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21年—2025年 >
阿富汗巨变再证美国民主输出失败

2021-08-19 11:10:42   来源:中国网   作者:齐明杰

  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以破竹之势攻入首都喀布尔,前总统加尼出走他国,美国外交人员仓皇撤离。在喀布尔机场,数百名阿富汗民众追逐在跑道滑行即将升空的美军运输机,有的甚至藏进飞机起落架舱而在飞机升空后坠亡。末日般绝望的场景令人动容,也牵动着全世界人们的心。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甚至表示阿富汗局势是人间悲剧,西方对此负有共同责任。美国媒体甚至将之称为美国“屈辱性的崩溃”。

  喀布尔陷落,“西贡时刻”再现,不仅标志着美国在发动阿富汗战争20年后遭遇了最彻底的失败,也标志着美国长期以来高唱的“人权高于主权”论调再一次遭遇失败。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以反恐打击“基地”组织为名出兵阿富汗,并迅速推翻塔利班政权。2001年11月27日至12月5日,阿富汗各方代表在德国波恩举行会议,签署《波恩协议》,确立了阿富汗政治重建进程框架。这一“波恩进程”,连同2003年以后的伊拉克,都属于美国“大中东民主计划”的一部分,美国希望通过在这些国家大力推行美式民主制度,将他们打造为“民主国家样板”。

  根据《波恩协议》安排,战后的阿富汗建立起了西方式的民主宪政体制。2004年1月,阿富汗新宪法颁布。当年9月,阿富汗举行首次总统大选,并于2009年、2014年、2019年举行了三届大选。但事实上,美国主导为阿富汗建立的这套政治体制并未考虑阿富汗的实际情况,基本是移植过来的“空中楼阁”。更有甚者,美国为实现其自身的政治目的,还经常僭越自己设定的民主原则,随意操弄阿富汗政治格局,从而导致阿富汗政府严重依赖外援,长期缺乏独立的力量根基和广泛的政权合法性。

  美国为了阿富汗的“民主大业”出钱出力,操碎了心。但美国梦想中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并未如期实现,反倒是阿富汗内部矛盾不断,战乱频仍,政治僵局时有发生。仅以2019年底的第四次总统大选为例。在拥有3600万人口的阿富汗,仅有800万登记选民,最终参加投票的选民只有200万人。如此之低的投票率,以及通过这种方式举行的总统选举,自然难以谈得上公信力。加尼虽以50.64%的得票率连任总统,但其老对手阿卜杜拉认为选举存在舞弊,拒绝承认选举结果。2020年3月9日,加尼和阿卜杜拉同日宣示就任阿富汗总统,阿富汗政府分裂为两个对立的政权。经美国反复居中调停,2020年5月,加尼同阿卜杜拉签署权力分配协议,阿卜杜拉出任新设的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其团队成员加入内阁。

  美国为阿富汗高位嫁接来的这种民主制度,不知是否“好看”,但至少是“不好用”。它难以解决阿富汗的国家建设、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治理腐败等重大问题,也难以有效解决百姓关心的经济、民生、就业、安全等问题。更有甚者,美军在阿富汗的胡作非为和倒行逆施,为阿富汗带来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造成了深重的人权灾难。据统计,自美军2001年10月进入阿富汗以来,当地已有3万多名平民被美军打死、炸死或因美军带来的战乱死亡,受伤人数超过6万,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仅2021年上半年,就有1659名阿富汗平民丧生,3200多人受伤。到2020年,阿富汗的贫困率高达50%,鸦片成为阿富汗的支柱性产业,80%的阿富汗人表示害怕在境内旅行,2/3的人表示因为害怕塔利班的袭击而不敢投票。

  美国这种“唯我独尊、宁负天下”的霸权行径,对阿富汗造成深重灾难的同时,也让自己不堪重负。20年来,美国深陷“反恐”战争泥潭,近2500名美军士兵在阿富汗战场丧生,数万名美国军人和军队服务商受伤,战争耗资超2万亿美元。而这一切,连同美国花费超过1万亿美元训练和装备的逾30万阿政府军人,都未能给阿富汗带来和平与安宁。这种无底洞式的投入,也成了美国不得不甩掉的“包袱”和梦魇。美国总统拜登不得不承认:“从来就没有什么撤出美军的好时机,美国持续的军事介入最终是无法撑起阿富汗政府的。”

  阿富汗这个身处世界岛中心的贫瘠国度,1747年从波斯帝国独立形成统一国家,1838年以来先后三次遭英国入侵。自那时起,阿富汗一次次成为大国博弈的战场,也一次次成为了大国的坟墓。近几十年来,先后经历了苏联入侵、军阀混战、塔利班崛起、美国反恐等阶段,阿富汗的政治也先后经历君主立宪、威权共和、极左政权、神权政治和美式民主等阶段。因为宗教极端主义和大国角力等因素的长期影响,阿富汗始终未能找到一条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也始终未能进行有效的国家建构。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一厢情愿地将西方制度移植进来,最终也只能以失败告终。

  行文至此,不禁让人想起习近平总书记振聋发聩的话:“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多么不容易”“我们能照谁的模式办?谁又能指手画脚告诉我们该怎么办”“照搬他国的政治制度行不通,会水土不服,会画虎不成反类犬,甚至会把国家前途命运葬送掉”。可以说,一个国家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只能取决于自身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等因素,只能经过长期发展的、渐进的、内生性演化得来,而决不可能照搬别国模式,更不可能靠别国一夜之间高位嫁接而来。

  2017年5月,笔者曾出访阿富汗。在喀布尔抬头仰望天空,可以看见一个很大的飞艇,不论白天晚上,始终一动不动。据了解,那是美国人的监视器,在喀布尔全市有4-5个。在这么一个监视器的注视下,喀布尔上至政府、军队的一举一动,下至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哪怕人们手机里的一张图片,都被看得一清二楚。访问中,通过与阿各界的广泛接触,我们也强烈感受到阿社会各界希望积极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希望积极开展与中国经济合作的愿望,也感受到他们对和平安宁、对美好生活的强烈渴望。

  喀布尔陷落,“西贡时刻”再现,不仅再次印证了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也印证了帝国主义的民主制度也同样是“纸老虎”。穷兵黩武的超级大国,终究没能摆脱阿富汗“帝国坟场”的魔咒。现在“纸老虎”跑了,塔利班来了。无论如何,饱经战乱40多年的阿富汗都将翻开历史新的一页,阿富汗的百姓也可以对未来有更多的期许。

  哲人有言,重大的历史事件都会发生两次,一次是悲剧,一次是喜剧。但这一点在美国身上似乎看不出来。从西贡撤离到西贡再现,从科索沃战争到叙利亚战争,美国一次次通过战争制造人间悲剧,也一次次遭遇可耻的失败而令西方民主制度蒙羞。只是不知道,经此一役,已经进入霸权衰落快车道的美国,是否还热衷于民主输出和民主改造,是否还执念于以人权为借口干涉别国内政?

  作者:齐明杰 中国人权研究会研究人员、博士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中国取得的非凡人权成就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