动中的执业权利。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完善侦查、起诉检察环节律师依法执业权利保障制度,建立了维护律师辩护、代理意见的工作机制,加强对律师提出的申诉、控告的审查办理力度,切实纠正妨碍、侵害律师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行为,维护律师参与诉讼的各种权利。2015年8月,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职务犯罪侦查工作八项禁令》,进一步明确提出,对于法律规定无需会见许可的案件,不得人为设置障碍,干扰、影响律师会见;对于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应根据办案情况合理安排律师会见。对违反规定限制、干扰、影响律师会见的,根据情节和后果,给予警告或记过处分。2015年9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与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出台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进一步细化措施,加强了律师知情权、申请权、申诉权,以及会见、阅卷、收集证据和发问、质证、辩论等方面执业权利的制度保障。2016年,对阻碍律师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监督相关政法机关纠正946件。
 
  三、自觉接受监督,确保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
 
  牢记监督者更要自觉接受监督,坚持将检察权置于人民监督之下。
 
  (一)进一步规范职务犯罪侦查工作,加强自身监督。一是完善讯问同步录音录像制度。根据司法实践中反映出的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及时组织修改原有规定,2014年5月印发《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进一步规范侦查讯问活动,强化对犯罪嫌疑人合法权利的保障。二是进一步规范涉案财物司法处理。2015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管理规定》,规范查封、扣押、冻结、处理涉案财物的司法程序。三是严格规范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严格贯彻执行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研究细化工作措施,规范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保障被监视居住人的合法权益。四是稳步推进职务犯罪立案信息、逮捕信息、侦查终结信息等“八项公开”。五是坚持不懈开展规范司法行为专项整治工作。2015年和2016年先后组织开展全国检察机关规范司法行为专项整治工作和全国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预防部门深化规范司法行为专项整治工作,紧紧围绕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滥用强制措施、刑讯逼供、违法处置涉案款物等违规司法现象,集中整治自身司法不规范问题。
 
  (二)改革和完善人民监督员制度,加强司法人权保障。一是积极开展改革试点工作。2014年9月,经中央批准,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司法部在北京等10个省份部署开展了人民监督员选任管理方式改革试点工作。二是巩固改革试点成果。2015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关于人民监督员监督工作的规定》,明确人民监督员可对检察机关办理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工作中11种情形实施监督,进一步加强对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立案侦查工作的监督,健全检察权运行的外部监督制约机制。三是深化人民监督员制度改革。2016年,会同司法部制定选任管理办法,人民监督员一律由司法行政机关选任,新选任人民监督员15903名。改革以来,人民监督员已监督案件5474件。(注:数据截止时间为2016年12月)
 
  (三)大力深化检务公开,着力打造阳光检察。坚持让检察权在阳光下运行,努力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司法机制。2014年10月,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系统在全国检察机关正式运行,实现了案件程序性信息网上查询、法律文书网上公开、重要案件信息网上发布、辩护与代理预约网上申请。全面应用案件信息公开网,已发布案件程序性信息449万余条、法律文书158万余份、重要案件信息20万余条。检察机关积极适应形势发展需要,大力加强官方微博、微信和移动新闻客户端建设,有效拓展公民对检察工作的网络新媒体监督空间。(注:数据截止时间为2016年12月)
 
  (作者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四局副处长)

相关热词搜索:曹文智学术论文

上一篇:张永和 韩娜:司法应对人权以充分的保障(节选)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