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2017 >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与中国人权事业的新进展”理论研讨会 > 观点精粹 > 议题三:公正司法与中国人权事业进步 >
高其才:通过村规民约保障人权(节选) ——以贵州省锦屏县为对象

2017-04-20 18:20:52   来源:   
  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以确保公民权利的实现、人性尊严的捍卫、基本人权的落实为根本目的。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进程中,村规民约在人权保障方面具有积极的作用,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从依法治国的角度进行分析,通过村规民约保障人权也存在需要完善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村规民约保障人权的范围不够全面和均衡。如村规民约关于民主权利方面的保障比较少,锦屏县的许多村规民约都没有保障村民基层民主权利的相关规定。村规民约在促进乡村经济发展、保障村民财产权利方面的作用较为薄弱。村规民约对农民致富、产业发展、集体经济发展、专业合作社发展等较少调整范畴,村规民约在促进乡村经济发展、增加农民收入、保障村民财产方面的作用需要进一步加强。
 
  第二,有的村规民约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侵犯村民的财产权利、人身权利等。如在土地征用补偿费分配的时候,一些村寨的村规民约限制外嫁女、入赘婿、离婚户的土地权益,对其少补或不补相应的土地补偿费用。在宅基地分配或翻建的时候,限制村民的翻建权利;在盖房时要求统一式样、外观等。
 
  还有一些村规民约强制性要求村民承担某种义务,否则就会剥夺或限制其合法财产权益。如彦洞乡《黄门村村规民约》(2014年12月13日)第10条规定:“婚姻家庭及计划生育管理工作,违反法律和政策规定结婚、生育及虐待遗弃老、弱、病、残、幼儿童等家庭成员,未尽抚养、赡养和监护责任的,将不考虑该户的一切优惠政策,并督促其履行相关责任和义务。”这“不考虑该户的一切优惠政策”就可能侵犯了村民的某些合法权利。又如河口乡文斗村《村民自治合约》(2012年12月25日)“村民义务及合约”部分第19条规定,凡不支持本村公益事业建设和妨碍《村民自治合约》执行的人,当年或次年暂不作为民政救助对象。这一规定将会侵犯村民的合法权利。
 
  第三,不少村规民约规定对违约行为予以罚款,罚款的金额小到几元几十元,大到几千元上万元,这一方面违反了国家法律,另一方面也侵犯了村民的财产权利。如茅坪镇《上寨村村规民约》(2005年7月1日)第2条规定:“本地辖区内的风景古树、四旁风景树屈全体村民共同所有,任何人不得随意损害和砍伐。对损害和砍伐风景古树的处一仟元至二万元罚款,并负责赔偿所造成的全部损失。”最高二万元的罚款显然对村民的财产权利有侵犯。
 
  有的村规民约对违反村规民约行为的处理方式简单、粗暴,可能侵犯了违反村规民约村民的正当权益。如《石引村移风易俗建议书》(2015年2月22日)第4条规定:“违规办酒、放炮定量和定点之外的视为超限,将其名字公布于村‘曝光栏’。”这“将其名字公布于村‘曝光栏’”就可能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再如彦洞乡瑶白村的《瑶白村义务教育村规民约》(2013年1月)第5条规定:“若村民的子女未按规定完成国家九年义务教育,村民小组干部不得给这些村民子女办理订婚或者结婚等事项,并不得享受村里的任何福利待遇,否则,如出现以上问题者,扣村干部主要负责人年终考核分1次1分。”第6条规定:“对辍学外出经商打工的少年,需办理各种证件时村委会及村小组领导不予支持,并通过有关部门停办一切手续。”第7条规定:“对子女入学问题不关心、不支持,尤其对子女辍学问题上不采取任何措施,致使子女未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家庭,村委会及村小组将取消该户享受一切政府扶贫、优惠的政策、待遇资格。”第9条规定:“不论哪一村民小组如出现2人以上的中小学辍学学生,村委会协同政府及有关部门停止安排该村小组的发展项目,并拒付一切项目资金,对控辍保学工作不支持的学生家长,村委会将报乡党委、政府对学生家长生活、生产上的困难一律不予支持。”这些“不得给这些村民子女办理订婚或者结婚等事项,并不得享受村里的任何福利待遇”、“需办理各种证件时村委会及村小组领导不予支持,并通过有关部门停办一切手续”、“将取消该户享受一切政府扶贫、优惠的政策、待遇资格”、“停止安排该村小组的发展项目,并拒付一切项目资金,对控辍保学工作不支持的学生家长,村委会将报乡党委、政府对学生家长生活、生产上的困难一律不予支持”等规定,都有可能侵犯村民的合法权利。
 
  第四,有些村规民约的制定、修订过程缺乏经过全体村民或者村民代表的广泛讨论,仅由少数村干部商量决定;有的村规民约仅仅依照乡镇政府提供的范本简单照搬照抄,针对性不强,与村民的生产、生活关系不大;有的村规民约成为宗族力量、宗派势力的工具,成为为部分村民服务的规约。这些因素都使村规民约在人权保障中的积极作用难以发挥。 
 
  通过村规民约保障人权的完善,需要在依法治国背景下对村规民约的性质和功能进行全面的认识,需要强调以经济权利和文化权利为重点,以发展权为目标。我们需要将村规民约置入到具体的“社会情境”之中,以整体论来发现事实,从村规民约与“社会—文化”场景的整体关联中确定各种影响因素、障碍因素的具体意义,从而更好的通过村规民约保障人权。
 
  同时,当前对村规民约的合法性审查机制存在较大问题,乡镇行政机关虽然具有备案审查权,但缺乏可供操作的具体细则,而且实践中只备案不审查的情况也较为普遍。国家司法机关对违法的村规民约虽有撤销权,但合法性审查权则无相关的依据,以至于司法实践中对涉及村规民约的案件多以不属于受案范围而裁定驳回。因此,在村民自治权与国家行政权、司法权之间寻求某种平衡关系,是村规民约保障人权得以有效实施和进一步完善的关键。
 
  在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当代中国,我们需要提高认识,充分重视村规民约在保障人权中的积极功能,进一步发挥村规民约在保障人权方面的作用。受自然、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影响和制约,我国的人权保障还面临诸多挑战,实现充分享有人权的崇高目标任重道远。而通过村规民约保障人权无疑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切实保障人权的重要方面。
 
  通过村规民约保障人权,关键是要处理好乡(镇)政府代表国家自上而下行使的行政管理权与村委会代表村民自下而上行使的自治权的关系,防止自治权实际上成为国家行政权主导下的“有限自治”,避免出现国家行政权过度干预村规民约制定实施的现象,损害村民自治,严重影响村规民约在保障人权中积极作用的发挥。我们需要充分尊重村民自治制度,尊重村民通过村规民约保障人权的意识和行动。

  (作者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相关热词搜索:高其才学术论文

上一篇:吴喜:试论中国社区对少年缓刑犯的矫正必要性及开展工作的探索(节选)
下一篇:张永和 韩娜:司法应对人权以充分的保障(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