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世界发展的重要社会力量

2020-09-16 09:18:35   来源:《前线》2020年第9期   作者:邵春堡
  “共同体”是人类社会的古老梦想,每个时代有不同的理解。其实,自从有了人类社会,共同体就一直存在。劳动力突破了个人存在的方式,由人们的合作形成了共同体,带来更大的生产效能,之后又从自然共同体过渡到社会共同体,从体现生产力到反映生产关系。在发展阶段上,先是家庭,再是部落,然后是国家,共同体不断扩大,这样既能共同抵御自然风险,又能展现集体力量,更好地维持和延续人类生存。事实上,个人也只有在共同体中才能生存和发展。马克思曾将共同体作为生产力的因素作过论述,指出“共同体本身作为第一个伟大的生产力而出现”。马克思超越了之前的共同体思想,从物质生产出发探讨共同体规律,提出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自由人联合体,揭示了社会共同体的发展方向。时代将共同体提高到更崇高的地位,同生产力的其他因素相统一,成为世界发展最强大的驱动和活力。这些力量正是唤起世界发展的信心和希望所在,可以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20世纪中叶以来,全球化加速、互联网发展,将各国连到一起,使人类联系更加方便和紧密,为真正共同体的形成提供了充足的条件。中国提出并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得到国际社会的共识,正是顺应时代潮流的进步。
 
  范围上的开放体系。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各国间联系更加紧密,需要打破保守,调整社会关系,使人类紧密而有序,这就需要以国家为基础,建设共同体的开放体系。现在我们常遇到超出国家范围的事情,比如气候变化、核武管控、人工智能、基因研发、病毒防控,这些涉及整个人类命运的事情,不可能以一个国家的方式去处理,应当根据涉事的内容、性质和范围,从双边关系、多边关系、国际关系、世界范围来积极应对,也有利于全球治理贯彻平等和民主精神。现在国际事务增多,发展速度加快,应当更多地发挥联合国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的作用,发挥G20等多边组织、欧盟等区域组织的作用。大国强国要支持联合国等世界组织、区域组织、多边组织,并发挥自身优势,积极提供公共产品,为不发达国家和弱小国家提供扶持和帮助,这样也利于国际和世界事务的公正、公开、透明、监督。现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成为重要的全球机制,也是共同体的一种方式。它按照市场规律动态配置资源,将各种优势和特点融为一体,自然形成发展机制,虽有不足,但不能凭空设计、随意拆解,需在共商中遵循规律,用诚信和智慧去扩大共同利益。
 
  内容上的融合体系。世界是一个整体,人类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同体。一是利益攸关。经济全球化使各国存在着广泛的共同利益,比如2008年G20结成共同体,在应对金融危机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物质利益和经济利益会延伸到政治利益。2001年“9·11”事件后,全球开展反对恐怖主义斗争,正是考虑了政治上的共同利益。文化也是各种利益的反映,在网络安全等非传统挑战方面,也需要结成文化共同体,尊重各国文明多样性、发展道路多元化,建构兼收并蓄的全球文明观,通过各国思想文化交流,拉近各国间心理距离,消除障碍,共同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维护利益共同体,应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要关注长远利益,比如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不被眼前利益的无序竞争一叶障目;要保证根本利益一致,不挑剔枝节问题。二是命运相依。国际交往、合作、联系,促进了更多的共性,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在自然方面,空气、植被、河流不分国界,一旦环境被污染,生态遭破坏,危及的是全人类生命,需要世界共同合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流行,迫使人类结成公共卫生共同体,各国正在共同努力,合作抗疫。在社会方面,战争和核武器威胁、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研发上的风险,都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和毁灭。人类要不分肤色、不分种族、不分国家、不分宗教,结成命运共同体,本着高度负责的态度,从大局出发,制止一切不负责任的冒险和挑衅,防止国家间斗争破坏人类的共同命运。维护命运共同体,要明确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人类命运同体共源,不得侥幸,必须同舟共济,倍加呵护。三是责任共担。强大力量的共同体必须有强大的责任保障。无论利益共同体还是命运共同体,意味着共同责任。在享用共同体好处的同时,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做到权责统一。各国要携手应对挑战,合力化解威胁,就要共同承担责任。在共同体建设中要用合作共赢的新思路代替零和博弈和赢者通吃、你输我赢的旧思路。维护责任共同体,成员单位要主动承担责任,管控矛盾分歧,变革治理体制,构建开放世界,要贯彻共担责任、共同治理、合作共赢的理念,致力于建设共同繁荣的世界。
 
  原则上的对立统一体系。共同体是由不同个体组成的矛盾统一体。既然是矛盾统一体,说明既有共性,也存在分歧和各自利益,需要基本原则来维护。一是和平共处,这是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国家不管大小、贫富、强弱,都应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相互帮助、相互学习,在商量中推进事业,在共赢中促进发展,在借鉴中共同成长。发挥共同体的作用,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保证国家间不发生军事冲突而共存。人们之间、国家之间和平共处是人类发展的社会基础,人与自然的和谐构成人类发展的自然基础,尤其需要人们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否则就会遭到自然的惩罚。二是和而不同,这是整体与个体、共性与个性的辩证统一关系。不同个体形成的共同体就是“和”。全球化和数字智能时代,让共同体的成员更有条件将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审视和分析,共同处理面临的各种问题,实现思维方式和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实际上承认了客观存在的超民族、超国家的共同利益。承认共同体内的差别、特点和独立性,就是和而不同。正是个体不同的特质,使共同体具有互补、契合、匹配和合理的结构,能使不同成员各展其长,取长补短,集大家之私,成社会之公。三是求同存异,这是既追求相同又包含差异的客观理性原则。求同就是在不同的民族国家、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中,运用新的条件和手段,寻找利益交汇点。共同体正是提取人类价值认同的最大公约数,倡导公平合理的新型国际关系。存异就是要有宽广的胸怀,正视个体、矛盾、独立,要充分地包容。只有在共同体范围内,允许个性、独立,才能使共同体持久地充满活力和生机,才能使成员单位从共同体获得源源不断的利益和庇护。
 
  (来源:《前线》2020年第9期,原标题是“用新的驱动力推进世界发展”。)
分享:
收藏 复制 打印

上一篇:社会治理须坚持共建共治共享
下一篇:最后一页