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 > 国内 >

十年:废墟上崛起
2018-05-15 10:58:18   来源:央视网   作者: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持续约2分钟的8.0级地震,破坏力巨大,位于震中的城市、工厂、乡村都变成一片废墟、满目疮痍。10年过去了,当年的废墟今天变成了什么样?废墟上站立起来的人们,他们今天的生活工作又是如何?

  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生产的汽轮机是水电、火电、核电的核心设备,与国民经济紧密联系。2008年,曾敬平大学毕业,被分到东汽的叶片分厂。

  叶片生产技术,是汽轮机行业的尖端技术,被称作皇冠上的明珠,当时,即使在全国,叶片领域的技术人才也称得上是屈指可数。5月12日,叶片分厂技术骨干正在开会,地震发生了。

  曾敬平很幸运,压在废墟下的夹缝里,45小时后被救出,身上只有一点轻伤。获救后他才得知,叶片分厂26名技术骨干,有12人遇难。

  然而悲痛还没有过去,东汽人就在废墟里忙碌起来。当时,东汽承接了很多国家大型水电、火电项目的订单,东汽垮了,这些项目都会受到影响。

  东汽过去所在的汉旺镇,正处于地震断裂带上,原地已经不适合灾后重建,需要整体搬迁。震后一个月,新的厂址、厂房还不知道要建在哪里,很多职工的家庭还没来得及安置,东汽人就在各地租下厂房,开工了。

  国家的重视、央企的信任,是东汽震后重生的动力。汽轮机叶片加工难度很大,每一个型号都要先编写程序再输入数控机床,加工完成。叶片分厂技术力量损失殆尽,曾敬平这个刚入厂的年轻人被推到了技术一线。

  地震,并没有震垮东汽,反而激励东汽人涅槃重生。灾难发生时,东汽正在技术攻关,自主研发核电汽轮机组,核心部件就是焊接转子。

  曹天兰父母都是东汽职工,“5·12”地震,母亲不幸遇难。

  母亲的离去,是在曹天兰面前不能提及的话题。但母亲身上老国企职工认真、踏实、严谨的作风却深深影响着她。

  为了找准焊接参数,反反复复的试验就达200多次,而每一次试验都要持续几天时间。

  就在焊接转子试验艰难推进的同时,叶片分厂也在为这个焊接转子上的当时亚洲最长的叶片加工,反复做着试验。这时候的曾敬平已经从菜鸟变成了技术骨干,还担任了叶片分厂技术组组长。

  因为叶片很长,传统方法很难加工出来。经过无数次计算和推演,最后技术组竟然想出完全颠倒传统加工顺序的方法,取得了成功。亚洲最长的叶片、同轴心误差比国外还小的焊接转子,一个个环节试验成功。“华龙一号”核电汽轮机组,填补了国内空白。

  “5·12”地震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可对水磨镇的张林来说,却是一件因祸得福的事。

  水磨镇是地方的一个工业重镇,虽然污染比较严重,但那时候,家里有一个人在企业打工,就能满足一家人的基本生活。“5·12”地震,水磨镇距离震中映秀只有5公里,无论民房还是企业都损毁严重。灾后重建,村民的自觉性很高,速度很快。

  按照传统做法,灾后重建,都是先建房,再解决群众生产生活问题。震后的8月份,广东佛山开始对水磨镇进行援建,提出能不能一次性把这些问题都解决掉,这就需要对水磨镇的今天和未来做一个整体规划。规划几易其稿,大的修改就有四次,可这样一来,灾后重建就慢了下来。

  村民们盼着灾后重建尽早结束,盼着企业早日开工,这样才能有收入、恢复原来的生活。可当水磨镇规划千呼万唤终于出来的那一天,村民们都感到很意外。

  生态小镇、旅游小镇,这些概念离村民都太遥远,不少村民连外地都没去过,更不要说在自家门口搞旅游了。而且,根据规划,很多村民家已经建起的房子还要拆掉。

  村民们自建的房子,既不美观,也很混乱。佛山援建组从援建项目资金拿出钱来补贴农民,重新按规划修建,可是村民不接受。别说村民不接受,就连要按规划拆自家房子,被母亲打出家门的村支书余平良,心里也有点不能接受。

  余平良回到水磨镇,他租了7台大巴车,组织全体村民去成都周边的古镇参观。一来二去,大家的观念都发生了转变,拆房速度明显加快。

  2010年,水磨古镇刚建成不久,就被联合国人居署评为“全球灾后重建最佳范例”。

  自从地震后,张林就再也没有住过医院,他在水磨镇最早一批开办了农家乐,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月可以有60万元收入。余平良的客栈,最初只是一个简单的民宿,十年里通过几次升级,变成了住宿会议培训的热门基地。刘明虎贷了不少款,正在水磨镇边上修建一个新的康养项目,可以住宿、健身、慢性病治疗、养老,这也是汶川县正在倡导的新的产业升级方向。

  涅槃重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需要经受巨大的痛苦和艰难的磨砺之后,才能以更加健壮的躯体、更加昂扬的姿态、更加奋进的精神继续前行。今天,在汶川地震10周年之际,我们缅怀逝者,致敬重生,祝福那里的人们。


上一视频:十年:重获新生
下一视频: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